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金言:新冠病毒攻入與世隔絕監獄 有深層原因

作者:
更具諷刺的是,就在一周前,山東省任城監獄微信公眾號還發布了一條消息《任城監獄硬核請戰,再請戰!》。文章自我吹噓,任城監獄第一批封閉管理的80名幹警迎難而上,取得了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階段性勝利。「請戰書」還稱,80名幹警將凝聚起牢不可破、堅不可摧、眾志成城的磅礴力量,向監獄黨委再傳捷報。結果,14天後向黨傳來的不是「捷報」,而是「劫報」。

大陸監獄疫情大爆發,官方稱,逾500人確診。但分析指,這只是冰山一角。示意圖

2月21日,大陸官媒爆出一條讓人差點驚掉下巴的新聞,全國共有湖北、山東、浙江3省5座監獄共計500多人感染新冠肺炎。2月22日,中共政法委書記郭聲琨與司法部部長傅政華等人,到燕城監獄等地檢查,並強調目前正處於「戰時狀態」。

誰都知道,監獄是實行全封閉管理、控制最嚴厲的場所。就武漢而言,一個月前就已實行全市封城、封路、封區,更何況即使獄警從外面進入監獄,再從監獄進到監區、再從監區進到監室,至少也要經過四、五道關口。徹底與外界隔絕、防守猶如銅牆鐵壁一般、連鳥雀插翅也難以飛入的監獄,不知是如何被新型冠狀病毒攻入的?難道那些派重兵層層把守的重重關卡,以及鐵絲網密布的高高圍牆形同虛設?

據湖北省監獄管理局官網發布《疫情期間湖北監獄全力確保監獄安全穩定》的文章稱,1月25日起湖北監獄進入戰時應急狀態,啟動封閉值班機制,服刑人員親屬會見也暫時一律停止。文章稱3,300餘警察從除夕當天進入監內,實行封閉式管理,連續執勤14天。

更具諷刺的是,就在一周前,山東任城監獄微信公眾號還發布了一條消息《任城監獄硬核請戰,再請戰!》。文章自我吹噓,任城監獄第一批封閉管理的80名幹警迎難而上,取得了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階段性勝利。「請戰書」還稱,80名幹警將凝聚起牢不可破、堅不可摧、眾志成城的磅礴力量,向監獄黨委再傳捷報。結果,14天後向黨傳來的不是「捷報」,而是「劫報」。

連年被評為全國和省部級先進的武漢女子監獄,今年1月30日剛被評為全國監獄工作先進集體,因感染事件被免職的監獄長周裕坤當天還曾在湖北省司法廳視頻會現場沾沾自喜的接受表彰。

此前據中國監獄信息網文章,截至2月14日,「當前湖北全省監獄嚴防死守,確保了疫情沒有向監管區內蔓延」。然而,僅僅一周後就突發271確診病例。其中武漢女子監獄高達230例,且均為輸入型病例。

其實,自從1999年7月中共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信仰團體以來,中共的司法監獄系統一直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並用自己親身修煉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美好,從而就被中共非法重判,投入大牢,並被施以百種酷刑,被迫害致傷、致殘、致死,甚至被活體摘取人體器官。

以武漢女子監獄為例,迫害前從監獄領導到一般獄警,都有本人或家人在修煉法輪功。當時監獄圖書室里就收藏著《轉法輪》一書供服刑犯人閱讀。原武漢女子監獄漢西監區,也就是如今的漢口監獄,過去地處相對比較偏僻的郊外,由於管理上的漏洞,經常出現犯人脫逃和鬥毆事件。後來,有獄警天天組織犯人閱讀《轉法輪》,教大家把真、善、忍普世價值當作自己日常的行為準則,悔過自新,重新做人。從此以後,監獄再也沒有發生過犯人脫逃和其它惡性事件。

然而,迫害開始以後,武漢女子監獄卻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先進典型。原法輪功輔導站武漢總站徐祥蘭夫妻兩人分別遭誣判8年和6年,雙雙被劫持在武漢的監獄。監獄為蠱惑徐祥蘭所謂的「轉化」,為她過生日大擺「鴻門宴」,獄警還送日記本給她,上面寫有政委、監獄長、教育科長、指導員和管教隊長等的洗腦「祝語」。監獄還欺騙她家人買來生日蛋糕,並給監獄送錦旗,以便為惡人臉上貼金,欺騙不知情的群眾。

而當學員不為親情所動時,監獄馬上就撕下偽裝,翻臉不認人,原形畢露。例如:湖北監利學員徐良英在1998年長江遭受百年罕見的大洪水時,在自己生活還較困難的情況下,主動拿出多年的積蓄向災區無償捐款5,000元,並挑著自己親手弄的香噴噴飯菜去慰問抗洪第一線的士兵,有人當場就感動得流下了熱淚。為「轉化」這樣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監獄竟把她姐姐騙來,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又是端茶倒水,又是送食品,以騙取家屬的信任。但家屬一離開,監獄又一如既往地瘋狂迫害徐良英。

武漢學員彭燕全家5口修煉法輪功,先後遭到無數次的迫害,小哥彭敏和母親李銀秀被市、區邪惡「610」迫害致死後,央視「焦點訪談」居然顛倒黑白,反過來誣衊其小哥彭敏是「拒醫身亡」,其母李銀秀則系「突發腦溢血死亡」。彭燕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惡警曾經強迫她睡死人床、長期被吊銬在鐵門上、不讓睡覺;入獄後,因不背監規,又遭受指導員張彩虹,管教程瑤的各種殘酷野蠻迫害。

2001年12月21日,當美國法院判決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因迫害彭燕一家有罪後,省市「610」便指使武漢女子監獄千方百計,不惜一切代價「轉化」彭燕。監獄著手成立了一個由政委、副政委、教育科長等13人組成的「轉化」領導專班;專門抽調以獄警蔣春為首的7名精幹力量,並立下「軍令狀」;又另外選派4名被判無期的重刑犯人作為「包夾」;外加以「猶大」龔良漢為首的武漢市邪惡「610」幫教團成員,集中了獄內獄外所有最惡毒的力量,包下監獄整個一棟接見樓,拚命使出渾身解數來逼迫彭燕放棄修煉。就這樣60多個邪惡之徒輪番上陣,圍攻了她整整22個日日夜夜。蔣春、叢慧等邪惡之徒先後被選為勞動模範和三八紅旗手,併流竄至全國各地推廣介紹武漢女子監獄的罪惡洗腦經驗。

為了恐嚇犯人,武漢女子監獄這座黑監獄內至今仍保留著「水牢」、「死人床」和被稱為「牢房中的牢房」的禁閉室等各種被聯合國明令禁止的酷刑工具和設施。對抵制迫害和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獄警更是隨時隨地使用包括罰站、不準睡覺、不準上廁所、熬鷹、毒打、挖牆、背寶劍、野蠻灌食、侮辱人格、做超負荷奴工、電擊和吊銬等各種名目眾多的刑罰。錢友雲在刺骨寒風中被罰站半年;兩入冤獄的龔月明被迫害精神失常;劉偉珊被折磨得沒有一點人形;唐國英牙齒被撬掉了好幾顆;余早榮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武漢女子監獄先後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宋玉蓮、許光臨、蘇克珍、鄭玉玲、楊先鳳、崔海,等等等等。由於篇幅有限,武漢女子監獄上述喪盡天良,慘無人道的群體滅絕暴行,只是其冰山之一角。

由此可見,20多年來中共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欠下的累累血債,必然遭到上天的譴責和懲罰。這樣也就不難理解這場大瘟疫為何會攻入猶如鐵桶般的中共監獄了吧!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