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強裝「強大」 共軍真的可以免受疫情打擊么?

作者:
那麼,中共航母的情況怎麼樣呢?對此,中共的新聞封鎖和輿論管控體現出極高的水準,國內外任何媒體得不到任何正式消息。僅有的消息是有網民傳聞,設在武漢的海軍工程大學在2020年1月就因特殊原因封校,而中共軍方發言人最近對美軍在南海的活動危害「雙方一線官兵生命安全」的指控,是唯一出自官方之口的意味深長之語。

美國羅斯福號航母。(圖片來源:共用領域)

這幾天中國很多軍迷為一件事情特別高興,到4月1日,停靠關島美國海軍「羅斯福」號航母已因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有約一千名艦員離艦隔離,全部4800名艦員約有1/4接受檢測,其中114人呈陽性,預計還會有「數百人」被感染。

大多數中國軍迷最關心的是,隨著未來幾天內剩下的2700名艦員也離艦隔離,只保留最基本的核反應堆值班人員,這艘幾天前還在南中國海「耀武揚威」的美國超級航母等於自動喪失了戰鬥力,成為一艘空船。如果關島沒有足夠的醫療設施,可能他們會更高興。此前的3月18日,大陸著名微博五毛「孤煙暮蟬」就曾為美國海軍「約翰遜」號驅逐艦上又確診一個而歡呼「冠冠加油」。

不管是在中世紀的騎士階層,還是在中國傳統武術的圈子裡,因為對手生病而無法決戰,都是絕沒有臉面視自己為勝利者的,如果此時進攻,則稱為「勝之不武」。同時,任何受到尊重的軍事團體也講究人道主義,比如不能攻擊已跳傘的飛行員,對傷病戰俘應予以治療。

可是,中國這些五毛和相當一些軍迷,其實也從未聽說過什麼正經的軍事倫理。他們只知道將「國立武漢大學」六個字倒過來念,「學大漢,武立國」,卻既不知道這個國是中華民國,更不知道漢朝的遠誅之役也很吃力,不乏敗績;他們還只知道嘲笑印度或台灣外購的武器從來是破爛貨,漏洞百出,卻從不知道中國大陸的武器只是有故障不許說而已。

他們真正學會的,主要是詭辯術,比如雙重標準。對美國這艘航母,他們還關注到一件事。

中國國內輿論慣性地只集中美軍弱點

該艦艦長布雷特・克羅澤爾日前剛剛被海軍部長解職,因為他反映艦上疫情令人憂慮,認為上級不夠重視軍人安全的一份內部備忘錄可能被故意泄露給媒體。實際上,關島有足夠的資源處理該艦的疫情,艦上也沒有危重病員,靠招募平民自願入伍的美國海軍但凡有一點要艦不要人的想法,在美國社會是過不了關的。因而艦長只是出於個人憂慮,在行動緊迫感上與上級有分歧,而且上級並不認為他反映情況不妥,但擅自向媒體散布這種焦慮就有違紀律了。

中國軍迷和網民完全是在最近的疫情中才學到一個新鮮詞兒——吹哨人。其實,即使是剛剛被封為「烈士「,最早向外透露武漢疫情李文亮醫生也並不完全符合真正意義上吹哨人的概念,但中國社會為中共官僚體制誤導太深太久,直到事關千萬人生命安全最根本利益的這個關口,公眾才終於本能地理解了言論自由的寶貴。因而,儘管吹哨行為明顯有悖中共的相信黨相信政府,顧全大局等教義,仍然得到了廣泛認同。

這是中國公眾幾乎第一次公開表露出與中共官僚體制的觀念分歧,當然在中共專制之下也註定走不遠。果然,對本國的批評意識曇花一現後,中國軍迷們首先學會了將這個概念回贈給在這次疫情中被北京刻意樹敵的美國。

其實,克羅澤爾艦長與上級的分歧遠不到行業黑幕和危及官兵生命的地步,美國海軍絕不敢為了在西太平洋必須常駐一個航母戰鬥群的戰略原則,就不顧官兵的染病風險。但中國很多軍迷的心理期待和基本出發點往往就是為美國的任何缺陷和事故幸災樂禍,近年還要加上陰謀論的強烈興趣。比如著名「中華鷹犬」戴旭就再次信誓旦旦地認為抓住了病毒發源於美國的鐵證,因為該艦較早就離開了美國,中途未曾返港。這個荒唐指控當然是因為戴旭對航母的海外部署一竅不通,更不會看美國海軍官網上該艦訪問越南等消息。

而且,對戴旭和中國部分軍迷來說,大腦中彷彿已經植入了一個固有的電路,在談及航母這種人員密集而封閉的場所時,他們立刻就會忘記了自己昨天還津津樂道的基本事實——中國也有航母。

中共對軍方疫情實施嚴密消息封鎖

那麼,中共航母的情況怎麼樣呢?對此,中共的新聞封鎖和輿論管控體現出極高的水準,國內外任何媒體得不到任何正式消息。僅有的消息是有網民傳聞,設在武漢的海軍工程大學在2020年1月就因特殊原因封校,而中共軍方發言人最近對美軍在南海的活動危害「雙方一線官兵生命安全」的指控,是唯一出自官方之口的意味深長之語。

類似的歷史經驗也有,2008年汶川大地震,駐四川的中共軍隊單位在接受任何詢問時,一律答覆:我部參與抗震救災的先進事迹可以報道,其餘的一律無可奉告。當時,設有中國諸多核技術研究設施的四川震區上百件放射性物件在災後的下落,只短暫地引起過外界關注,但很快沒有任何人有機會全面報道。反倒是日本派來的救災隊被迎頭潑下一盆「刺探中國軍事情報」的髒水。

即使沒有確切消息,我們也完全可以推測,中共海軍包括航母在內的所有艦隻,基本設施和日常生活與其他各國並無根本不同,別國可能遭遇的疫情傳染風險,中共軍隊一樣無從躲避。近來的世界疫情中,韓國、加拿大都很快發生各軍種無一倖免的情況,即使是鐵桶一般孤立於世界的朝鮮軍隊也傳聞有過病例,難道住宿條件更加密集的中共軍隊有什麼秘法護體?

可是,從政府到民間,在傳播外國軍隊疫情時興緻勃勃,卻從來沒有人敢於,或者有興趣問一句「我們強大的共軍怎麼樣了」,這絕對是一種長期輿論管制下已基本喪失對事實追問能力的集體病態。中國網民對朝鮮將僅有的少量病例槍斃了之的傳聞,同樣只是當作一個趣事一樣津津樂道,更是人性大面積流失的一種折射。

有一點可以相信,作為中共的心頭肉,中共軍隊的自身安全始終被置於首位。任何災害等不利消息,哪怕是全黨範圍的內部整肅,軍隊往往都能得到早得多的內部通報,從而提前防範和自行處理,以免受到明顯打擊。這次也完全可以推測,中共隱瞞疫情的舉動很可能只針對民眾,既然疫情根本不是基層擅自壓下,有關部門不斷暗示曾上達天庭,中共軍隊很可能也得到了提前警報。再官僚的體制,對傳染病對人員高度密集的軍隊的衝擊,還是心裡有數的。

共軍今年部署與訓練定必受疫情影響

同樣,即使軍隊早有準備,此後更可以充分發揮封閉式管理的優勢,但軍隊與社會仍然有著豐富的人員接觸機會,除非將所有軍人家屬也與社會隔絕。再加上無癥狀感染者的大量存在,一個集體只能通過普遍檢測,才能在疫情爆發前掌握情況,而中國的檢測技術、成本和效率一直並不高。

因此,還可以推測,作為一種謹慎措施,中共軍隊今年以來的各種訓練、遠航和戰備活動也不可能不受到嚴重影響。在中共各大軍工集團,特別是航天發射任務的公開報道中,不難發現國防軍工領域嚴格的防疫措施對工作開展的嚴重衝擊。這完全可以作為一個參照。

那麼,對中共高層和大部分軍迷來說,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唯一一艘航母的確「繳槍」了,但那意味著中共海軍就無人可以爭鋒了嗎?只有喪失基本的正常思維能力的人才會這樣認為。而且這樣的人再多,也改變不了現實局面。反而,對本國軍隊戰鬥力如此自欺欺人,或者說一支「打落牙齒只能往肚裡咽」,強裝強大,從來不被允許透露一絲受損和失敗的軍隊,還能打贏嗎?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