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勇武者念念不忘 前線遇到的那個12歲蒙面小孩

——拯救者:好驚 但更怕失去手足

「有個小朋友得12歲咋,佢著住件小童黃色雨褸,點解佢要去做滅火隊、救催淚彈呢?」強仔念念不忘在前線遇到那個矇著面的12歲小孩,為了一個個比他年輕手足,他堅決不退,「我冇底線,只要有人肯同我一齊去,我就會去。」

逆權(反送中)運動抗爭日程過去4個多月排滿每個周末,上街抗爭已成港人生活日常,“和勇不分”重申五大訴求之餘,連月來警暴失控,支持以武制暴人士越來越多,“救手足”、“鶳(私了)”等情況日漸普遍,周日旺角有示威者凌空飛腳踢警,救回手足的片段,更被網民視為“教材”。兩名僅20出頭的勇武前線,均曾不顧自身安危,躍身沖向警方速龍小隊,勇救被捕手足。拯救者強仔坦言,那一瞬回頭已預料有危險,若被捕將面臨遭虐打甚至性暴力,“有邊個唔會驚?”更可怕的是父母竟向警舉報他,但他視死如歸,重申不能再承受年輕人一個個被政權蠶食。

抗爭之初每當警方清場追捕,示威者必定匆忙逃走,惟連月來香港人都看到被捕者遭警方暴打至頭破血流、打斷門牙,甚至骨折等,令港人決心反抗,開始出現一幕幕救回被捕手足場面,包括7.14沙田新城市廣場市民拉走險被捕的示威者、8.11尖沙嘴美麗華廣場外示威者以身撞開警員、10.13旺角示威者飛踢警員等。

曾在一次示威中勇救手足的沖沖子強仔(化名)憶述,當時不少示威者逃避警察追捕,其中一名示威者落單,被速龍小隊成員制服,以為示威者註定就擒時,本來與手足已跑離現場的強仔,決定回頭“救手足”。

“其實胡椒彈槍,我哋唔系未食過,知道個痛楚有幾大……但你唔救,佢就一定俾人拉㗎喇。”強仔當時見到警員持槍,友人大叫“救人”,電光火石間就有人撞開警員,強仔亦拾起棍狀物亂揮,最後所有手足成功逃脫。

強仔直言該次救人經歷,早在腦海預演無數次,“同手足傾偈,每次見到有人被捕,我哋都好心痛。”故當眼前真的有手足被捕時,他們毫不猶豫。他直言這些想法在雨傘運動絕不會出現,“(以前)系唔會有暴力㗎喎,傘運放催淚彈系走㗎嘛,冇人諗過會執返掉返轉頭。”反之前線現已分工為結界師(設置路障)、滅煙隊(撲熄催淚彈)和火魔法師(投擲汽油彈)等,強仔亦隨社運發展進化成勇武前線。

以進化來形容強仔絕不為過,他曾為外展服務的社工,接觸最多邊青,“就系勸導佢哋唔好暴力呀,要用溝通解決問題呀咁樣。”現為沖沖子的他苦笑,仍相信從大學學到的知識理論,溝通是解決問題方法,然而政權逼他一步步放下底線。

由7.1衝破心理掙扎沖入立法會大樓開始,強仔由和理非一步一步越企越前,由傳物資、搬路障、設傘陣抵抗,一直用大眾眼下的方式與極權抗爭,“8月之前系完全冇反擊、救人嘅concept(概念)。”直至7.21元朗恐襲,當時身在上環抵抗克警的強仔,事後才知元朗出事,此後他認為對抗手段卑劣的政權,必須放下底線,包括從警員手中救手足、私了藍絲施襲者等,“點解個民憤越嚟越高,系你做嘅嘢越嚟越離譜吖嘛。”

身形精悍、說話斯文的強仔全情投入這場社運,每周僅有一天假期都會出去示威,每次出門都當是最後一次,“(警方)用到真槍實彈嘅時候,你預咗隨時無命。”無數次和警方衝突致滿身傷痕,一邊說一邊會咳,咳嗽已持續逾月,“吸得(催淚)煙多。”惟父母卻沒心痛他,反透過警方WhatsApp熱線舉報他,由親戚口中得知事件後,他再沒與父母對話,幸至今未有警上門拉人,“好心淡,我系你個仔,如果我被捕會俾人打到飛起,你哋真系唔關心?”

在外抗爭或在家休息,強仔都處精神緊張狀態,甚至有抑鬱情緒,夜夜失眠,腦海出現自己被捕或遭警虐打畫面,但他漠不關心自身狀況,反而不斷提著心痛年輕人犧牲前途勇於抗爭。記者提醒他,你也不過20歲出頭,“有個小朋友得12歲咋,佢著住件小童黃色雨褸,點解佢要去做滅火隊、救催淚彈呢?”強仔念念不忘在前線遇到那個矇著面的12歲小孩,為了一個個比他年輕手足,他堅決不退,“我冇底線,只要有人肯同我一齊去,我就會去。”

同樣因7.21元朗恐襲而決心穿上Black Bloc、戴上full gear的20歲大學生W,也曾勇救手足。他憶述一次警方清場時,與其他沖沖子殿後撤退,“有一個手足就俾其中一個警察捉到,跟住我哋幾個人一齊衝上去,撞開咗個警察,成功救到。”混亂間他忘記了拉扯的是手足還是警察,只記得當時腎上腺素急升,“系好驚,但我更加驚失去手足。”

救人不會次次成功,另一次失敗的畫面,W仍歷歷在目。當時逾50名防暴突然衝出拘捕示威者,W和同伴終無法救回被按在地上的5名手足,他擔心被捕者會遭虐打,“我更加驚過幾日聽到呢個人浮屍水面。”說時W口有點震。

出身小康家庭,W父母是知識分子,同樣支持逆權運動,早於傘運已啟蒙他去了解政治,“是媽咪帶我去金鐘。”至反送中,家人也知悉他越企越前做沖沖子,“一家人系大家所謂嘅深黃,可能大家會覺得好幸福,但我每次出去之前,都會見到媽咪喺度喊。”一次他不忍母親擔心,輕裝外出做個和理非,但更多時候,他無法違背自己意願,“我好錫屋企人,但依家走得出嚟(抗爭)嘅,都系屋企人。”說起父母,他多次落淚哽咽,但他更想保護外面的“屋企人”。

所以曾看到有手足被藍絲大叔出手對待,“佢無啦啦捉住個手足,我哋叫佢放手,佢都唔肯。”一個自小品學兼優的大學生,第一次“私了”打人,“其實我哋同被私了嘅人並無私怨,我唔明點解,我哋會俾呢個政權迫到要傷害對方,而唔系呢個政權出嚟承擔呢個責任?”

W也擔心過,因不少同路人已泛起複仇心,他則時刻自省,所謂復仇心只是抗爭的動力,保護其他手足才是目的,“真系唔好俾仇恨支配,如果唔系我哋會變到同佢哋一樣。”

一心畢業後投身教育界的W,知道如果這次失敗,會面臨大量清算,“可能會冇咗通識科,甚至再冇三權分立。”所以今天站在前線保護手足,之後都會站在後方教育下一代,不過直至這一刻,他仍深信會有“煲底見”的一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