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一剪梅》突然海外屠榜 費玉清也是懵的

費玉清的《一剪梅》火了。

走在潮流尖端(想抓熱點)的城畫君趕緊打開各榜單。

啊?真的火,火,火……了嗎?換了張榜單看後我們確認,是真的火了。

在海外音樂平台 Spotify,《一剪梅》衝上了紐西蘭、挪威的第一名,芬蘭的第二名。

點擊這個視頻,你就可以感受到網友們對這首歌有多中毒

▲來源:YouTube@Oscar Kip

怎麼也沒想到,這首沒有任何新宣傳的中文歌就這樣猝不及防地走紅了。

海外怎麼都在說

「 xuehuapiaopiao beifengxiaoxiao」

讓《一剪梅》衝出國門的關鍵,是快手上一位@蛋哥的視頻。

在他的視頻中,一個造型特別、身著黃衣的男子戰力在雪景之中,手持著鏡頭不斷旋轉,他一邊轉,嘴裡一邊唱著一剪梅的經典歌詞「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

2月2日,該視頻被油管 up主@Buhj以《Chinese man in da snow》之名搬運到了 YouTube。

一切,都要追溯回這個視頻……

經過一段時間的發酵,視頻中「 xuehuapiaopiao」這句歌詞在 Instagram等海外社交軟體 MEME(流行梗)的形式再次傳播。

Instagram和 Tiktok上「 xuehuapiaopiao"的熱度

在海外網友自發的二次創作中,《一剪梅》衝上了海外音樂榜單的前列。油管上的相關視頻也獲得了二百餘萬的播放量。

除了聽歌,海外網友還」深挖」了《一剪梅》名歌詞「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的意思。

據海外網友所說,擅長演繹中國風歌曲小哥以其獨特的轉音和顫音,把《一剪梅》唱出了孤獨絕望之感。

絕…絕望、孤獨嗎?

另一位 Tiktok博主在研究後解釋道「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就是「 The snow falls and the wind blows」的意思。在社交媒體評論區,網友們還為這句話創造出了文字與 emoji結合的發文格式。

 

 

#XUE HUA PIAO PIAO#全面入侵了他們的生活。這句話可以來感慨一下自己糟糕的生活狀態

「明天就是論文 deadline了,而我還沒開始,

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

也可以用來回復母上的催促

「你怎麼不去上吉他網課,

難道你以為不練習就可以成為吉他手?!

學費也不便宜啊!」

「 XUEHUAPIAOPIAO,BEI FENG XIAO XIAO」

 

 

甚至還有「 Things Chinese Parents Say」(華人父母都會說的)挑戰——先讓爸媽說幾句華人父母都會說的口頭禪,接著就放《一剪梅》,他們就會自然而然地唱出來。

一首中文老歌,

在海外不費吹灰之力翻紅!

在這場網路玩梗大賽中,原唱費玉清恐成最大贏家。

早前他就宣布退出歌壇,現在人在家中坐,歌在海外紅。怕是連小哥自己都想不到,在發歌37年後,《一剪梅》在零宣傳的狀態下還能在最紅的手機社交 APP中被外國人傳唱。

許多「中毒」的外國網友也找回了原曲收聽,直呼這首歌是真的好聽,歌手費玉清也成為他們眼中的寶藏 boy。

▲截圖來源:B站 up主@見不到王心凌絕不改名

有網友在原曲的視頻下評論道:邁克傑克遜都沉默了。

《一剪梅》為什麼會在海外走紅?

很多人分析歌曲中」大雪天里大風呼呼地吹,何其孤獨寂寞啊!「的意境戳中了海外網友「人生陷入低谷,生活失意」的精神世界。

 

 

「哈?這歌喪嗎?」很多中國網友聽到這樣的反饋有相當多的問號。

《一剪梅》作為一首經久不衰的華語歌曲作品,在近幾年的影視作品中廣泛應用中也早就少了很多「喪」的意味。

比如在2009年的喜劇電影《夏洛特煩惱》中,尹正扮演的袁華同學出場就經常帶著《一剪梅》作為 BGM。以至於長時間我們一聽到歌曲開頭的笛聲響起,腦海里下意識就會浮現台詞:「這道題我不會做,我不會做,太難了——」

▲尹正(袁華)DJ版《一剪梅》,來源:B站 Up主@沙雕搬運工

國內許多藝人還會這首歌進行另類演繹,這也讓國內聽眾對《一剪梅》的印象與以往大有不同。

▲《一剪梅》黃渤和左小合唱版

《一剪梅》的魅力就在於你會不知不覺被它的旋律洗腦,加上二胡、笛子等民樂對蕭瑟意境的演繹,自然產生一種「喪」感。

不論母語是中文還是英文,這首歌帶著大家跨越語言地「喪」在一起,實現由「音樂無國界」而實現了「孤獨感共通」——當各國人民「喪」到了一起,好像也就沒那麼喪了。

《一剪梅》是成功的文化輸出嗎?

《一剪梅》這次在海外爆紅,很多人甚至評價:這是華語歌曲史無前例的一次。

在海外爆紅的抖音 APP上,用戶們可以聽到來自不同國家聽到每個國家不同的歌曲,包括「黑人抬棺」、「新寶島」等等。恰巧 APP用戶很多都是年輕人,獵奇心極其重,愛玩 meme(網路迷因,也就是「梗」),藉助短視頻很容易就形成病毒式傳播。

不論是蛋頭哥的視頻,還是「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的歌詞梗,他們的走紅符合了國外年輕人當下的心境——喪和無奈。

絕大多數人把「 xuehuapiaopiao beifengxiaoxiao」當做一個良性的笑話,是目前有些糟糕的生活中溫和的調節劑。

但是否真的就是「外國人愛上了中國音樂,歐美人也懂中國梗」?也沒必要上升到過高的層面。

它或許就像曾經的《江南 style》《Despacito》一樣在熱愛亞文化的群體里爆紅後又快速消散。所以在網路衝浪遇到外國友人玩「 xuehuapiaopiao」梗時,我們大可一笑而過。

畢竟,在快餐文化充斥的網路世界裡,我們永遠不知道明天火的又會是什麼梗。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城市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