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歷史學家:集三位前總統的挑戰於一身 川普正艱難重塑美國

著名智庫哈德遜研究院(the 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歷史學家赫爾曼(Arthur Herman)說,同時面對著羅斯福、里根和杜魯門三位總統各自面對的挑戰,川普總統重塑美國之路的艱難是前所未有的。面對民主黨阻撓經濟復甦和激進分子的騷亂,選民會在今年11月的大選時做出明確的選擇。

美國三位前總統從左至右:羅斯福、杜魯門和里根。(網路圖片合成)

著名智庫哈德遜研究院(the 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歷史學家赫爾曼(Arthur Herman)說,同時面對著羅斯福、里根和杜魯門三位總統各自面對的挑戰,川普總統重塑美國之路的艱難是前所未有的。面對民主黨阻撓經濟復甦和激進分子的騷亂,選民會在今年11月的大選時做出明確的選擇。

赫爾曼周一(6月29日)在福克斯新聞網刊文說,不要相信民意調查數據,也不要看社交媒體和電視廣播上的專家在說什麼。判斷川普總統成敗的最佳標準,以及他在11月大選連任的機會,需要有比《紐約時報》等更廣闊的視野。

事實是,選民永遠不會像媒體那樣苛刻地評判川普,因為他們的標準更具現實性,而且一直都是如此。

歷史學家們也一樣,至少在左翼學者圈之外的歷史學家是如此。他們和選民一樣,一定會認識到川普一直在進行著美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單打獨鬥,而且他沒有同盟軍。

這不是一個完美的表演,而且絕對不是很漂亮。而實際上,川普一直在同時做著羅斯福、里根和杜魯門總統各自做的工作。

就像羅斯福總統(執政期1933-1945)一樣,川普總統必須應對一場前所未有的、影響全球的國內危機,而這一危機粉碎了人們對未來的信心和確定性。對羅斯福總統而言,是大蕭條;而川普總統面對的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和居家隔離。

與羅斯福總統一樣,川普總統也了解到,所謂的「專家」在應對危機方面的建議基本上毫無價值。反對黨拋出了各種瘋狂的指責(記住,羅斯福總統被譴責為共產黨和法西斯獨裁者),並想方設法期盼他失敗。

像杜魯門總統(執政期1945-1953)一樣,當大多數美國人對全球承諾感到厭倦而只希望有一些和平與穩定時,川普總統不得不提醒美國人要注意來自國外日益增長的威脅。對杜魯門總統而言,是二戰後蘇聯日益增長的威脅;而川普總統面對的是中共。

川普總統不得不一直在提醒我們所有人,北京不僅應該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和嚴重程度負責,而且還試圖利用一切機會(包括病毒大流行)以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大國,並對自由施以暴政。

最後,就像里根總統(執政期1981-1989)一樣,川普總統入主白宮決心重塑美國的自豪感和經濟增長,這些是被他的前任所糟蹋的。對里根總統而言,是卡特時代(執政期1977-1981)的萎靡不振;而川普總統面對的是奧巴馬政府(2009-2017)自我強加的「監管使美國衰落」,以及奧巴馬主導的美國歷史上經濟衰退後最緩慢的復甦。

民主黨和媒體把一切可能的醜聞拋向了里根總統,試圖把他趕下台(還記得伊朗門事件嗎?)。他們對川普總統也如法炮製,而川普總統肩負著雙重重任。他既要恢復美國的經濟,不是一次,現在又面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導致經濟停罷的第二次;他還要面對暴民和示威者們將我們的城市中心帶到了無政府狀態邊緣的挑戰。

想像一下,一位總統一口氣要應對大蕭條、冷戰和1968年的騷亂,你就會明白川普總統在11月大選前面對的挑戰。

川普總統做得如何呢?當然,川普在行為舉止上不如羅斯福或里根那樣令人放心,但面臨的挑戰卻更大。每個人,甚至共和黨人(在奧巴馬時代)都想從大蕭條中恢復過來。但是,正如民主黨聯邦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最近發布的推文(已刪除)所揭示的那樣,如果能夠阻止川普連任,反對川普總統的藍色州(指民主黨州)寧願毀掉經濟。

而且與杜魯門總統不同,川普總統沒有任何以前忠誠的官員可以依靠。恰恰相反,他不得不從頭開始打造一個可靠的團隊,要經歷試錯法的過程,這損害了他的形象並減緩了他的施政。博爾頓(John Bolton)只是一個最新的例子。

儘管如此,民主黨人仍要擔心,當選民在10月醒來時,他們會看到一位總統雖然不完美,卻擔負著不是一個,不是兩個,而是三個重擔。而與此同時,民主黨卻竭盡全力關閉經濟,讓他們的激進分子後生在街上撒野。

選擇將是很明顯的。你是要川普,還是要(騷亂的)西雅圖?畢竟,選民們可能會發現答案並不那麼複雜。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