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內幕:病毒攻陷舒蘭市公安局的過程

吉林省等地5月爆發新一輪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大紀元獲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證實了,吉林此輪疫情的震央——舒蘭市公安局已被病毒攻陷。

舒蘭公安局洗衣工的丈夫畢某的確診報告,及附帶的「密切接觸者名單」顯示,畢某34名密接者中,有27名舒蘭市的公安被隔離。(大紀元

吉林省等地5月爆發新一輪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大紀元獲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證實了,吉林此輪疫情的震央——舒蘭市公安局已被病毒攻陷。

舒蘭市公安局已癱瘓大批公安被隔離

依據中共官方發布的疫情信息,吉林此輪新疫情的源頭是舒蘭市公安局,首例確診病例是舒蘭市公安局的洗衣女工。舒蘭市是吉林省吉林市代管的一個縣級市。

大紀元獲得的吉林省上報的確診病例報告顯示,截至5月10日,該洗衣工傳染鏈至少導致6名舒蘭市公安確診染疫,其中包括1名刑偵支隊警察、1名機要室警察、2名公安局司機和1名輔警;另有數十名公安被隔離。

與此同時,陸媒也證實,舒蘭市公安局已陷入癱瘓。陸媒曾致電舒蘭市公安局公開熱線,獲悉「公安局目前已暫停辦公」。5月16日,舒蘭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政委耿建軍被免職。

大紀元獲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顯示,舒蘭市公安局洗衣女工李某麗於5月7日被確診染疫。(大紀元)

大紀元近期獲得了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給中共國家疾控中心的,部分確診病例流行病調查處置報告。其中,5月8日的確診病例報告顯示,舒蘭市公安局的洗衣女工李某麗,於5月7日被確診感染病毒,她也是舒蘭市報告的首例本地確診病例。

吉林省上報的確診報告顯示,5月6日李某麗因發熱就醫,並於次日確診染疫,但「該病例無省外居住史、活動史,暫時未發現境外、重點省份返吉人員接觸史。」而且,衛健委也未發現她與任何確診病例有過接觸。

截至目前,中共衛健委未能確定李某麗的感染源,甚至連她是否是舒蘭市疫情的首例感染者,也不能確定。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此輪疫情是從舒蘭市公安局開始爆發。

事實上,李某麗的丈夫、舒蘭公安局警務保障室司機畢某,當日與她一起看診後,被發熱門診留觀,並於5月9日被確診。

而畢某夫婦被確診,如同推倒多米諾骨牌一樣,連帶著舒蘭市公安局大批警察被隔離。

畢某的確診報告及附帶的「密切接觸者名單」顯示,畢某34名密接者中有27名舒蘭市的公安,其中包括5月16日被免職的舒蘭市公安局副書記耿建軍。圖為密接者名單截圖。(大紀元)

畢某的確診報告及附帶的「密切接觸者名單」顯示,畢某34名密接者中有27名舒蘭市的公安。圖為密接者名單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疾控中心5月10日上報的畢某的確診報告顯示,「初步判定34名密切接觸者」。確診報告附帶的「密切接觸者名單」列出了畢某的34名密切接觸者。

畢某的34名密接者中,有27名舒蘭市的公安,其中:有11人是畢某在舒蘭公安局的同事,包括5月16日被免職的舒蘭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耿建軍;另外16人是舒蘭公安局轄下派出所或其它機構的公安。

病毒攻陷舒蘭市公安局多個部門

畢某夫婦的傳染鏈,沿著舒蘭市公安局的各個機構不斷蔓延,迅速攻陷了舒蘭市公安局。

確診報告顯示,舒蘭市公安局指揮中心接警員馬某導致指揮中心的2名同事遭隔離。(大紀元)

5月10日上報的馬某的確診報告顯示,舒蘭市公安局指揮中心6樓接警員馬某是畢某妻子李某麗的密切接觸者,他直接導致指揮中心的2名同事遭隔離。

確診報告顯示,舒蘭市公安局刑偵支隊警察黃某新,導致包括舒蘭市公安局同事以及白旗派出所的所長等5名公安遭隔離。(大紀元)

5月10日上報的黃某新的確診報告顯示,舒蘭公安局刑偵支隊警察黃某新被隔離前,曾經與畢某夫婦有過接觸。黃某新不但接觸過舒蘭公安局多個部門的同事,還接觸過吉林市公安局以及白旗派出所的警察。

確診報告顯示,舒蘭市公安局刑偵支隊警察黃某新,導致包括舒蘭市公安局同事以及白旗派出所的所長等5名公安遭隔離。(大紀元)

黃某新的「密切接觸者名單」顯示,他直接導致5名舒蘭市的公安,成為密接者被隔離,其中包括他在舒蘭市公安局的同事,以及舒蘭公安局轄下白旗派出所的所長等人。

確診報告顯示,舒蘭市公安局機要室警察高某鵬導致包括舒蘭公安局、派出所和刑警大隊的4名公安被隔離。(大紀元)

5月10日上報高某鵬的確診報告顯示,舒蘭公安局機要室警察高某鵬是確診病例畢某的同事,他直接導致包括舒蘭公安局、派出所和刑警大隊的4名公安,成為密接者被隔離。

5月10日上報的確診報告還顯示,在舒蘭公安局上班的郝某峰(輔警),和舒蘭市公安局司機劉某龍都是確診病例畢某的密切接觸者。其中,郝某峰被確診染疫後,直接導致60人成為他的密接者被隔離。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