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陳誠回憶錄:清末民初的亂局是中共發展壯大的土壤

作者:
袁世凱以一代權奸而為開國總統,他自己先道德破產,則由他所領導的政府,由他所發動的政治,如何能不成為一團爛污?共黨之為患是在國民革命軍旗幟下寄生長成的,是由剿共軍的補給壯大的。這是無可諱言的事實。當然共產黨是禍患的中心領導力量,但沒有武裝的共產黨,只能在言說文字上搗亂,除淆惑觀聽外,尚難成為大害。共產黨而擁有武裝,於是為虎傅翼,出而食人,遂成為無可避免的後果。

二十年秋,政府徵調大軍進行第三次圍剿。共軍知我軍交通困難,補給不易,利在速戰,以「堅壁清野,避實擊虛」為計,不與中央軍主力接觸。我軍正在捕捉其主力予以聚殲之際,適「九一八」事變發生,剿共軍事,又因之暫歸停頓。時二十六路軍孫連仲部駐守寧都,孫因事不在軍中,其參謀長趙博生固共產黨徒也,乃利用機會,一面勾結共黨,一面煽動所部叛變。旅長季振同及董振堂,均為所惑,旋即一同叛投共軍。共黨中央收編叛部成立第五軍團,轄三個軍。即以季振同為軍團總指揮,董副之;並以蕭勁光為軍團政治委員,劉伯堅為政治部主任。據共黨機關報《紅色中華》第二期所載,共黨此次獲槍兩萬餘枝,兵員一萬六千餘人。於是赤焰益熾,攻贛州,陷南雄,占領漳州,幾有不可複製之勢。斯時贛南閩西二十餘縣,盡為共軍所據。彼等顧盼自雄,遂於十一月七日蘇俄十月革命紀念日,在瑞金葉坪召開中華工農兵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議決政綱、憲法、土地法、勞動法、紅軍問題、經濟政策等重要法令,並頒布之。同時宣告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正式成立。定瑞金為偽都,改稱瑞京,設偽中央政府於此。

此次偽大會選舉毛澤東、項英、張國燾周恩來、盧福坦、朱德等六十三人為共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以毛澤東為主席,項、張副之。該會下設人民委員會,為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行政機關,亦以毛為主席,項、張為副。此外以王稼薔為外交人民委員,朱德為軍事人民委員,項英為勞動人民委員,鄧子恢為財政人民委員,張鼎丞為土地人民委員,瞿秋白為教育人民委員,周以栗為內務人民委員,張國燾為司法人民委員,何叔衡為工農檢查人民委員。中共「國」由此正式開鑼,共黨為患由此更一發而不可遏矣。

綜上以觀,共黨之為患是在國民革命軍旗幟下寄生長成的,是由剿共軍的補給壯大的。這是無可諱言的事實。當然共產黨是禍患的中心領導力量,但沒有武裝的共產黨,只能在言說文字上搗亂,除淆惑觀聽外,尚難成為大害。共產黨而擁有武裝,於是為虎傅翼,出而食人,遂成為無可避免的後果。

不過物必先腐而後蟲生的道理,我們尤不可不加以確認。中國自清季以來,民生凋敝,政治腐敗,都到了極端嚴重的地步。民國肇造,一開始就付託非人。袁世凱以一代權奸而為開國總統,他自己先道德破產,則由他所領導的政府,由他所發動的政治,如何能不成為一團爛污?因而繼革命的軍事破壞之後,又加上他的人心破壞,遂使民生國計,較之清末,尤有江河日下之勢。當時顯著的現象是:既得權益階級驕奢自恣,荒淫無恥;被擯棄的大眾,淪落失所,甚至饑寒交迫;外侮憑陵,內亂時發,國幾不國。

以上三種現象,互相激盪,就產生以下的結果:被擯棄大眾之有知識者,有的就想做黃巢、宋江,有的就想做高不危、牛金星,其椎魯無識者,可以投軍為兵,也可以入伙為匪,反正吃飯要緊,什麼叫兵,什麼叫匪,還不都是那麼回事。歷代大亂,無不起於饑民和淪落失所的知識分子之眾多,往事歷歷,可覆按也。

所以共黨為患,直接原因是共黨攫奪武裝的成功,間接但是基本的原因,卻是由於若干年來的政治敗壞人民失所。履霜堅冰至,固非一朝一夕之故也。

第二節共黨為患的慘烈

世稱黃巢造反,曾「殺人八百萬,流血三千里」,考之正史,此說並無所據。惟黃巢殘忍嗜殺,則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楊復光陳破賊事狀,說巢賊「物無不害,惡靡不為」,已可見其為禍之烈於一斑。

獻忠荼毒生靈,距今不過三百餘年,仍為家喻戶曉之事。至今成都少城公園尚存有張獻忠所書之「七殺碑」,其文為:「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德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以殺人為報天養人之法,是何理性?真是匪夷所思。

共黨以流寇方式起家,對於歷代流寇,尤其是黃巢獻忠,素極奉不崇敬,大有奉為「先賢」、「先烈」之意。其實他們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他們這三十年來在中國所造的孽,雖起黃巢獻忠於地下,當亦有自愧弗如之感。

大陸淪陷之初,港澳及各地華僑,對於共黨表示好感及寄以希望的,可謂大有人在。然而僅只一兩年的時間,人心為之大變,希望破滅了,完全變成絕望,好感消失了,完全變成咒詛。至今無論海內外的中國人,除去已失人性的共黨中,形成「新階級」的人物外,對於共黨不存「時日曷喪,與汝偕亡」之想的,可說不可能有這樣的人。

共黨僅僅在一兩年之間,使華僑對它的觀感形成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其故安在?最主要的原因,恐怕還是由於他們太殘酷,使人人覺得在共黨統治之下,生命財產毫無保障,所以才毅然決然的摒棄了對他們的幻想。

共黨之嗜殺,不但數量上跨越黃巢獻忠,其手段之慘毒,也有非黃巢獻忠所能想望者。他們創造發明了許多酷刑,使受害者雖欲求死而不可得。三十年來關於這類事故的報導,俯拾即是,我們不但不忍卒聽,而且也不忍備言。

單就殺人之多這一點來說,共黨所造成的紀錄,稱得起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陳誠先生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15/1464875.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