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密級史料:江澤民曾被通緝

中共第三代黨首江澤民為了自身能在官場站穩腳跟,編造了自己的家庭身世。但是紙包不住火,他和他父親的漢奸身份被曝光,而且在1945年10月的半年期間,為了躲避國民政府的通緝追查,逃離到江西省永新縣偏僻小村棉花坪,隱名埋姓,東藏西躲。

江澤民在偽中央大學的借書證。(網絡圖片)

中共第三代黨首江澤民為了自身能在官場站穩腳跟,編造了自己的家庭身世。但是紙包不住火,他和他父親的漢奸身份被曝光,而且在1945年10月的半年期間,為了躲避國民政府的通緝追查,逃離到江西省永新縣偏僻小村棉花坪,隱名埋姓,東藏西躲。

江父子均為日偽漢奸

據密級史料披露,江澤民生父江世俊1938年參加日偽漢奸組織「和平救國會」,南京淪陷後又供職於「南京臨時維持會」,為侵華日軍效力。1940年3月,汪精衛偽政府在「行政院」下設立了宣傳部,江世俊被委以宣傳部副部長兼社論委員會主任委員,成為汪偽政府直屬報刊《中華日報》的主筆和當時最著名的漢奸作家胡蘭成的一員大將。

1945年日本投降,胡蘭成逃到日本後還寫了一本小冊子《歷史的漩渦》,其中特別提到與之共事的江世俊,還有1942年曾攜江世俊到北平與偽自治政府商談「和平救國文化共進大計」的往事。偽政府宣傳部的工作重點是加強對國人的奴化教育,封殺一切關於日軍侵華和南京大屠殺的內容,嚴禁南京市民收聽「敵台」,對於日偽管轄地的報刊實施嚴格的管理和監視,其所屬報刊,在宣傳方針上和日軍保持一致。1941年,日軍還把控制下的南京廣播電台移交給偽政府,並改名為中央廣播電台。江世俊在宣傳部的出色工作多次受到日本陸軍大本營的嘉獎。

父親是徹頭徹尾的漢奸無疑。兒子呢?據史料載,江澤民小學畢業後考不上揚州中學,只考進江都縣立初中。第二年,他憑藉著父親的關係轉入揚州中學。1942年,江進入偽中央大學工學院電工系。

而當時的南京中央大學是日軍培養高級漢奸和實施皇民化教育的偽中央最高學府。1939年9月侵華日軍在南京設立「大日本皇軍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1940年起在南京、北平、上海蘇州杭州武漢廣州等七城市挑選忠於日軍的學生送到南京偽中央大學,對學生一律免收學雜費及住宿費,相當多專業的學生連吃飯也不要錢,此外還有多種獎學金、清寒補助金、工讀辦法等助學措施。

侵華日軍陸軍大將土肥原賢二的得力助手丁默村,是侵華日軍間諜頭目。丁默村授命重建偽中央大學之前,不想讓日軍辦的大學培養出抗日分子,因此安插「職業學生」特務摻雜其中,監視抗日思想和行為。為此丁創辦了偽中央大學青年幹部培訓班,從偽政府高級官員子弟中選拔幼苗,從小培養。

丁默村一共辦了四期青年干訓班。江世俊深知唯有特工身份才能得到侵華日軍的信任與重用,所以力薦其子。於是江澤民參加了第四期培訓。干訓班是以偽中央大學名義辦的,請有關專業教授及特工兼課,每期結業,直接送入偽中央大學。干訓班成員在日軍投降後紛紛逃散。落入中共手中者,都成了保衛部門的業餘教員,定期給保衛幹部上課。

1942年6月,當時南京汪偽政府特工總部主任、警政部部長,即漢奸李士群接見了江澤民所在的第四期干訓班,並且一同合影。2003年10月,有人公開發出呼籲,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張照片,其題目為《李士群江澤民合影》,這張照片的目擊者指出,照片中第二排左五就是江澤民,成為了江澤民漢奸特務出身的鐵證。

日本戰敗江父子因漢奸罪遭國民政府通緝

1945年9月3日,日本戰敗投降,汪偽政府覆滅,漢奸高官江世俊受到國民政府通緝、逮捕和懲處。政府收復南京後即頒布《收復中等以上學校學生甄別辦法》,對日本侵華時期淪陷區里公立院校專科以上的在校偽學生進行審查,甄別是否漢奸,一旦查實,即以投敵賣國漢奸罪逮捕法辦。同年10月,國民政府教育部把上海交通大學、重慶交通大學和南京中央大學三校合一,校址定在上海徐家匯的上海交大,並把南京中央大學、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列為日偽漢奸偽院校,對在校學生進行甄別。

江澤民因是汪偽高幹子弟,又就讀於漢奸大學並有漢奸嫌疑,遂成為國民政府追查懲辦的重點對象。

江澤民逃到江西農村隱姓埋名半年

江澤民得知自己將成為國民政府追查的對象,於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匆匆逃離,隱名埋姓,東藏西躲。後來跑到江西省永新縣偏僻小村棉花坪躲了起來。因盤纏用盡、難以生存,即編造受難謊言,被一位好心農民收留,並讓他在自己家中躲藏了半年。

國民政府對這個漢奸高幹子弟並自有漢奸問題的江曾發出通緝令捉拿,而當時中共上海地下黨學委利用學生對國民政府甄審偽學生的不滿情緒,發動六所院校的學生成立上海學生聯合會,並在1945年10月至1946年3月的半年時間內,組織舉行了七次抗議遊行、八次請願、多次中外記者招待會。南京、北平等地被列為偽學校的學生在當地中共地下黨的鼓動下也相繼遊行抗議,要求國民政府取消甄審漢奸偽學生。立足未穩的國民政府在此壓力下終於同意取消甄審。

此時,躲避於江西的江得知這個消息,喜極而泣,便離開棉花坪。傳說他臨走時萬分感謝那位收留救助他躲過劫難的農民,並在這位農民的一本舊醫書上,寫下了如果以後他發達了一定會回來報答這家人之類的感恩之語,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以表示絕不食言。然後回到上海,進入與南京中央大學合併的上海交大繼續學業。他的這樁漢奸偽學生案,靠中共上海地下黨這種形式的幫助,就這樣逢凶化吉,不了了之了。

誰想幾十年後,那個因躲避追查的漢奸江澤民,竟然陰差陽錯當上了中共黨首,哪個還敢問這件使他心驚膽戰的可怕往事呢?而江本人也並沒有敢堂而皇之的去向那位救命農民報恩,早已忘了曾經信誓旦旦。據說1997年時,那位農民的後人發現了那本有江留下感恩報答之言的舊醫書,就想辦法找到也是永新人的尉建行(時任中央紀委書記)之妻的一位親戚,想通過尉去和江取得聯繫,圖其兌現報答諾言。但那位尉妻親戚很可能知道江是因漢奸問題被國民黨通緝而來此避難的內情,生怕因此漏了江的這個見不得人的漢奸底細而招來麻煩和災禍,於是就把這位農民的後人給勸住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新紀元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619/1466573.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