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吉林舒蘭公安局癱瘓 更多內幕曝光

東三省的吉林省舒蘭市因爆發疫情升級為高風險區,凡是在公安局大樓上班的職員及其家屬全部隔離,需從各省抽調警力維持日常運作。公安局洗衣女工母親染疫去世多日,官方隱瞞至18日才披露新增一例死亡。此外,政府大樓三樓也因有一名確診病例,三樓工作人員全部被隔離。

吉林省疫情大爆發,舒蘭市和吉林市豐滿區都成為疫情高風險區。圖為吉林舒蘭火車站。(視頻截圖)

東三省的吉林省舒蘭市因爆發疫情升級為高風險區,凡是在公安局大樓上班的職員及其家屬全部隔離,需從各省抽調警力維持日常運作。公安局洗衣女工母親染疫去世多日,官方隱瞞至18日才披露新增一例死亡。此外,政府大樓三樓也因有一名確診病例,三樓工作人員全部被隔離。

備戰第二波?吉林省兩地疫情升級高風險區

繼近期黑龍江省綏芬河、哈爾濱、佳木斯等地疫情升級後,東北三省的吉林省疫情再度告急。繼11日舒蘭市「進入戰時狀態」後,13日吉林市二度「封城」。

而吉林市已徵用吉林醫藥學院附屬醫院(465醫院)為治療中共病毒定點醫院,該院的患者也被全部轉移至其它醫院,專門用來接待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感染者。另外中海劇院、吉林市體育場正在建方艙醫院,很快投入使用。

吉林省舒蘭市當地居民雯雯(化名)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裡的疫情太嚴重了,這事兒就給舒蘭整上了,你說鬧心不鬧心。現在全城封了,里不進、外不出。因為疫情已經全國出名了。」

目前吉林舒蘭封城後,每戶一個通行證,每家每天限一人外出。

網傳視頻顯示,舒蘭市高三學生複課一月後再停課。(視頻截圖合成)

洗衣女工母親染疫去世官方隱瞞

她介紹,這波疫情是從公安局的洗衣女工開始的,「他們家是一個大家族,她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及一個妹妹,兄弟姐妹共五人。有的在公安局上班,有的在政府機關上班的,有的在醫院當檢驗師,還有家人在吉林市疾控中心上班的。

女工丈夫是舒蘭公安局的,她自己家住在舒蘭的城南區。當時這名女工身體出現問題時,她在縣醫院上班的姐姐陪著她多次在縣醫院就診,但一直查不出問題,然後她才到處去藥房買葯。因為病情被耽誤治療,才導致她把家裡人都感染了,又感染一大圈。年紀最大的要算她母親80多歲了,也因為這個病頭兩天走了(去世),但沒有報導,他們家族感染年紀最小的是一名五歲的女孩。至於她本人是怎麼傳染上的還不清楚。目前他們整個家族都被送到長春隔離。」

舒蘭公安局大樓所有員工家屬全部隔離

雯雯還介紹,「現在舒蘭公安局大樓的所有人及其家屬於8日就被全部隔離了,他們目前都集中隔離在吉林市。現在從吉林全省調動公安人員、機關人員來舒蘭上班,舒蘭本地公安幾乎都不用了。就是舒蘭的政府大樓三樓辦公的也通通隔離了,因為三樓也有一個確診病例。」

此前大紀元報導,舒蘭市公安局至少有4名人員列入確診病例,分別為:洗衣工女工的先生(舒蘭公安局警務保障室司機)、洗衣工的三姐夫(舒蘭公安局指揮中心6樓接警員)、洗衣工的先生密切接觸者(舒蘭公安局機要室警察),以及另一位密接者29歲郝某(舒蘭公安局輔警)。

她還表示,「現在舒蘭的市委書記被免職上了頭條,他還兼職吉林市副市長,我估計市長、公安局長都得免,都得下課。縣醫院一直沒有給人查出病來,也會有人被整下來。孫春蘭13日也來了,她是從黑龍江來舒蘭的,半夜到的,由省長巴音朝魯陪著,這名洗衣工的親屬在疾控中心上班的,也全程陪同。現在舒蘭成了第二個武漢了,孫春蘭視察一下就走了。誰願意在疫區待著。」

「然後她還去了吉林的豐滿區,那裡嚴重有3例確診病例,現在吉林市各個小區也全部封閉了。」

她介紹,舒蘭原來的礦務局的醫院也改成方艙醫院,頭幾天還進了好多儀器,現在舒蘭查出來二十多個病例,以後估計在隔離當中的還會有一些確診的,估計輕症患者得送往方艙醫院。

官方17日公布最新數據,5月16日0-24時,吉林市新增本地確診病例3例,均是舒蘭本土疫情的關聯病例,且均是此前確診的豐滿區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其中病例3已是85歲高齡。吉林豐滿區上調為高風險區,全國另一高風險區為舒蘭,吉林市船營區為疫情中風險區。

截至5月16日24時,舒蘭公安局女洗衣工關聯感染鏈上確診患者增至34人。

官方報導承認,舒蘭疫情已跨省擴散至瀋陽的渾南區及蘇家屯區。其中感染者郝某某(瀋陽動車段做地勤檢修員)5月5日假期結束後,搭高鐵返回瀋陽渾南區的單位宿舍。

與郝某某密切接觸者和間接接觸者目前有1,093人,已進行了集中或居家隔離觀察,對其他風險人群6,434人實施了集中或居家隔離觀察。已知其感染室友孫某及同事呂某2人。

有網友盤點大陸疫情備戰第二波,包括海外輸入的、本地自產的、湖北出來的、武漢出來的、出院復陽的、假陰性矇混過關的、無癥狀攜帶傳染的、瞞報漏報漏檢的。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記者雯慧、駱亞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