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今何在?

猜猜看,圖中哪些是中國人的老朋友?

在中共的外交辭令中,「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可不是一般說說,那表明這個人和中國關係是「杠杠」的;不僅關係老鐵,而且還得有年頭,用句術語就是「經歷過血與火」的考驗,新交的不算。一旦一個人成了「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恭喜你,你就是13億中國人的親戚了,生老病死啥的,都有人噓寒問暖。活著給祝壽,死了發唁電,可謂不負此生了。

據《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一書作者方可成統計,在過去60多年的時間裡,先後有601名外國人士被《人民日報》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這些人來自五大洲的123個國家,可謂遍布全球。而這些「老朋友」當中,日本人最多,有111人,排名第二的則是美國,有55人。

這可真有點意思,中國人最恨日本,偏偏「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日本人最多,111人;中國人第二恨美國,反過來美國人占「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第二名,55人。

我只能感嘆一聲,不是我不明白,而是世界變化太快。

言歸正傳,現在開始扒一扒我們的老朋友。

從穆加貝說起。

前些日子,因為要安排老婆傳位,原本打算要干到八十幾的辛巴威總統穆加貝被攆下了台。消息傳到中國,有的上了年級的人發感慨說,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又少了一個。

穆加貝和老婆。

斯大林

第一個朋友首推前蘇聯斯大林,那可是國際共運的掌門人,大哥大,坐頭把金交椅。老毛牛不牛,見了老斯照樣得山呼萬歲,三叩九拜,被冠以「中國人民最親密的朋友和偉大的導師」的榮譽稱號。老斯死的當天,首都60萬市民聚集到天安門廣場舉行追思大會,全國各地更是連續兩年(逝世當年和逝世一周年)下半旗致哀,悼念規模空前絕後。無恥文人郭沫若還寫了一首詩,稱斯大林是中國人民的父親,生生給全中國人戴了一頂「綠帽子」。

原詩如裹腳布,現摘錄最後一段,「奇文共欣賞」:

你和列寧一樣永遠不朽了!

你的光熱將使南北兩冰洋化為暖流,

你的潤澤將使撒哈拉沙漠化為沃土,

你的智慧將使江河改流,

山嶽奔走,

打的永遠年青,

人類永遠如兄如弟!

斯大林元帥,

你全人類的解放者,

你是我的爸爸!

今天是你的七十壽辰,

我向你高呼萬歲!

結果呢,斯大林被修正主義頭子赫魯曉夫一頓臭罵,名聲掃地不說,骨灰還被揚了。這在中國,就是最大的仇恨,最大的侮辱。不信你到農村,說要刨誰家的祖墳,人家不和你玩命才怪呢。

當時東歐有一大批人物跟在斯大林後面起鬨哄,也沒什麼特別可說的,就好像梁山泊那群地煞一樣,屬於湊數的。單說三個牛人,一個是南斯拉夫的鐵托,

鐵托

先抗德,後反蘇,屬於純爺們,只可惜後事沒弄明白,一個南斯拉夫後來四分五裂,白瞎了鐵托的一世英名。

再一個當屬阿爾巴尼亞的霍查,

霍查

稍微上點年紀的都能記得,當時中國和阿那可是鐵子,就是關係「剛剛的」。後來中國改革開放了,不想再當冤大頭,不給阿大把銀子了,老霍就翻了臉,你說這是什麼人性。老霍死得早,本身沒攤上什麼,他老婆可就遭罪了,後來住的地方連暖氣都沒有,還不如現在的民工棚。

不管怎麼說,上述二位死的早,算是揀著了,下一位就沒這好命了。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

齊奧塞斯庫

齊奧塞斯庫和夫人被槍決。

當時自己身兼十五、六職,老婆二把手,兒子官也不小,開政治局會議就像我們家庭聚會,夠打兩桌麻將。後來呢,兩口子被雙雙槍斃。據史家考證,整個歐洲只有另一對夫婦被這樣處理過,就是義大利法西斯頭子墨索里尼和其情婦。

可見有時早點死不是什麼壞事。

歐洲說完了,再說說亞洲,頭一個當屬金日成

金日成

要說這金日成可真有兩把刷子,當年為了實現自己的皇帝夢,在中蘇之間縱橫捭闔,投機鑽營,生生把美中蘇三大國攪和在一起。一場戰爭下來,三大國各有損傷,就是讓這個傢伙鑽了空子,撿了個便宜,不僅到死都風風光光,主體燈塔天天日夜不息,照耀朝鮮人民前進道路,而且成功傳位已達三世……

再一個就是人稱「胡伯伯」的胡志明

胡志明

當年沿著「胡志明小道」一個勁往中國溜達,最終溜達出來一個「抗美援越」,越共一統天下(據說,胡伯伯為革命一生未婚,中國看了心疼,就安排兩個舞蹈演員侍寢,此為野史傳說,當不得真)。老胡死後,接班人黎筍、長征馬上翻臉不認人,用中國支援的槍炮和中國幹了起來,典型的白臉狼,這才有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感動」全中國的所謂「對越自衛反擊戰」。

當時中國輸出紅色革命,東南亞有一大堆小國也紛紛跟著起鬨,什麼新共、馬共、尼共、緬共,都是小嘍啰,此不贅敘,單說國際共運的最大惡魔,柬埔寨紅色高棉的波爾布特

波爾布特

此君一上台,就決心在柬埔寨建立一個純而又純的人間天堂,為此不惜把四百萬柬埔寨人送進地獄(也有說三百萬、二百萬的),犯下了滔天罪行。由於某些大國的干擾,至今紅色高棉的罪行還未得到審判,正義還未伸張。

當年中國以世界革命領袖自居,要去解放全人類,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還在受苦的階級兄弟,非洲當然是要去解放的主要地區。當時國內物質還很匱乏,老百姓都勒緊褲腰帶,吃不飽穿不暖,可援非的物資是一列車一列車的裝。人說中國是被非洲窮兄弟抬進聯合國的,不如說是中共用銀子買來抬轎子的。當時國人最熟悉的包括尚比亞的卡翁達、納米比亞的努喬馬、辛巴威的穆加貝,總的來說都是逐利之徒,有奶就是娘,給錢就說你好,沒錢就不理你,不值得評說。

「中國人民的新朋友」

歲月流逝,世事變遷,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奔了鬼門關,和他們的八寶山裡面的中國老朋友會面了。

老的走來,新的來了,新的變老,循環往複以至無窮也。所以,說完了老友,也不能忘了新朋。

改革開放,中國的外交思路也開始調整,總的來說是以中美關係為線劃分,基本原則就是: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朋友的敵人是敵人。

還先說歐洲,中國的朋友不多,扒拉手指頭數來數去,也就前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維奇。

米洛舍維奇

中共暗地裡支持他和美國較勁,大使館都被炸了。最後老米被塞爾維亞政府押解海牙國際法庭,死於囹圄。

還有一個普京

普京

表面上和中國挺熱乎的,其實是各揣心腹事,完全是因為有個共同的敵人——美國,才走到一起來的,骨子裡算不上什麼朋友,早晚得鬧翻,這是地緣政治決定的。

拉美過去是美國的後院,中國一貫不去惹乎,但根據「敵人的敵人是朋友」這一原則,古巴的卡斯特羅、委內瑞拉的查韋斯。

卡斯特羅和查韋斯

也可以勉強列入朋友行列。卡斯特羅幾十年反美,身體還特別好,把多少屆美國總統都靠走了,自己還好好的。查韋斯算是反美新秀,接過老卡的大旗,前赴後繼,以石油為武器,把個拉美地區搞的是天翻地覆,小布希算是被他氣蒙了。

不過,現在老卡、小查也都進了鬼門關了,中國在拉美地區的朋友眼看沒幾個了,下一步怎麼辦?

非洲現在學乖了,閉門發展經濟,不和你們大國去扯,發展主流還是以南非為代表的自由市場經濟,中國在那裡沒什麼朋友。就一個卡扎菲,

卡扎菲

算是另類,時不時跳出來把美國罵一頓,可罵歸罵,骨子裡還需要西方的資金、技術,所以只好繼續扮演這個喜劇化的角色,現在也完犢子了。

這回重點說說亞洲,中國的朋友還真不少。頭一個就是金二世。

金正日

這位不僅繼承了他爹的肥胖……(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這也是位高人,不僅繼承了他爹的肥胖,而且繼承了他爹的智商,把中、美、俄三大國玩弄於股掌之上,外帶兩個小嘍啰日本和韓國。今天一次核試驗,明天一次核試驗,根本不給中國一點面子,把中國氣的肝疼。其實,這也怪中國,總有冷戰思維,總覺得美國在對中國進行圍追堵截。為了牽制、對付美國,就把朝鮮當成一張王牌。殊不知,你把別人當牌使,別人也把你當猴耍。我們自以為高明,金胖子正在那暗暗竊笑呢,正應了那句古話:養虎為患,自作自受!老百姓常說,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已經傳到了三世,不是搞核試驗,就是發射個導彈,半拉地球都被攪和的不得安寧。

阿拉法特

沒死時,那可是《新聞聯播》的常客,每天晚上7:25準時向中國人民彙報工作。所以中國人一提起以色列,就恨得咬牙切齒;一提起人體炸彈,就興奮得眉飛色舞。中國憤青,有一大半都是阿翁培養出來的。

還有一個,就是伊拉克薩達姆

薩達姆

純屬彪子,自己有多少斤兩都不清楚,今天和伊朗打,明天和科威特干。打來干去,把山姆大叔惹火了,三下五除二,不僅把老命搭上了,還把兩個兒子也送進去了。

其實說到底,薩達姆是被老毛害了,拿一本《毛選》,就想打人民戰爭,也不看看都什麼年代了,還拿老黃曆說事,不完蛋才怪呢。

雖然薩達姆完蛋了,但也造出兩個明星,一個是伊拉克新聞部長薩哈夫,成為所謂新聞宣傳的標準典型;再一個就是張召忠,每天都能逗逗老百姓開心,也不錯。

最後一個就是伊朗的內賈德。

內賈德

和查韋斯並稱東邪西毒,也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主,今天說要剷除以色列,明天說要干倒山姆大叔,搞個核試驗,也把人整的五迷三道。今年還想競選總統,被哈梅內伊一棍子打了回去。聽說新年前後煽動伊朗人鬧事,被抓了起來。不過這也許是好事,能落得個平安下場,不像他的前輩兼同道卡扎菲、薩達姆那樣。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