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68歲亞洲第一美男:「我無父無母 沒有名字 一生孤獨。」

有一個人,他代表了全世界對東方的幻想。

神秘、帥氣、柔美、溫潤、霸道、顛倒眾生,翩翩濁世佳公子。

似乎一切美好的詞都可以用在他身上——尊龍

不久前,因為絕世美顏,尊龍再上熱搜,有人放言:這是我們亞洲洲草。

自帶貴氣,安靜中氣吞山河。

低頭梨窩淺笑,卻勝過人間無數。

看到他才明白,我們對帥的想像太有極限了。

現在這個時代,很多人已經慢慢將尊龍遺忘,再年輕一輩,甚至已經不再認識他。

但他一身足以傲視亞洲影壇的成就永遠無法被忽視:

兩獲美國百老匯最高獎;

第一位將京劇融入西方舞台劇的華人;

第一也是唯一一位兩次提名金球獎的華人;

第一位登上奧斯卡頒獎台的華人;

第一位代言勞力士的亞裔....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翻出那些經典作品,提醒大家,我們有一個如此完美的偶像。

可你能想像,這麼一個貴氣逼人的公子哥兒,居然無父無母,漂泊一生嗎?

你知道,這樣榮譽等身的巨星,深愛祖國,但多次回國拍戲卻被氣走嗎?

尊龍的故事,比他帶給我們的美都動人。

因為他的人生,遠比我們想像得更傳奇。

沒有人知道尊龍的父母是誰,包括他自己。

他一生下來就被遺棄了,放在一個籃子里,全身赤條條,那是1952年。

幾十年來,尊龍唯一確定的是,自己出生在香港,被一個沒結婚的上海女人收養。

那時候,養棄嬰可以從政府手裡得到補助,女人就是靠著這點微薄收入,才讓小小的尊龍有了落腳的地方。

然而仍然有無數次,養母企圖將他丟棄在火車站,卻又在內心僅存的善意驅使下,把他領回家。

而所謂的「家」,就是貧民窟。

好的時候醬油拌飯,大多數時候,吃一頓餓三頓。

尊龍就在挨餓、打罵中度過了童年。

長大一點,養母越來越嫌他累贅,多一個人多一份開支,最終還是動了歪心思,把尊龍賣到香港春秋戲劇學院,也就是我們說的,戲班子。

就這樣,尊龍開始了另一段苦日子。

電影《霸王別姬》里,小豆子的媽媽不顧一切把他送進了戲班。

那個年代,戲班是極其殘酷的修羅場。但凡能登台表演的孩子,必定經過慘無人道的訓練。

他們從早到晚被迫學唱戲、舞蹈及武術。沒有生活保障,被打死也無人知道。

兒時的尊龍特別清楚那種滋味。

那時候他沒有名字,在戲班裡,人人都叫他小Johnny。

因為無父無母,長相又歐化,其他孩子排擠他,罵他是「野種」。

十幾歲孩童該有的天真、童趣、遊戲他通通沒有,陪伴著他的只有辱罵和挨打。

有次甚至被毆至嚴重受傷,卻根本沒錢看醫生,最後還是一位好心的裁縫來幫他縫了八針。

想沒想過要逃走?

當然,小小的尊龍也想過,一個人流浪總好過被欺侮。

但數次他逃到外面,最後都被戲班的師傅抓回來,又是一頓毒打,打完繼續練。

就是在這樣的摧殘和折磨下,尊龍埋頭苦練,才藝雙全,最終成了戲班裡「小蝶衣」一般的角兒。

藝術功底賦予這個孤苦小男孩一股富家公子的氣質,而後來我們看到尊龍舉手投足間的優雅儀態,暗藏了當年學京劇的血淚。

哪怕很多後,尊龍回憶起童年,仍能想起十幾歲在戲班時,師傅賞過他一塊肉,那塊肉的滋味,他到老都記得。

只是他現在能買得起任何肉,卻已經不再想吃了。

尊龍人生的轉機發生在17歲那年。

他跟著戲班去演出,有一個美國家庭看到尊龍,非常喜歡,決定資助他去美國。

小Johnny才正式有了自由身。

但剛到美國的日子,同樣不好過。

為了生存,他做過很多勞苦的工作,白天在迪士尼打工,賣油煎餅和汽水。晚上還去夜校補習英語,學了三年,才會講流利的英語。

本身學藝出身的他動了當演員的念頭,但他全無背景,只能一邊端盤子一邊學習。結果硬是憑藉出色的功底和努力考入了美國戲劇藝術學院。

當時李小龍將「中國功夫」帶到全世界,而尊龍則集舞蹈、唱曲、武術等中國曲藝於一身,在西方的舞台上光彩奪目。

他最終征服了美國人,通過無數劇團的面試,如一顆蒙塵珍珠,終歸要驚艷四方。

在舞台上,尊龍一個人就是一支團隊,獨自完成編舞、作曲、表演、武術等工作。

慢慢地,他開始挑大樑,演主角,連奪兩屆戲劇屆奧斯卡之稱的「奧比獎」。

尊龍熬出了頭。

他叫自己John,也知道「龍」中國人的精神圖騰,於是取中文名「尊龍」。

人生行到20多歲,尊龍,終於有了名字。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好萊塢,都是清一色的白人演員,亞裔演員要混出頭實屬不易。

尊龍剛出道時,也只能飾演中國廚師,或者面目模糊的野人。

1985年,一部電影《龍年》大膽啟用尊龍做配角,由他飾演一個黑幫老大。

什麼是英俊挺拔,瀟洒霸氣,尊龍根本無師自通。

連撇嘴一笑都又蘇又炸,作為配角卻比白人主角更搶戲,尊龍一舉驚艷美國人!

美國媒體說他是「有史以來最帥黑幫老大」,並提名金球獎最佳男配,創造華人演員歷史。

也因為這個角色,尊龍收到了一份隆重的邀約——《末代皇帝》的溥儀。

沒有人比尊龍更適合這個角色。

溥儀少年的憂鬱與天生的尊貴氣派,無比契合尊龍的氣質。

而末代皇帝的凄涼落寞又像極了尊龍的前半生,這個角色的複雜和跌宕令尊龍的演技大放異彩。

尊龍曾說:演溥儀,導演把我的五臟六腑都拿走了,我只能縮著,僅剩一個殼。

戲裡無奈,戲外精彩,尊龍再次入圍金球影帝,影片拿下奧斯卡創紀錄的九項大獎,溥儀成為當年最風光的角色,尊龍也成了「演藝國度的哲學家皇帝。」

那時候,全世界都來找他演皇帝,但從不重複自己的尊龍拒絕了這些邀請,選擇了另一個名留影史的角色——《蝴蝶君》里的蝴蝶夫人宋麗玲。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InsDail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