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兩個中國孤兒的約定:被領養後絕不拋棄對方結果

一名中國孤兒叫申傑(Josh Clarkson),他四年多前被堪薩斯州的一個家庭領養,當時已經10歲的申傑剛到美國新家,語言不通、環境不熟。

但申傑把握住所有機會,向他接觸的每一個美國家庭介紹還在中國孤兒院---一起長大的‌‌“哥哥‌‌”國福亮(既‌‌‘連姆’英文名:Liam Thurlby),努力讓哥哥國福亮也來美國和他團聚。

【‌‌“哥哥‌‌”幾全盲當時快13歲】

‌‌“他很聰明,他懂所有事情,他很棒。‌‌”申傑口中的‌‌“完美哥哥‌‌”當時已近13歲,快到無法被海外收養的年齡極限14歲,而且哥哥雙眼幾乎全盲,也影響被收養的機會。

出生就被父母棄養的申傑與國福亮,兩人因住進山東臨沂兒童福利院認識,當時分別五歲、三歲,彼此照顧,兩人喜歡一起聊天,‌‌“國福亮很懂歷史,他教我很多事情,分享很多知識‌‌”

天生小眼症導致幾乎全盲,無法正常閱讀的國福亮時常需要申傑幫忙念一些他想查的資料;沒有血緣關係的申傑,卻是他最疼愛的‌‌“弟弟‌‌”,也是唯一的親人。

【來不及道別沒忘記承諾】

國福亮所在的孤兒院里,一陣子就會有小朋友被國外家庭領養而離開,他說‌‌“我跟弟弟多少會有些羨慕‌‌”;有天晚上聊天時,兩人互相承諾,‌‌“如果有一人先被收養,另一個人要記得想辦法幫留在孤兒院的人領養出來‌‌”。那時兩人分別是9歲及11歲。

這段談話,之後再也沒提起;一年多後,申傑被堪薩斯市的克拉克森家庭領養,在盲啞學校寄宿就讀的國福亮,知道弟弟要被領養了,‌‌“我不知道他要去哪裡,我想回去跟他道別,但學校沒有假日無法回去。‌‌”等趕回孤兒院,申傑已經離開。

‌‌“沒來得及說再見,非常傷心,覺得這輩子應該再也見不到了。‌‌”國福亮說,兩人之後完全失了聯繫。

申傑對記者說,他到美國的第一天,‌‌“就很想念哥哥,想告訴他,會記得承諾,一定會讓我們重聚。‌‌”只要有機會跟著美國的家人參加社區聚會、朋友活動,他總用有限英文,講述國福亮的好,希望有家庭願意收養,‌‌“

他總是說,‌‌”哥哥快14歲了,我再不努力,哥哥就再也來不了了。‌‌“

【作客教授家勇敢介紹哥】

2015年有天,小申傑到同一城市對瑟爾比(The Thurlby family)家中作客,他勇敢的在一位華人媽媽協助翻譯下,向初次見面的克利絲汀•瑟爾比(Kristin Thurlby)介紹哥哥國福亮,‌‌”他是最棒的,他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但他會所有的事情。‌‌“

克利絲汀很喜歡開朗樂觀的申傑,聽完他對‌‌”哥哥‌‌“的描述後,‌‌”突然有根心弦被觸動‌‌“,‌‌”申傑描述的男孩,逆境中仍勇敢,就像我的兒子啊。‌‌“

當晚,克利絲汀寫電郵給正在國外出差的丈夫崔瑞斯(Trace Thurlby),詳細描述了申傑口中的國福亮,也提到他是需要特殊幫助的孩子,而且即將滿14歲。

夫妻兩人很快達成收養的共識;不過,瑟爾比除了兩個親生女兒漢娜(Hannah,現18歲)跟卡洛琳(Carolyn,現16歲),十年前兩人還從中國收養了剛出生的女嬰愛麗斯(Elliese Thurlby,現13歲),‌‌”我們很希望獲得他們的支持。‌‌“

沒想到兒女們知道國福亮就快14歲後,大家都說‌‌”那我們要快一點行動。‌‌“

經過層層審核,2016年1月,瑟爾比夫婦與女兒卡洛琳飛至中國,將國福亮接回堪州歐佛蘭帕克市(Overland Park)的家。

克莉絲汀說,在家中等待國福亮的親友,也包括申傑,‌‌”他看到哥哥時,開心的跳起來擁抱。‌‌“直到那時,國福亮才明白,原來是‌‌”弟弟‌‌“幫忙才讓他來到美國。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謝申傑。‌‌“到美國已三年半,國福亮就讀藍村西北區高中(Blue Valley Northwest High School)11年級,說到‌‌”弟弟‌‌“時,仍可以感受到他的感動。

【養父母陪伴:永不放棄你】

瑟爾比夫婦回憶三年多來,一家人陪伴國福亮走過最困難的適應期,很多朋友都說,‌‌”國福亮很幸運到美國,但其實兒子剛到美國第一年,過得相當辛苦。‌‌“克莉絲汀說,‌‌”他幾乎不懂英文,而且過去讀盲啞學校,從來沒讀過一般學校。‌‌“

畢業於哈佛,現為兼職教授的克莉絲汀回憶,‌‌”兒子一開始常會告訴我非常挫折與生氣,因為課業太難,環境又陌生,我跟丈夫花了很多時間陪伴、鼓勵他,告訴他不管有任何困難都不能放棄,我們會陪在你身邊,永遠不會放棄你。‌‌“

接著,國福亮努力適應了美國的全新點字法,也學會了英文,他還是學校樂隊的長笛樂手,更是田徑隊的短跑健將。

克莉絲汀說,國福亮的眼睛可以辨別身旁比較亮的顏色,可以閱讀放大好幾倍的樂譜,聽力與記憶力特別出色,‌‌”他是我最好的兒子。‌‌“

來美才三年功課拿全A

喜歡運動的瑟爾比一家,從來沒有將國福亮排除在外,從沒跑過步的他,在爸爸崔瑞斯的陪跑下,很快掌握了跑步的要領,‌‌”他跑得比我快了,我才交手給其他田徑隊的隊員陪跑‌‌“;

因為國福亮的視力問題,每次學校比賽或練習時,都有一名同學穿著亮色上衣在旁陪跑引路。

在瑟爾比家,國福亮經歷過很多‌‌”人生第一次‌‌“,從來沒有游過泳的他,跟著家人去度假時學會了游泳;功課方面,上學期全A,只有英文89分,‌‌”我很佩服上哈佛的姐姐漢娜,也很喜歡兩個妹妹。‌‌“

國福亮對記者說,以前在盲啞學校時,每到周末假日同學都會有家人探望或打電話關心,‌‌”我當然會羨慕,但從來沒有家人親戚,並不知道真正有家人的感受是什麼。‌‌“

‌‌”現在我終於有了家人,每天放學可以回家,爸媽常陪我跑步、讀書。‌‌“國福亮說,‌‌”原來有家人是這樣的幸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