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封區戰爭 半夜無預警 檢測排到3月後 禁公開結果 新發地能傳多少省?多少國?

官宣可控卻調各地醫護支援 2大因素助疫情傳播加速 景象瘮人!網驚呼「死城」

中共宣稱「北京疫情已控制」 卻在調集各地醫護支援

目前,中國多個省市均出現中共病毒新增確診病例和新增疑似病例。有專家認為,北京發現的病毒傳染性強於武漢,本輪疫情正處於上升期,但6月18日下午,在北京市疫情防控工作第125場新聞發布會上,中共新推出的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明確表示:「北京疫情已經控制住了」。此言一出,立即引發各界輿論強烈質疑。

對於吳尊友的上述說法,香港大學病毒學專家金冬雁教授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因為新冠肺炎病毒傳播存在超級傳播者的概率,也就是說一個人傳播給多個人,這種情況不是流行病學的統計能算出來和預測的。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說,因為鍾南山按黨的要求發表對疫情的判斷,已經被證實信譽破產。中共現在不太提鍾南山了,把吳尊友推出來代替鍾南山,可是說的話還是換湯不還換藥。

北京爆發疫情後,正調集各地醫護支援。

北京市醫院管理中心於6月15日從19家市屬醫院,緊急組織抽調100名醫務人員,前往地壇醫院支援肺炎集中救治工作。

18日,新浪微博認證的河北新聞網通訊員「衡水文學」發布一則圖文消息,稱「江蘇省今天派出支援北京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醫療隊」。

(網路截圖)

(網路截圖)

另有北京網民「宮王府獨一處」當天也發消息提到,「地方政府的白衣天使來支援北京了」。據其發布的圖片顯示,數十名「全副武裝」的疑似醫護人員列隊等候在高碑店東站。高碑店東站位於北京的「南大門」河北保定市下轄的高碑店市。

北京正式「封城」官稱「不是為防疫」 但是...

自19日起,北京所有省際客運班線全部停運。這意味著,之後將只有北京直轄市內的交通工具運營。

北京官員稱,當局作出這個決定並不是為了防疫,而是因為「各省際客運班線因客流大幅減少,客運企業陸續向我市提出暫停運營申請」。

不過,官方說法似乎並非實情。中央社消息顯示,北京大量人員為避疫加緊「出逃」,離開北京的班機「班班客滿」。北京火車站也聚集大量準備出城的人員,但很多人因為沒有「7日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無法出城。

北京市從16日宣布把全市的應急響應級別由三級上調至二級後,即下令嚴禁所謂「三類涉疫人員」出京。這三類的人員分別指的是:1.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密切接觸者、無症狀感染者和有發熱症狀人員;2.從5月30日以後進出新發地批發市場以及與市場工作人員有過密切接觸的人員;3.中高風險街、鄉、鎮人員。其它市民出京,則要求必須「持有7日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實際上,大部分市民手頭並無此證明。

18日的防疫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官方宣布進一步加強進出京客運業務管控,暫停計程車(含巡遊車、網約車)、順風車出京運營業務,暫停包車出京客運業務。

2020年6月18日,售票處空無一人(無人售票)。(大紀元

雖然中共宣稱,已購買車票機票的可全額退票。但大紀元採訪發現,北京北站售票處空無一人,無法退票。

6月18日,北京北站絕大多數車次停開,站外警戒森嚴,到處是持械警察,比乘客還多;站內大廳里空無一人。有外地人表示不知道需要核酸檢測證明才能出京,退票沒法退,回賓館還得隔離,哭訴:「這是什麼世道啊!」

阿波羅網首席評論員王篤然說,要想逃離北京,得動作快,反應靈敏,現在跑有些來不及了。也就是說,逃命最大的要求就是不相信共產黨;第二個就是需要得到真實資訊,就像我們阿波羅網的報導,我在今年1月4日就判斷分析出人傳人。我們關於武漢肺炎人傳人的報導,應該是媒體中最早的。如果信息聽共產黨的,得不到真實資訊,那就會變得很危險。自由資訊很重要,在大陸的只要能上網、翻牆看到獨立媒體的消息,如我們阿波羅網,就能很快作出判斷。

如今,北京當局說說可以走,但是沒做核酸檢測也走不了;說可以退票,但是車站都沒人,沒人給你退。

阿波羅網關於疫情人傳人的判斷報導,最早可追溯到1月4日的《武漢不明肺炎已經人傳人水深火熱至少有2個全國第一》報導。阿波羅網在報導中明確說,「已經人傳人,一起打牌或沒到疫情爆發地被感染,香港報5例。」

圖:阿波羅網首席評論員王篤然在1月4日分析,武漢肺炎人傳人,可能是媒體中最早的。

這之後,阿波羅網一直有人傳人的報導,到1月9日,阿波羅網再次在標題上強調:中共肺炎會人傳人,當時的報導是:【無藥無疫苗還人傳人!武漢肺炎鑑定出爐,韓國首現1例,香港躍升38例,武漢到底有多少例

 

北京人:猶如戰爭 半夜突襲封區

圖為:2020年6月14日,北京宜蘭苑居民區,一名婦女站在柵欄後面等待在網上訂購的貨物,該區已被封鎖。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把北京突如其來的防控措施,形容為一場戰爭。

胡佳說:「這次採取的措施都是『閃電戰』的形式,就是我封你這個小區,我是凌晨3點封,那時我們都在睡夢中,不能給你作出反應的時間。不像武漢,我先通知封城,然後有幾百萬人從這裡離開了。北京這邊不是這樣的,只要你是新發地周邊的小區,只要你這裡發現了確診或疑似病例,你這個小區就成為高危地帶,人們不出、不進。」

他認為最大的問題是當局缺乏全盤考慮。

胡佳說:「就是你只能去執行,沒有其他配套措施立即跟上。追求疫病防控效果的最大化,期望在最快時間內,控制住北京的疫情,因為北京這個城市太重要了,對於共產黨來說,這是政治中心,首都穩則全國穩。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