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長江截流22年 戴晴:三峽大壩弊端漸引國人質疑中共決策

中共已故元老葉劍英養女、中國政治和社會觀察家戴晴表示,三峽工程給中國百姓帶來的災害近年來不斷顯現,這漸漸引起了國人對中共決策的思索和質疑。

今年7月下旬以來,長江中下游地區出現了近4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乾旱。

22年前(1997年)的11月8日,中共當局舉行「長江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三峽二期工程正式在巨大爭議聲中強行上馬。事實證明,中共宣傳的三峽工程「具有防洪抗旱、發電、航運、環保等巨大的綜合利用效益」並沒有實現,相反,今年7月下旬以來,長江中下游地區出現了近4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乾旱,鄱陽湖更提前出現枯水期。中共已故元老葉劍英養女、中國政治和社會觀察家戴晴表示,三峽工程給中國百姓帶來的災害近年來不斷顯現,這漸漸引起了國人對中共決策的思索和質疑。

戴晴女士8日接受本台採訪時指出,中共強行上馬的三峽工程,實際上給長江沿岸居民乃至所有中國人帶來了太多的危害。

【錄音】好像是從1980年代算起,那一步一步(危害)實際上太多了。最需要去關注的應該是整個三峽工程造成的環境災害,包括三峽工程對環境的污染、對移民的補償,我們應該弄清楚。從三峽工程的上游一直到三峽工程的下游到上海口,實際上都有影響,這麼大一個大壩對它的環境、它的生態都有很大的影響;所有出現的洪災、出現的旱澇、出現的乾涸、出現的船舶的礙航、出現的上海海岸線的挪移、出現的比如說一些生物的滅絕等等等等,因為它涉及的領域太廣了,涉及的人數就主要是沿著長江的。第三個就是移民(問題),這些三峽移民他們實際上就像黃河上的三門峽移民一樣,他們一直離鄉別井,得不到一個正常的生活條件。

戴晴表示,近年,三峽大壩所帶來的種種弊端,也讓一些中國學者開始對中共的各項決策產生思索和質疑。

【錄音】再有一部分就是知識分子,無論是研究政治學和社會科學的知識分子,他們最需要知道的就是,一個這麼重大的工程,你(中共)的決策過程是什麼?你的決策出現了失誤,你在決策過程中不允許反對意見發表出來,那麼整個對中國,不僅僅是一個工程、一條長江,而全中國這麼多事情、這麼多年、這麼多錯誤的決策,這個(決策)過程實際上是政治學和比如說社會學者、經濟學家和所有的知識分子都關注的問題。我覺得再有就是科學家,現在科學家分成更注重工程的掙錢,和更注重保護我們的生態環境這樣的兩大派。科學家就是從整個地球的生存、人類的生存、地球的平衡這個角度上來講,說我們人類把自己的能力估計的過高了,我們並不能這樣「人定勝天」,我們並不能改變自然,我們一定要和自然還是一種和諧的態度,尊敬自然的規律,然後怎麼來保護我們整個地球的生態。

戴晴認為,至今,中共不但拒絕對三峽工程出現的危機承擔責任,還將三峽工程列入所謂的「敏感問題」而禁止討論,這都是中共一黨獨裁、忽視民意所招致的災禍。

【錄音】比如說98年的時候大洪水,就說洪水並不大,但是洪災很大,為什麼呢?就是三峽工程造成的;後來的洞庭湖和鄱陽湖都乾涸了,再接著長江的航運都出現了這些事情,這個他們(中共當局)講的很少,就是整個對地質的影響。這是三峽工程他們內部的人最擔心的問題,他們不敢說,現在也沒有公共的討論。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最近出現的變形,出現比如說垮壩什麼的這樣的事情。這個呢,三峽工程(官方)他們就是非常原則上的、又非常嚴厲的語言說「胡說!你們胡說!不會有這樣的事情」什麼什麼的,但是更細緻的分析沒有出來。所以這個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他們還這麼遮著、掩著。現在看起來這個問題就等於是三門峽工程和三峽工程,就是國家(中共政府)以「領袖」,前一個是毛澤東,後一個是鄧小平,以他們「一言九鼎」這樣的權力說干就幹了,那麼實際上給中國的國土留下了這麼嚴重的災難。我覺得確實是值得我們這代人、特別是後代人,真的要認真的研究並且吸取教訓。現在三峽工程也是破天荒地被列為了不可以說的「敏感問題」。我覺得就是有嚴重的問題,他們才把它列到「誰也不許說(的禁忌話題)」。

事實上,20世紀80年代,趙紫陽就曾向鄧小平諫言三峽工程對中國的諸多不利因素,也有一些民主黨派人士對此持反對態度。但鄧小平卻認為,這是一個具有政治意義的工程,正因為民主黨派人士的反對才要修建,以此來顯示共產黨「絕對權威」的政治統治地位。而中共前任黨魁江澤民為撈取政績,直接推動了三峽大壩的修建。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王倩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