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沈舟:香港已陷入中共的「全景監獄」

—全面管治權下的香港越獄

作者:

特首林鄭月娥承認,反修例運動緣於她和港府沒有充份感受和把握到「香港人對中國大陸那種巨大程度的恐懼和焦慮」。如今示威活動越演越烈,勇武派的反抗持續升級,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的恐懼和焦慮並未因《逃犯條例》修訂案的撤回而消解,反而發展成憤怒、絕望和暴烈的仇恨,表面上看是警察暴力和街頭暴力循環刺激的結果,深層次的原因卻是:雖然修例帶來的即時危險已經排除,但林鄭原意通過修例去「完善」的那個「憲制新秩序」確立的中共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的威脅依然存在。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解釋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的文章中強調,「中央對包括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在內的所有地方行政區域具有全面管治權」,表明中央對港的全面管治權已開始與對大陸「所有地方行政區域」的全面管治成為一樣,那將是「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領導一切」。

為此,張曉明提出要重新審視《基本法》的實施情況,「進一步完善相關制度和機制,該制訂的法律要制訂,該修改的法律要修改,該廢除的法律要廢除,該補充的制度要補充」。這表明儘管林鄭修例失敗,但更加令港人恐懼和焦慮的中央修例即將開始,「全面管治權」從無到有,從「虛統」到「實治」,標誌著香港已陷入中共的「全景監獄」之中。

中共構建的「全景監獄國家」

「全景監獄」(Panopticon),又稱「圓形監獄」,最初由英國哲學家謝洛美.邊沁(Jeremy Bentham)提出,指的是一間間囚室構成一個圓形監獄,只有外側透光,內側面向圓心的一座監控塔樓,由於逆光,邊緣的囚犯無法確切得知自己是否被監視,長期處於不安之中。之後的法國哲學家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在其《監控與懲罰》(Surveiller et Punir)一書中將這種「全景監獄」引伸為一種無所不能且又隱蔽的權力機制對社會實施監控和管治。

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使「全景監獄」得到數碼技術的武裝,中共的全面管治權更加無所不能。國際數據資訊(IDC)今年發布報告,預計2022年中國安裝的監視鏡頭將超過27億台,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指出中國已經成為「全天候的監獄國家」,完全可用「全景監獄」來形容。《紐約時報》專欄作者Ross Douthat也指出:「這個向全球擴張的『全景監獄』,讓所有想跟中國做生意的人都必須面對中國民族主義製造的共識,即政治局的冤屈政治。」

北京多次強調危害國家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利用香港對大陸進行滲透破壞,是中央不可觸碰的底線,但這些「底線」的確切法律內涵卻無人得知。《左傳》曰「刑不可知,則威不可測」,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強世功稱「黨章是中國的『隱密憲法』」,中共為所欲為的「完美獨裁」在黑箱操作得以實現。

大部份大陸民眾習慣了在這種「全景監獄」中的自我監禁,一些港人也以「不講政治」為榮,臣服於中共的全面管治權,惟有「不自由毋寧死」的大部份港人在頑強抗爭。早幾天的電視中,一位黑衣示威者號召大家從警察包圍的理工大學內撤走,悲壯地高呼:「不要停啊,十年啦,走啦!」十年越獄,能否成功?拷問著每一個香港人。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