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林青霞親姐姐:嫁到河南 退休金450元 姐妹分散36年才見面

林青霞作為演藝圈鼎鼎大名的明星,也有著一段鮮為人知的家庭往事。

林青霞有個失散多年的親姐姐,兩人分離了將近36年才得以相聚。

而不同的是,林青霞早已是風光無限的影星,姐姐只是一個極其普通的人。

兩人的人生境遇,瞬間讓人覺得恍若隔世,又頓然覺得人生如夢,歲月如幻。

01

1948年,林青霞父親林維良和母親麻蘭英在青島生下了大女兒林莉。

在女兒3個月大的時候,林維良夫婦不得不把林莉暫時寄托在山東萊陽祖父祖母家裡。

林維良和麻蘭英則忍痛踏上了去往台灣的客輪。

他們原本打算在3個月後就會回來,可沒想到世事難料,這一去就是長達39年的光景。

祖父祖母年紀大,全部依靠叔叔林維雲救濟生活。

所以林莉從此也就跟隨叔叔、嬸嬸一起討生活。

他們也就轉變成了林莉的養父養母,待她猶如親生父母。

叔叔家極其貧苦,林莉從小就經歷了顛沛流離的辛酸生活。

「我還到地里撿過野食,討過飯。」

到了60年代初期,為了生存,叔叔舉家遷往黑龍江雞東煤礦。

此時的他們早已與遠在台灣的哥哥家失去了聯繫。

21歲時,她同很多青年一樣,下鄉插隊。

兩年後,林莉返城當了一名小學代課老師。

此時的林莉已經23歲了,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

時間到了70年代初,林莉經人介紹認識了錢深永。(這個介紹人就是後來丈夫的姐姐)。

錢深永是雞東籍青年,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後被分配到河南許昌曲劇團工作。

是個不折不扣的文藝高材生,兩人很快相識相戀。

可是後來錢深永遭受了人生低谷,到了許昌一個農村。

但林莉並沒有放棄這門婚事,而是不顧一切說服叔叔和嬸嬸。

通了半年信後,林莉隻身一人來到河南許昌奔向愛情

兩人在農村簡陋的茅草棚里舉辦了一生的婚禮。

林莉從一個丟失親生父母的孩子,成了一個有自己家庭的女子。

02

再返回來說一下林莉父母到了台灣以後的生活。

父親林維良一開始還是做一名軍醫。

退役後,帶著妻子相繼做過門診部,服裝廠,還有飯莊和酒店等生意。

轉身成了一個商人,生活還算富足。

並且又接連生下了兒子林成森、女兒林青霞和林麗霞。

大姐林莉則比林青霞大了6歲。

她們哪知道,遠在千里還有一個失散多年的親大姐。

林青霞從小就一直以為她們就只有兄妹三人。

林青霞與大姐的命運從小就天差地別。

1972年,18歲的林青霞在西門町逛街時,被星探發掘,從此改變了一生。

成為了日後風靡一個時代的大明星,而姐姐則過著平淡如水的生活。

林莉與錢深永結婚後,一直恩愛相伴。

而且兩人一同被調到了許昌工作。

錢深永到了許昌內燃機配件廠工作,便把妻子林莉也接過來當了工人。

之後林莉又轉變成了一名幼兒園老師。

兩人後來還生下了三個兒子。

生活雖然清貧艱苦,但一家五口的其樂融融,讓日子清淡又幸福。

遠在台灣的父母雖然不知道大女兒的生活境遇,但整日相思牽掛。

1982年,成名後的林青霞為了了卻父母心愿,在山東拍戲時多次打聽姐姐的下落。

但遺憾的是,沒有得償所願。

但林青霞始終沒有放棄,她後來在山東、安徽、東北、河南等地又多次託人幫忙尋找。

小妹林麗霞也一直挂念大姐,她在舊金山時,就曾寄了一本《明報》周刊999期給父母。

上面有篇文章叫《深入河南訪林青霞胞姐》,希望可以幫助父母找到大姐。

但還是一直都沒有什麼消息,不知生死,不明住處,一家人無比擔憂和失落。

可功夫不負有心人,親情最終還是戰勝了時間和距離。

林莉從小到大都一直認為叔叔和嬸嬸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忽然1983年的一天,叔叔給她寄了一份信:

「你親生的爸爸媽媽,其實不是我們,他們是在國外,現在有消息了!」。

看到信後的林莉瞬間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切都好像不太真實,時間長達半年之久。

「台灣有一個叫林青霞的大明星,原來是我的妹妹。

我看了信,以為自己在做夢。

我怎麼有兩個爸爸,還有一個大明星妹妹?

我難以相信,足足有半年,我一直像在夢裡一般。」

1984年,林維良費盡周折終於聯繫到了遠在黑龍江生活的弟弟林維雲。

林維良在信中說:「女兒如果還活著,她認我們嗎?」

一開始林莉說自己一直把叔叔當做自己的親生父親,他也把自己當做親生女兒。

現在自己一下子還適應不了這種變化。

此時丈夫開導她說:

「不論如何,他們都是你的親生父母,當年誰都沒有辦法。今天終於找到了,哪有不認的理呢!」

林莉聽完後,心中也就沒有了任何芥蒂:

「我怎會不願意呢?我爸爸是覺得他把我留在這兒,沒有盡父親的責任,對不起我。」

這段斷了線的曲折親情,才終於得以續上。

林莉終於接受了事實,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和分散多年的弟弟妹妹。

尤其是,對於親妹妹是大明星林青霞而感到震驚和激動。

「媽媽,您好!……」

「我和你爸爸28日從洛杉磯飛往上海,你到上海去接我們。」

「好啊,飛機什麼時間到達上海?」

「晚上8點半。」

這是林莉與父母準備相聚時的一段通話,也結束了一家人幾十年的相思之愁。

見面的前一晚,林莉說自己一夜都沒睡著覺,一直在問自己這是真的嗎?

1987年的一天,林維良和妻子終於在上海與分別多年的大女兒林莉見面。

當時林莉是憑著直覺,一眼就認出了親生父母。

「我大膽地向前跨上一步,喊了一聲,媽媽,爸爸。

也不知為什麼,情不自禁地淚水模糊了視線,跟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他們見到彼此後,哭了一兩個小時。

而妹妹林青霞當時已經大紅大紫,所以那天沒有露面,怕被記者拍到。

「那年青霞也嚷著要來看我,但她當時很紅,生怕記者也跟著來,所以最後還是沒有來。」

但有心的林青霞給這個素未謀面的姐姐送去了一個照相機當做禮物。

父母還帶了彩電、冰箱、微波爐等物品,給她作為補贈的嫁妝。

「你結婚我們沒有辦法參加婚禮,就算補贈的嫁妝吧。還缺什麼儘管告訴媽媽。」

臨別時,母親對林莉說:「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我們要回到你那裡度過晚年。」

父親接著話說:「這叫葉落歸根嘛!」

而林莉與妹妹林青霞的相認之路,也開始徹底被打開。

03

林莉與父母見完面後,便和妹妹林青霞經常以書信往來。

「青霞在來信中附有她的照片。

要不是上面簽了她的名字,又稱我姐姐,我真不敢相信這會是現實。我的妹妹多麼漂亮啊!」

而且林青霞給林莉的每封信的結尾都會寫上「紙短情長」。

這讓林莉感受到了無比溫暖,和妹妹對自己的深深思念。

1990年,林青霞到長春拍戲時,與姐姐約好正式見面。

於是林莉與丈夫便特意坐車去長春見妹妹林青霞。

姐妹失散了36年,第一次相見,激動地相擁而泣。

姐姐林莉在長春待了一個星期左右,生活上全部是妹妹林青霞安排好。

林青霞拍完戲,一有時間就會和秦漢一起去找姐姐林莉和姐夫錢深永。

然後四個人一起遊玩、拍照、逛街。

姐姐林莉穿著樸素簡單

每一次出門,林青霞就會立馬變成一個撒嬌的小妹妹。

一路挽著林莉的胳膊,一直叫姐姐。

「青霞的戲我都看過,第一次見到她,感覺已經很親切。

青霞一見到我,就拉著我的手喊『姐姐、姐姐』,很親密,她完全不像個明星。」

林青霞那幾天,興奮的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姐姐身上。

見到姐姐頭髮長了,就趕忙找來一位理髮師給她修剪,還不停的在一旁給意見。

這是姐妹二人有生以來最寶貴最快樂的一周。

此後的日子裡,林青霞經常會去探望姐姐,也會打電話、寫信向她傾訴家裡的情況。

希望以此來增進姐妹之間血溶於水的感情。

姐姐林莉有什麼需求,妹妹林青霞都會毫無保留的去幫助。

但林莉從來沒有問妹妹林青霞要過什麼,始終沒改變內心那份安逸與淳樸。

「不會問爸媽、弟妹伸手要什麼,現在的日子也挺幸福。」

知足常樂,是林莉從苦難中悟出的人生至理。

如今林莉早已過上了安靜平淡的退休生活,並沒有因為妹妹是林青霞而改變什麼。

仍然住在一個只有五十平米的舊房子里,房子里還是一些老傢具,老物件。

90年代下崗後,林莉每月領著450元錢的退休金生活,生活上依舊極其節儉樸素。

毫無疑問,她同妹妹林青霞活成了截然不同的兩種人生。

慶幸的是,三個兒子都考上了大學,也都成家立業,又何嘗不是另一種人生幸福?

讓她感到遺憾的是,養育她長大的叔叔前幾年患癌去世,只有嬸嬸還在雞東生活。

後來親生父母也相繼離開了人世,她再也守望不了得之不易的父愛與母愛。

對於林莉來說,一生過著平凡的人生,卻又讓人感覺如此不平凡,就如同你我一般。

和妹妹林青霞不同的是,她更願意一直落入凡塵,活得自在淡然。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1號嘮嗑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