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瘋狂!中南海要把外企都趕走?!完了!中國經濟將失去動力 採購500億美農產品還暗設陷阱

中國經濟在貿易戰衝擊下走向惡化,各國金融專家分析,未來數月很可能會失去動力。美國作家《中國危機》一書作者戈里撰稿分析,中共將在12月1日推出網控新規,屆時,不僅全部中國人和中國企業將完全至於中共監控下,外國公司和個人將不再會擁有商業機密、工業秘密、營銷策略、技術機密或知識產權機密等,如此一來,外企繼續在華經營將對美國和世界構成經濟和戰略威脅,沒人能夠承擔這個後果。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對媒體表示,美中雙方尋求在下月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期間敲定“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對於購買美國500億農產品的承諾,中共商務部發言人閃爍其詞,跟美國討價還價,外界分析,中共很可能又在拖延時間,來一招“狼來了”的虛晃一槍。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中南海在中國經濟下行無底線的情況下,還出台這種趕外企撤資的網控新法規,這種所作所為不可思議,唯一的解釋似乎是上帝要使人滅亡,必先使人瘋狂。當然中南海的如意算盤可能是,大多數外企會乖乖的將知識產權等所有秘密一併奉上。中南海一再誤判,並沒有接受教訓,和川普這邊也是一再虛與委蛇,等川普連任後,就有中共的好看了。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下月敲定?中國經濟將失去動力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周五(10月18日)表示,川普政府將在下月中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期間,尋求與中國敲定“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

香港中信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師廖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表示,中國近年來受中美貿易戰影響,經濟難言樂觀,加上國內的經濟高速增長的高峰期已過,往後經濟更難有突破的發展,估計日後經濟增長會繼續放緩。

廖群說,最新公布的經濟數據不理想,原因應該主要是中美貿易戰,因為第三季度貿易戰再度升級,儘管10月份緊張關係有所好轉,但是對中國出口已經構成實質性的打擊,影響到投資信心和消費信心,也影響到國內需求。

另外,彭博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舒暢和彭博經濟學家曲天石撰文說,中國的成長調整尚未結束,第三季度並不是中國經濟的最低點,第四季度增速仍有低於6%的風險。

彭博經濟研究認為,美中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的細節尚未公布。因此,當前對中國3600億美元商品加征的15%-25%關稅仍然是一個重大的外部阻力。加上民營部門的疲弱形勢,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在未來幾個月可能會繼續失去動力。

採購500億農產品又是大忽悠?知情人:疑中共暗設陷阱

中共商務部在周四17日舉行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人在回應有關中美貿易談判達成首階段協議的問題時聲稱,中方希望儘快達成分階段協議,“並在取消關稅方面取得新進展”。在回答有關中方大規模採購美國農產品的問題時,發言人雖然承認中方要加大力度購買美國農產品,但沒有提及確切的購買金額及具體的購買計劃,僅強調中國公司將“根據中國市場需求和基於市場的原則”來增加對美國農產品的採購,還提出美方要為此“創造良好條件”。

華爾街日報》周三16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報道,北京方面正敦促美國放棄自12月15日開始,對1560億美元消費品徵收15%新關稅的計劃,並可能以農產品採購為討價還價的籌碼。

該消息人士透露,500億美元的農產品採購規模,遠遠超出中國曆年對美國的採購金額,要想兌現這個承諾,北京當局可能需要依賴國有企業出面來實現這一目標。

《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出,初階貿易協議仍有許多模煳處,特別在中共採購美農產品部分,缺乏北京具體的購買時間表以及購買數量等具體細節,且陸方談判團隊聲稱只會將視其國內市場需求購買美農產品,而500億美元此一數量遠超過中共購買美國農產品歷史平均數量,令外界質疑具體購買量恐有變數。

事實上,400億至500億美元農產品與2017年貿易戰爆發前不到200億美元的金額相比,幾乎增加一倍以上,這意味日後美國幾乎1/3的農產品都會出口到大陸市場。

據相關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的黃豆、高粱、豬肉和其他農產品的年出口金額,在2013年達到頂點時約為290億美元,之後開始逐年下降,貿易戰開打後相關數據下降的幅度更大。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在過去一年裡,美國農產品對中國的出口額已跌至92億美元。

對此,美國有輿論認為,中共政府承諾購買高達5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不可能在短期內實現,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共拖延戰術的一環。

有海外觀察人士分析指出,中共官方的這些說辭存在很大的解讀空間甚至暗藏陷阱。可能是中共又一次“狼來了”式的徐晃一槍,也可以成為中共將來對美國賴賬的借口,或成為中共政府與美方討價還價的籌碼。

中共推新網規在中國外企及個人隱私全曝光

美國南加州作家和演說家、《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周五18日在英文大紀元專欄撰稿表示,北京推出的一個將在12月1日生效的新法律,將使在中國境內的外國公司和個人不可能繼續擁有隱私。新法將使中共能夠全面獲取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和敏感信息數據。

這是一套等級保護2.0系列的中共國家標準,包括《信息安全技術網路安全等級保護基本要求》、《信息安全技術網路安全等級保護測評要求》、《信息安全技術網路安全等級保護安全設計技術要求》,由中共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中共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在5月13日聯合正式發布的,將於2019年12月1日開始實施。

戈里認為,表面上看,這項新的網路安全法以保護數據、知識產權或伺服器安全為核心,但實際的情況完全相反。新法所制定的規則和程序強制要求,中共當局具有全面掌握所有網路數據並登陸所有伺服器的能力,這將使在中國的所有外國公司和個人的信息完全暴露在中國共產黨的監督之下。

該法律規定,位於中國境內的每個人和每個公司、企業都必須遵守這項新政策。任何可能阻止公安部訪問的伺服器平台、應用程式或其他技術都必須取消和刪除。

戈里表示,這意味著在中國境內的公司和個人都必須放棄目前被普遍使用的網路安全協議和技術,比如VPN、加密和使用私有伺服器等等。這還意味著,中國的外國公司和個人將不再會擁有商業機密、工業秘密、營銷策略、技術機密或知識產權機密等,更不用說個人身分識別數據和深度個資等,這些都將隨時可被中共政府獲得和查閱。

戈里認為,“網路安全等級保護制度”完全是侵略性的、極權主義的、奧威爾式的,也具有“中共特色”,它不僅僅針對所有的中國公民,還將境內所有外國個人和公司也置於中共的“老大哥式”監視之下。更重要的是,公安部現在是中共控制下的一個頂級執行機構,取代了之前的其他如工業和信息化部(中國電信)、CAC、 CNNIC等等負責網路安全的機構。

此外,這還將會產生額外的不好影響。在中共的極權統治下,新的MLPS2.0法規的實施將自動落在警察身上,而不是地方政府。也就是說,違反該法規將被視為一種潛在的刑事犯罪,而不是民事責任。與西方的網路不同,中國網路的安全問題及其無處不在的新的監控能力並非旨在幫助和便利商業活動,而是要將其作為監控的技術工具。

戈里表示,這項新法律的長期影響是深遠的,甚至是陰險的。這看起來就像是華為海外網路間諜系統的國內版,將使中共進一步加強對境內所有個人和公司的控制。實際上,現在中共官員已經出現在中國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的話)大公司里,甚至包括名義上的非國有企業,如騰訊和阿里巴巴等等公司里,開始具體實施掌控。

戈里表示,在中國經商的外國公司和企業無疑應該重新考慮其供應鏈戰略等各個方面,重新考慮是否值得繼續在中國經營。

這部法律可能是中共的本性使然,但這已不重要,關鍵問題在於,繼續在中國開展業務將對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構成經濟和戰略威脅

戈里認為,沒人誰能負擔得起這麼個“新法”的後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