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從零開始 五角大樓發展下一代導彈攔截器

2019年3月25日,從加利福尼亞范登堡空軍基地發射地面攔截器。(美國國防部)

守護美國本土前哨的44個導彈攔截髮射器像哨兵一樣站在那裡,隨時準備擊落來襲的彈道核導彈,但這些反導彈系統已經越來越陳舊和過時。五角大樓去年決定取消對這些導彈攔截系統進行升級改造後,現在準備從零開始,發展下一代新型彈道導彈防禦系統。

這種絕密的下一代陸基導彈攔截防禦系統(NGI)細節鮮有被透露,但是新一代攔截防禦系統需要能夠消除朝鮮伊朗未來導彈技術發展所帶來的威脅。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擔心,為了取代舊系統,新一代導彈攔截系統是否會採用一些不成熟的技術。

新一代導彈攔截防禦系統是4月24日由美國導彈防禦局(MDA)宣布的,它的前身是里根時代的戰略防禦計劃(通常稱為「星球大戰計劃」)。

1980年代的「星球大戰計劃」是設計一種導彈攔截防禦系統,能夠摧毀數千枚來犯的洲際彈道核導彈(ICBM),但是後來(由於蘇聯解體)該計劃失去了意義。防禦局表示,此後,它已經開發出了擊落數量有限的彈道核導彈能力,該防禦系統攔截那些在太空中飛行的彈道導彈。

該計劃被稱為陸基彈道導彈防禦系統(GMD)。

日益嚴峻的挑戰

哈德森研究所國防分析師蒂莫西·沃爾頓(Timothy Walton)告訴《大紀元時報》:「導彈防禦局表示非常有信心製造和部署陸基導彈攔截系統,應付來自朝鮮和伊朗的威脅。」

「然而,未來的挑戰是,朝鮮和伊朗正在發展和提高他們的導彈技術,並提高其同時發射多枚導彈的能力。」

因此,對於未來導彈攔截系統來說,每一枚發射的攔截導彈應該具有識別真假彈頭的能力,並且能夠同時摧毀多個導彈的能力。沃爾頓說,「當攔截導彈被發射到太空時,它應該能夠自己發射出多個不同的子導彈,把那些來犯導彈同時摧毀。」

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核威懾和導彈防禦政策分析師帕蒂-簡·蓋勒(Patty-Jane Geller)表示,對一枚攔截導彈能夠摧毀多枚來犯彈頭的要求,是會包括在新一代攔截導彈系統規格和屬性條款文件里。她告訴《大紀元時報》:「但是我們對詳細的條款還不太了解,因為RFP(Understanding Requests for Proposal)文件是幾天前才公布出來的,並且是保密文件。」

五角大樓正在等待各個公司的投標書,然後在七月份將最後保留2個投標書,最終兩者選一。諾斯羅普(Northrop)和雷神(Raytheon)公司已經聯合提出了投標書。

儘管對目前的攔截導彈系統進行了小的調整和升級,但自2004年首次部署該系統在阿拉斯加州和加州以來,其中一些導彈便一直待在發射筒倉中沒有動過。

五角大樓此前一直在努力改進攔截導彈的第三級也是最後一級部分,即「摧毀彈頭」部分,它瞄準進入太空後來犯的洲際彈道導彈,並將其摧毀。但是對這種被稱為「摧毀彈頭」部分的升級和開發在去年突然被終止。

沃爾頓說:「在該開發和升級過程中已經花費了數十億美元,得出結論是,停止所有的升級開發,啟動一個從零開始設計和開發更合理和有前途,而不是嘗試對現有的攔截系統進行翻新。」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擔心,這種新一代攔截導彈系統——通常稱為「在大氣層之外摧毀彈頭」(EKV),可能來不及解決當前所存在的挑戰。

蓋勒(Geller)說:「我們遇到兩個問題。」

「我們仍然有這些舊的導彈攔截系統(EKV),而且它們正在老化和過時,我們知道到2025年左右,它們將開始出現更多問題。」

「然後,與此同時,朝鮮導彈技術在進步。我們不確定,但我們估計他們能夠想出辦法利用真假彈頭手段來突破我們的導彈防禦網。」蓋勒說。

她說,新一代陸基導彈攔截系統(NGI)最初部署的日期是到2030期滿,現在提前到2028年。「但是,我們仍然會遇到在2020年代中期,由於防禦系統老化和過時,出現短期(防禦薄弱)問題。」

蓋勒說,該問題應該在國會和政府部門敲響警鐘。

她說:「我擔心在2028年之前能否獲得新一代導彈攔截系統,無論該新系統是不是符合要求,」「我認為需要在短期內解決導彈攔截薄弱的問題。」

2019年3月25日,在北范登堡基地,美軍對地面中途防禦系統進行測試。(美國國防部

建立安全防禦網

陸基導彈防禦系統並不是導彈防禦局(MDA)開發的唯一洲際彈道導彈防禦系統。

沃爾頓說:「導彈防禦局還強調,他們將部署多層次立體化的國土彈道導彈防禦系統。」「他們希望在陸基攔截導彈防禦系統之外,還擁有多套次防禦系統。」

該次防禦系統將使用經過改造的宙斯盾系統和高空導彈防禦系統(THAAD),來摧毀能夠突破第一道防線的來襲洲際彈道導彈。

目前部署在日本的宙斯盾SM3 IIA導彈可以在太空中摧毀彈道導彈,並將於今年測試中試圖擊中洲際彈道導彈實驗彈。

蓋勒說:「我們非常有信心,這種多層次反導彈系統的部署,將能夠攔截來犯的洲際彈道導彈。」

導彈防禦局(MDA)還希望部署高空導彈攔截防禦系統(THAAD,俗稱薩德系統),這種防禦系統可以在彈道導彈飛行末期(剛剛回到大氣層)的階段摧毀導彈,可以用來形成第三道,也是最後一道防禦網。

沃爾頓表示,如果SM3 IIA測試成功,那麼「它將在2020年代早期和中期提供重要的導彈防禦能力,給研發下一代彈道導彈防禦系統贏得時間。」

許多提倡多重導彈防禦的人對於現有防禦體系持懷疑態度。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機構(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19年的入門文章,「儘管陸基彈道導彈防禦(GMD)受到高級軍事領導人的讚譽,並且被認為是成功的項目,但該防禦系統的實際摧毀飛行導彈測試記錄確實有些不穩定。」

用子彈擊中子彈

沃爾頓說,這種實際摧毀飛行導彈測試記錄的不穩定性是在預料之中的。他說,關於測試的局限性還存在其它異議。

沃爾頓還說,「有時候,有人聲稱實際摧毀飛行導彈測試在操作上沒有代表性,這裡原因有很多。他們會爭辯說,特別是沒有考慮到真實的導彈發射者發射理論和技術操作。」例如,測試可能無法模擬敵對方當時發射導彈的數量和類型,例如實際核洲際彈道導彈所攜帶的假彈頭和干擾彈頭。

蓋勒認同這些技術挑戰所指出的現有防禦系統不足。「你必須用自己的子(導)彈擊中飛來的子(導)彈。因此,這非常具有挑戰性,而且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但是她認為現在(導彈)攔截技術跟不上還有其它歷史原因:即條約和政治的影響。

她說:「我認為這開始於1972年與蘇聯簽署的《反彈道導彈條約》。

「自1960年代以來就一直存在爭議:我們是否應該限制美國對蘇聯(俄國)的導彈防禦能力,以保持對等摧毀(MAD)和戰略的穩定?還是我們應該繼續推進導彈防禦系統的更新換代以更好保護美國,這也就是里根總統最初在其《戰略防禦計劃》中提出的戰略設想?

「目前,我們的導彈防禦政策(經去年的《國防授權法》(NDAA)的修訂)指出,我們的導彈防禦僅適用於流氓專制國家,我們利用威懾力防禦近距離的競爭對手就足以了。」

儘管《反彈道導彈條約》允許我們擁有一百座導彈攔截髮射器,但美國目前僅擁有四十四座,還有二十座很快就到貨了。這些足以應付流氓專制國家,甚至包括友好國家或敵人的閃失觸發。

蓋勒說:「當然,如果俄羅斯發動了意外導彈襲擊或類似襲擊,我們也將一定將它們攔截下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Simon Veazey報導/吳畏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