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從公務員到記者 習近平全面收緊社會控制

把領導人的個人意志,變成全黨的意志,要全體黨員來絕對服從,又把黨的意志變成全社會、全體公民的責任和義務,這是人類政治文明史上最野蠻的制度,這絕對是一種政治罪惡,而非政治正確。

北京進一步收緊思想管控

中國人大推出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首次把規範中共黨員的條例擴大到全體公務員,凡發表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改革開放的言論者將被開除。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首次要求新聞從業人員參加全國性的在線考試,以測試他們對黨管新聞原則以及習近平的忠誠度,不參加考試或沒有考過的記者將無法換髮新的記者證。

習近平掌權以來,尤其是進入習近平新時代之後,中共收緊了改革開放以來有所放鬆的思想管控,毛時代黨管一切、統一思想的模式逐漸回歸,這對於中國究竟是福還是禍?

嘉賓:中國人民大學退休教授周孝正先生;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博士

周孝正:不說實話的國民性本已盛行,現還要用法律法規形式確定下來

對於現在中國國內強調新聞報道要以正面報道為主,中國人民大學退休教授周孝正表示,所謂“正面”,實事求是就是正面。中國人民大學的大門口有塊石頭,上面刻著大學的優良傳統,就是實事求是。

實事求是就是正面,但是現在顛倒是非、混淆黑白,你不能實事求是,而是培養虛偽。所以現在我們不少學生,都從不同角度反映出虛偽。

有人說,中國大陸還有沒有東西是真的?只有騙子是真的。這是中國大陸國民性的全面墮落,現在這種規定就是火上澆油,唯恐天下不亂。虛假、虛偽、不說實話的國民性現在還要用法律法規的形式確定下來。

周孝正:黨內有派系,什麼叫反黨?逼人說假話,身邊全小人

周孝正表示,陳獨秀曾說,“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黨內是有派的。用毛澤東的話說,在地球上,除了沙漠,凡是有人心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之分。中共中央政治局最會一次擴大會議有個結論,我們要警惕右,但主要反對左。

所以,既然黨內是分派系的,那什麼叫反黨呢?鄧小平理論中表示,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百年不動搖。黨的基本路線要管100年,那麼強調基本路線的人,是反黨還是不反黨?毛澤東曾說,要文斗,不要武鬥,文斗才能觸及人們靈魂。

那麼,文斗和武鬥,哪個是反黨?中國人就是說一套做一套,很虛偽。當年這些紅衛兵,嘴裡喊著毛澤東的要文斗不要武鬥,結果把很多老師打死了。

現在其實也是一個意思,你嘴裡不說某些話,或者你不說假話,那就不讓你當官。但是這樣的話,最後你身邊全是說一套做一套的小人。

王軍濤:習時代,新聞不僅要做習的傳聲筒,也要為全民全社會定調子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表示,最簡單通俗的說法就是,中共的新聞原則和使命,就是新聞要做好黨的傳聲筒。我們說中共一直是專制的治理模式,但具體的模式也有不同。不同治理模式時期,新聞的使命或者其執行使命的方式也略有區別。

比如在胡溫時代,胡溫權力沒有獨大,使得中國出現了多中心的局面,分為形式上的中心和背後的中心。這個時候,新聞的使命,雖然仍是黨的傳聲筒,但其傳播更多是達成了“九龍治水”的某種平衡。

但在習近平時代,新聞姓黨,但全黨姓習,新聞實際上就變成了習近平的傳聲筒。還有一點,社交媒體在胡溫時代就已經很發達。共產黨在改革開放之後釋放了一定的自由空間,所以這個時候,執行“黨管新聞,新聞姓黨”的媒體要做好傳聲筒,主要就是要建立一個主旋律,就是要牢牢把握主旋律,讓它壓住社交媒體等其他方面的一些聲音。

但在習近平時代,他實際上把社交媒體等等直接消滅掉。新聞媒體不僅做黨的傳聲筒,也為全社會、全體人民的思想和嘴巴定調子。也就是,黨的傳聲筒說什麼,那麼不光是全體黨幹部,全體公民也都該說什麼。

王軍濤:政治不正確就是——憲法管不了黨法,黨法管不了領袖

王軍濤表示,孫中山先生一生的政治經歷比較複雜,他後來和蘇共結盟,接受蘇共的資助,同時按照蘇共的方式建立黨國體制。其實他後來很多言論接受了蘇共的影響;對於這些言論,在後來建立憲政民主國家的事件中也是加以摒棄的。所以我們今天也不該拿他當時這類話語來做標準。

第二,一定要知道,憲法要管黨法。如果憲法不能管黨法,黨法又不能管領袖的意志和思想的話,那麼這個國家就是政治不正確。現在現代文明所肯定的政治正確就是民主和憲政原則,承認利益的多元和思想的多樣,給予各種思想和利益以合理、充分地表達和公平競爭的機會。如果不符合這個原則,從現代政治文明角度看,都是不正確。

把領導人的個人意志,變成全黨的意志,要全體黨員來絕對服從,又把黨的意志變成全社會、全體公民的責任和義務,這是人類政治文明史上最野蠻的制度,這絕對是一種政治罪惡,而非政治正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