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你細品 這簡直是一個關於高考的恐怖小說

作者:

「頂替」。

最近,這兩個字源源不斷出現在我們視野里。

讓我們深惡痛絕。

這兩天,苟晶兩次高考均疑似被頂替的事件在網上發酵。

在報道中,人們一般都說,苟晶被頂替了兩次。第一個頂替者是她老師的女兒。

第二個頂替者身份不明。

但事實上,這事怕還沒那麼簡單。

有的網民已經指出了疑點。而老王我也有親屬從事相關工作,了解一些這方面的流程。這事,真的還沒揭開。

其中的恐怖之處,無法細品。

這簡直是一個恐怖小說。

關於高考的。

01

苟晶當年是山東濟寧市實驗中學學生,一直是尖子。

1997年,她參加了第一次高考。

成績公布時,竟是「一個低得驚人的分數」,連三本都上不去。

苟晶不甘心,咬緊牙關選擇復讀。

次年,第二次參加高考,結果同樣,又是一個低得驚人的分數。

苟晶被擊潰了,認命了,不復讀了。

她讀不起了。作為窮人家的孩子,每熬一年考試,對家裡都是巨大的負擔。

窮,沒有多次復活的機會。

與大學失之交臂,不僅成了她個人的遺憾,也成了她們一家的遺憾。

父親懷著這份永遠的遺憾,走了。

苟晶說:「2018年父親去世前,還對此事耿耿於懷。」

直到六年之後,2003年,她才收到一封來自老師的「道歉信」。

她終於獲悉真相——自己並非落榜,只是老師的女兒要升學,頂替了她的身份和成績。

聽過鬼故事裡,落水鬼找「替身」的事嗎?

苟晶就是那個被找的「替身」。

瞧瞧這老師「道歉」的話說的,多麼理直氣壯:

「我的女兒沒有像你這樣聰慧,智商有點欠缺,她不爭氣。我作為一個父親,非常不容易。

1997年,我在很無奈的情況之下,才讓她頂替了你的成績去上大學。作為一個老師,我這樣做,的確有違師德,請你原諒我。」

因為你的女兒是學渣,因為你女兒智商低,就要拿別人的一生作為代價?

因為你當父親「不容易」,就要害得我的父親鬱鬱而終,臨死前都遺憾女兒沒上大學?

最後一句輕飄飄的有違師德就過去了?

這是道德的問題嗎?這是犯罪!

但問題是,這件事真正的恐怖還不止如此。

假如再進一步分析,會發現更恐怖的也許還在後面。

02

注意,苟晶第一次被頂替後,又復讀了一年。

第二次,她又疑似離奇地被「頂替」了,可她至今都不知道第二次高考是被誰頂替了她。

那麼是誰第二次害了她?

答案或許真的讓人不寒而慄。

老王我諮詢了多位專業人士了解到,這涉及到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老師的女兒頂替苟晶,究竟是用的什麼辦法?

是學籍戶籍造假,還是強行奪走了苟晶的學籍戶籍?

兩者性質是不一樣的。

在那個年代外出上學,正常來說,檔案跟戶口是隨之遷走的。

假如老師的女兒頂替苟晶,用的是第一種辦法,也就是學籍、戶籍造假的方法,是為了上大學重新給女兒造了一個新的戶籍學籍。

那這事的難度相當大,涉及的流程、單位將十分複雜、眾多。

簡單地說,也至少一定要通過高招辦、派出所、學校三個環節聯手改信息、做資料,才有可能實現,完成整個做假流程。一般人,辦不到。

這位坑害苟晶邱老師的只是一名普通老師,他辦得到?

要打個大大的問號!

03

那麼好,假如他辦不到,多半就是採取了第二種方式:

直接奪走了苟晶的學籍戶籍!

她的女兒假冒苟晶,用苟晶的身份、學籍、戶籍上大學去了。

也就是說,1997年,苟晶的身份證信息就被人拿走了、學籍檔案被拿走了。

這些都是唯一的,也是升學必備的資料,已經被那個邱老師拿去給他女兒用掉了。

再強調一遍,一個學生,身份證號碼是唯一的,檔案是唯一。

邱老師的女兒頂替拿走了,苟晶就沒有了。

那更恐怖:苟晶註定已經不可能再高考,她的選擇復讀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失敗。

因為「苟晶」這個人在系統記錄中,在1997年就已經上大學去了。

她不可能第二次報名高考,否則,兩個「苟晶」就會衝突。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可憐的苟晶那嘔心瀝血的復讀一年,註定不過是陪跑。

她的1998年高考,不過是走了個過場。因為她可能名都報不上。

她無論考了多少分,成績都不會記錄在案,就算考出個狀元都沒用。

想像一下這個情景,我簡直頭皮發麻:

苟晶復讀,這個老師全程看在眼裡,很有可能別的老師、別的知情人也看在眼裡。

這一年,他們很清楚苟晶是在做無用功。

他們清楚苟晶復讀一年註定是水月鏡花。

他們很清楚這個女孩子註定上不了大學。

但是他們就默默在一邊看著。

看著苟晶如何天真地夢想未來。

看著苟晶咬著牙挑燈夜讀,刻苦發奮。

看著苟晶拿著全家微薄的收入去多苦熬一年,再拼一次。

然後,等苟晶傻乎乎第二次高考交卷後,他們再通過運作,讓她去上一個不需要學籍檔案的「野雞大學」。

真是讓人顫抖。這簡直比恐怖小說、電影還恐怖。

這是人性的恐怖。

苟晶的第二年,完全是在認鬼為師,與鬼為鄰。

她以為自己在讀書,其實是鬼怪在一旁嚼她的骨頭,喀嚓喀嚓作響。

04

新聞中還有一個細節,同樣讓人細思恐極:

後來苟晶去上了那個湖北的「大學」,發現一件驚人的事:

學校里大部分學生都來自山東各地。「單單我們一個班40多個同學,除了一個福建南平的,三個陝西銅川的,其他都是山東的學生。」

而且,所有人都沒有填過這個學校的志願。他們感到莫名其妙,似乎是被什麼神秘力量踢到這個角落的。

我不知道你看懂了沒有?

就是說,那麼多山東孩子,從沒報過這個學校,卻全部稀里糊塗被弄到了這個學校。

遠離家鄉到黃岡,一看全部是老鄉!

這像什麼呢,像不像廣大受害者的統一流放?

這些孩子中,有多少是被別人用過的「替身」?

不敢想。

恐怖不恐怖?

反正老王我感覺,這簡直是在看一本恐怖小說。

一個涉及高考公平的恐怖小說。

類似的劇情,我們之前想都不敢想。

這是何等的黑手?

這是何等的人性?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