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任申奮:真想指著你的鼻子罵

作者:
袁世凱充其量不過是像「皇帝新衣」里的皇帝一樣的貨色。當時除了阿諛奉承之徒說什麼全國擁護袁世凱稱帝並大加勸進,他的大兒子袁克定還專門為他偽造了一份《順天時報》,上面全是對袁大總統的歌功頌德,再加之憲法顧問、美國人古德諾的慫恿,說起來,袁世凱做皇帝夢多少還「情有可原」。就連近一百年後這個國家拍攝播放而後來又禁播的電視劇《走向共和》,也認可袁世凱當年做皇帝有被忽悠的成分。

就像任志強在長文中雖始終沒有點你的名字一樣,可誰都知道「你」是誰:一尊、蠢貨、皇帝!真想站到你的面前,指著你的鼻子狠狠罵你一頓。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在你的獨裁、淫威下,一個不過再次說了幾句真話的任志強失蹤了。一個公民,在這個國家說失蹤就失蹤,這就是你的「依法治國」!

除了任志強,還有維權律師、倡導新公民運動的博士許志永,你們說抓就抓,說失蹤就失蹤。有人甚至一失蹤可以失蹤多年,不審不判。若此人牽涉政治,最後人雖放了出來,可也被你們折磨得三分像人七分像鬼。2018年7月4日清晨,在上海海航大廈門口對你畫像潑墨的董瑤瓊姑娘就是典型例證。去年深秋你們雖然把她放了,可把抓捕前後的圖片一對照,即可看出你們對她做了怎樣的手腳!由此可見你們是怎樣的卑鄙無恥!

不錯,這一次任志強在文章中批你罵你了,可有一句批錯罵錯了嗎?!

以你的愚蠢,可能還不知道,這一下你又豐富了人類「皇帝史」。原來只有一篇安徒生的童話《皇帝的新衣》,而且是虛構的。可等你死後,不,已經不需要等到你死,現在成千上萬的人都知道,在中國,又出了一個比《皇帝的新衣》里的那個愚蠢的東西更加愚蠢的皇帝,而且是在人類的21世紀!因為不管怎麼說,《皇帝的新衣》里的皇帝畢竟還有一絲羞恥感。他雖裸著身子在街上遊行,那是因為他上當受騙:原本什麼也沒穿,卻以為自己穿著華麗的衣服。當那個小男孩指出皇帝身上並沒穿什麼衣服,且在百姓中流傳被皇帝聽到後,「皇帝有點兒發抖,因為他覺得百姓們所講的話似乎是真的」。儘管之後這個愚蠢的皇帝還是無奈地「把這遊行大典舉行完畢」,可以想像,「遊行大典」一結束,他會如何處罰那些讓其丟醜現眼的騙子,我想,絕不會輕饒他們。

而你不同。你不是因為上當受騙把沒穿衣服當作穿著衣服,而是被人們剝光了衣服卻還要做皇帝的蠢貨,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你這個蠢貨更無恥更下作的了。且看任志強原文:「那裡站著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說到皇帝,特別是現代皇帝,人們自然會聯想到袁世凱。當時已經是民國,因為推翻滿清,建立共和,就意味著從秦始皇開始的兩千多年帝制的歷史在中國結束了。

可袁世凱千不該萬不該,聽信了身邊所謂的憲法顧問、美國人古德諾(F·J·Goodnow)的胡說八道。此人鼓吹中國有「特別國情」,不宜實行民主政治,如他在一九一五年八月十日北京《亞細亞日報》上發表的《共和與君主論》一文中,胡說從中國的「歷史習慣社會經濟之狀況」來看,「以君主制行之為易」。當時中國擁袁稱帝的反動勢力如籌安會等,也極力宣傳「共和不適於國情」之類。於是,就連1981年出版的《魯迅全集》在注釋中也是這麼認定的:「這種『特別國情』論,成為反動派阻撓在中國實行民主改革和反對進步社會學說、壓製革命的借口。」

現在想想,袁世凱充其量不過是像「皇帝新衣」里的皇帝一樣的貨色。當時除了阿諛奉承之徒說什麼全國擁護袁世凱稱帝並大加勸進,他的大兒子袁克定還專門為他偽造了一份《順天時報》,上面全是對袁大總統的歌功頌德,再加之憲法顧問、美國人古德諾的慫恿,說起來,袁世凱做皇帝夢多少還「情有可原」。就連近一百年後這個國家拍攝播放而後來又禁播的電視劇《走向共和》,也認可袁世凱當年做皇帝有被忽悠的成分:

張勳告訴袁世凱,十三省督軍籲請大總統取消帝制,這把袁世凱氣得不行,他用手杖指著那些「擁戴書」喊楊度:「晳子,前些日子你不是說全國擁護嗎?現在可好,舉國反對。」

之後各國公使都來了,且帶來「各國駐中華民國公使聯名照會」,照會上說:「中華民國變更國體,我駐華各國公使以此請求各國政府,各國政府認為,中華民國國基未穩,國體不宜驟然變更,今日照例中華民國大總統:袁世凱先生,請取消帝制。不然,各國對大總統稱帝後的中華帝國一律不予承認。」

這讓袁世凱一下子驚呆了,他走到各國公使面前,拿過照會看了一眼,然後生氣地說道:「你們不是出爾反爾嗎?你們各國不是發表聲明,同意我實行帝制的嘛!」

各國公使們很奇怪:「不知大總統何出此言。」

袁世凱用手杖敲打著桌上的報紙:「這,白紙黑字!」

於是有人將一疊報紙抱到各國公使面前,並分發給他們。

各國公使們一看,發現這份報紙跟他們看的不一樣,認為這裡面肯定出了什麼差錯,於是告訴袁世凱:「很明顯,這份報紙是假的。」其中有公使甚至說道:「中國什麼都能造假,連報紙也不例外!」

這一下讓袁世凱懞了,連聲問身邊的人:「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身邊人告訴他,這些報紙都是大少爺即袁克定送來的。袁世凱有點不相信,又問了一遍。回答說確實是大少爺親自送來的。

袁世凱呆有幾秒鐘,似有所悟,手舉得高高,然後恨恨地落下,抓起桌上一張報紙往袁府走去。······

——單從上面這幾百字劇情即可知,袁世凱當年確實被忽悠了,以至於他臨死前還說「他害了我」,有人認為這個「他」就是袁世凱的大兒子袁克定。

而你不同。你給袁世凱洗腳、提鞋都不夠格。袁世凱可以說文武兼備,且對推翻大清、創立民國有功,而你除了把一個肚子吃得鼓鼓的,可以說,你上位七年多來,寸功未建,且一直在禍害這個國家,讓這個國家不斷地倒退,因此,在無數正義人士特別是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們看來,你是這個民族的千古罪人,且罪孽深重,絕不會有好下場!

2020年3月21日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