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思想領袖|格林:世界危機 中共是友是敵?

中共正在利用這場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爆發的時機在全球收購處於困境中的公司,那麼應該如何保護美國的公司?(大紀元合成)

「我們的初衷是確保那些擁有我們所需要技術的公司不被中國買走,因為兩星期以前他們在全世界購買了8個港口。這非常令人恐懼。美國海軍軍艦停靠在哪兒呢?他們從聯合飛機公司購買了22駕飛機。他們在進行基礎設施建設。

「雖然不一定與國防有關,但是美國軍隊的確要利用美國的飛機部署士兵,比如說到中東,對吧?我們有時從我們自己的飛機製造廠租用飛機運送人員,向海外運送設備。如今中國人擁有了聯合飛機公司的22駕飛機,反過來租給我們。這種事令人擔憂。」美國眾議員馬克‧格林表示。

中共正在利用這場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爆發的時機在全球收購處於困境中的公司,那麼應該如何保護美國的公司?既然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瘟疫暴露了供應鏈和加工業依賴中國的危險,那麼應該如何鼓勵美國的公司回遷美國?應該採取什麼措施使美國順利恢復經濟和社會生活?

本期節目我們邀請到了來自田納西州的聯邦眾議員馬克·格林(Mark Green)。他是眾議院監督改革委員會和國土安全委員會委員,並且最近被提名進入眾議院應對冠狀病毒危機特別委員會。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馬克‧格林眾議員,歡迎您做客《美國思想領袖》欄目!

格林:我很榮幸!謝謝你的邀請!

中共處理病毒方式 美國陷危機

楊傑凱:格林眾議員,您目前正在積极參与各種各樣的與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中共病毒)有關的政府活動,或者提出建議。在我們詳細討論之前,我有一個問題。我最近看到您把中共當局處理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方式描述成一場埋伏,您能不能先給我們解釋一下?

格林:好的。我的那番話當時是講給總統聽的,作為類比描述我們遭遇到的一種緊急情況,這時你需要快速做出決定,並不是說中國軍隊伏擊了我們的軍隊。我認為中國沒有給我們提供真實情況,因此總統陷入了危機時刻,必須在剎那間作出決定。

楊傑凱:您認為具體情形是什麼樣的?我們錯過了什麼信息?當然,我們的節目做過這方面報導,我想您能否給我們提供更多的信息?

格林:可以,沒問題。最近《經濟學家》雜誌上有一篇文章也這樣斷言,並且分析了病毒的傳染方式和傳染強度,認為第一位患者可能早在十月份就在中國出現了。我們看到這樣一個事實:不僅在第一位患者問題上,而且在病毒是否人傳人問題上,他們誤導了世界衛生組織,也誤導了我們。

我們看到台灣和香港都說早在12月31號就已經有了病毒人傳人的跡象,可是中國直到1月14號都一直否認。因此說,這個簡單的信息本來可以幫助全世界把抗擊病毒的工作做得更好,但是中國封鎖了這個信息。

楊傑凱:在您說的那段他們知情的時間裡,所有的航班都可以離開中國,您怎麼分析這個事實?

格林:是啊,中國允許國際航班飛離武漢,但是卻禁止中國國內航班飛離武漢、進入武漢,我想這非常令人不安。因此說,他們是在保護他們自己的公民,但是他們允許國際航班飛行。這真的非常令人不安,非常可疑。他們為什麼那樣做?我們很想知道。

楊傑凱:您對中國的興趣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嗎?或者是這場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引起的?

格林:我是在讀了邁克爾‧皮爾斯伯里博士的那本書後開始關注中國的,那本書促使我又讀了一遍《超限戰》以及孫子的《孫子兵法》。第一次讀孫子是在很多很多年前,當時我是一名步兵軍官。

如今我從一個新的視角重讀孫子,發現當今中共領導層有一種戰國心態,而不是儒家心態,這是我在閱讀邁克爾‧皮爾斯伯里的那本書時第一次發現的。自從我認識了皮爾斯伯里博士,我和他做過多次交流,多次討論他的書,目前還在繼續討論,這使我進一步加深了對中國的認識。

楊傑凱:隨著這場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我們把它叫作中共病毒,進一步發展,您在思考些什麼?

中共隱瞞信息 世界付沉重代價

格林:我思考的問題是:中(共)國向世界隱瞞信息,究竟是出於惡意還是企圖掩蓋他們的形象?我想他們可能是企圖掩蓋他們的形象,但是讓全世界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成千上萬的人本來可以得救。因此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要和中共當局算賬,但是這不太容易。他們很擅長保護他們在全世界的形象,使用虛假信息保護他們的名聲。他們通過審查他們自己人的信息來維護形象。只要我們討論與中國的關係,就要面對這些問題。

楊傑凱:關於您剛才提到的問題我有一個例子。「中國數字時代」網站主要關注中國的網路審查,大約一個星期前我恰好從那裡看到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在白宮做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演講,用的是中文,直接面對中國人。這個演講遭到了徹底的審查和刪改。「中國數字時代」發現了這樣一條指示:「審查官先生,你必須把它全部清除,你不把它清除掉,你就會被清除掉。」

格林:是啊,這太過分了!他們一直這樣干,已經很多很多年了。其實,如果你回顧歷史,當然,我是指我讀過的書,這種審查早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就開始了。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鷹派人物控制了中共,他們馬上開始審查信息,力圖改變中國人對美國人的認識。很多事情,例如我們拯救他們,在一星期內就幫助他們收回了依據《凡爾賽條約》割讓給日本的領土,可是他們篡改了美國與中國交流的真實歷史。

這非常不幸!這實際上毀壞了我們與中國的關係。目前的 中共領導人仍在繼續審查在中國的親美的信息,審查有關中國和我們以及全世界交往的歷史。這是一件大事,在未來還要繼續面對。

對中共的錯誤和行騙追責

楊傑凱:過一會兒我們要談到您提出的對付中國威脅的一些議案。這裡我先問另外一個問題。您被提名進入眾議院應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危機特別委員會,我正在讀您的聲明,感覺到您加入任何其它委員會都沒有這麼興奮過,您在期待什麼?期待做什麼?

格林:我想我實際上有兩個想法。第一個想法:我不需要那種熱衷於遊說政府的委員會。其它種類的委員會也很多,有一個眾議院監督改革委員會,也是國會的一部分。還有其它機制來實施國會通過的各種法案,比如《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幫助救濟及經濟安全法案》——CARES法案,對CARES,實施監督。

我最關心的是:這是不是眾議院多數黨,即民主黨,企圖打擊川普總統的又一次努力。你看一下他們選的站在他們立場上的委員,看看他們的歷史。他們控制著多數,所以這些委員會都要「攻擊川普」,因此沒有理由指望這個委員會能有什麼不同。

可是這個委員會是不是一個機會讓我們對中國的錯誤和行騙追責呢?我想一定是,那可太好了!但是我擔心他們不會讓我們朝著這個方向走,我擔心他們只想打敗川普。你可以看看議長佩洛西的言行。

我記得早在二月份的第一個星期,就在舊金山的中國城,她告訴總統他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因為他限制人們去中國旅行。轉眼間他們又跳出來說他行動不夠快。議長佩洛西,你在幹什麼?這進一步證明了一個事實:對他們而言一切都是政治遊戲。但是此刻我們真正應該做的是調查中國為什麼對世界衛生組織撒謊,鼓勵並影響世界衛生組織和他們一起撒謊。我們應該調查,我們期待著進行調查。

楊傑凱:格林眾議員,您這麼說很有趣。我也一直在關注議長佩洛西20年來的主要記錄。坦率地說,她對中國(中共)一直很強硬,非常坦率地說,比很多共和黨人都要強硬。也許這是一個機會。您能比較詳細地說說您期待這個委員會能做什麼嗎?

格林:好的,沒問題。如果我們關注個人防護設備供應等問題,我們就會問為什麼我們的全部或者很多藥品、大部分的抗生素、前體都在中國生產?這是我們作為一個國家必須重新思考的問題。因此,我希望我們能深入調查這個問題,可是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允許我們這樣做。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之一。

提議案1:幫助廠家遷出中國

楊傑凱:我們談一談您做的兩個議案。其中之一是幫助廠家遷出中國,可以說這是我們剛剛談到的問題的必然結果,涉及到前體生產,我們先談這個問題好不好?

格林:好的,沒問題。我設計的這個議案實際上就是為了幫助那些受到這場瘟疫影響、正在經受經濟危機的企業遷回美國。如果他們的工廠在中國,那麼把他們的生產線從中國遷回美國需要花費一千萬美元,我的議案是允許他們在報稅的時候把這筆費用當作業務開支,然後我們用對來自中國的商品課徵的關稅收入支付這筆費用。

本質上講,用關稅收入支付美國企業回遷的費用,回遷到美國,最好是遷到田納西。這樣會從根本上鼓勵所有企業返回美國。此外還有其它議案。我想參議員瑪莎‧布萊克伯恩有一個議案專門涉及個人防護設備生產,但是我的議案旨在支付所有生產企業返回美國的費用。

楊傑凱:在深入討論這個議案之前,我有一些問題。這個議案前景如何?目前得到了哪些支持?

格林:議案實際上正在提交過程中,我的任務是找到共同發起人。所以我正在為這個議案尋找共同發起人,然後在這個星期,希望如此,提交議案,這就是目前的狀態。

楊傑凱:兩黨支持情況如何?有沒有兩黨支持?

格林:我的第一步是得到共和黨的支持,眼下我正在著手。一旦獲得大約30位共和黨人的支持,那時我們就去說服其他人。說服民主黨人,獲得兩黨支持,有點兒難,最好是本人親自去談。我很想和他們坐下來說,「你看,這就是你應該支持這個議案的理由。」現在還不能做,參議院正在工作,但是眾議院不工作。

楊傑凱:您的提議看起來似乎有助於復甦。

如何把製造業遷回美國?

格林:有助於經濟復甦,一定會的。目前我們有三千三百萬美國人失業。如果我們能把製造業遷回美國,那一定會給美國人創造很多就業機會。

楊傑凱:我們談一談這個議案的具體細節。我們說的是所有規模的所有產業嗎?有沒有限制?

格林:我的議案對產業種類沒有限制,但是必須是製造商,工廠必須是在中國,但是基地在美國,是在中國設廠並且想把工廠遷回美國的美國公司,無論它是生產耳機的,還是生產磨損部件,什麼都可以。就是任何製造廠,在中國的美國工廠。

楊傑凱:我知道有一些公司已經開始搬遷了,這些公司可以事後補辦嗎?

格林:可以。任何今年搬遷並且想要報銷成本費用的公司都可以做。如果他們已經開始了,比如說在一月份,都屬於2020納稅年度。

楊傑凱:還有一個產業鏈依賴這個整體概念問題,也是人們經常說的。我想這也是提案的一部分。您能具體說一說嗎?

格林:我們有生產商在美國組裝成品。如果生產的是藥品或者藥理產品,他們將來會有前體。磨損部件可以在中國生產,然後運到美國組裝。有些產品你現在還不能生產,因為前體部件,比如風扇傳動帶或者洗衣機滾筒,在運輸過程中被耽誤,還有一些問題是因為中國爆發瘟疫,因此在中國的生產被中斷,零部件無法按時運到美國。

因此,很多工廠在美國組裝產品,但是由於得不到組裝產品所需要的前體零件因此不得不停止組裝洗衣機。我是把它當作一個假設性的例子,我並不知道某家洗衣機工廠是不是因為這個而停止生產。可是這種情況全美都有。由於生產鏈被中斷,因此就業被中斷,經濟被中斷。

中共是友是敵?價值觀強加世界

楊傑凱:有一位嘉賓曾對我說實際上洛克希德‧馬丁F-35的至少一種或者幾種部件也是在那裡製造的。

格林: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了。我們的一些與國防有關的產品也是專門在中國生產。問題是「中國是朋友還是敵人?」我們需要辯論一番。

我聽到有人說中國是友敵,但是毫無疑問,中國(中共)企圖稱霸世界,按照邁克爾‧皮爾斯伯里博士等人說法,他們企圖成為全球霸主。他們企圖把他們的價值觀強加給整個世界。你看他們操縱一些國家的方法,他們採取債務政策,用國債誘惑這些國家,然後控制他們的港口等等。

中國是朋友還是敵人?這個問題必須要問。竟然存在這樣的事情:一種關鍵的飛機、軍用飛機的零件,我們要在中國製造。如果對那個問題的回答更靠近「是敵人」,那我們就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

楊傑凱:既然您說到這裡,我想提一個有關幫助海康威視等公司大量生產監控設備的問題。

格林:是,他們生產攝像頭,是的。

楊傑凱:這些攝像頭被用於社會信用制度等方面,當然也在新疆的集中營系統等方面使用。

格林:是的,這令人非常憂慮。可是我更擔心的是,那是一家中資公司,對不對?我更擔心的是我們美國公司為他們提供的技術,比如人工智慧技術,很可能被用於這些系統去侵犯人權。因此我想問谷歌:「谷歌,你能向我保證你的任何技術都沒有被中共利用來侵犯人權嗎?比如說維吾爾人,他們被關入集中營接受再教育,他們的人權被侵犯。在香港,持不同政見者正在遭到逮捕。谷歌,你的某種技術是否幫助了中國政府侵犯人權?」我認為這個問題比一家中國的攝像器材公司是否正在使用其技術壓迫中國人的問題更加重要。

提議案2:保護美國制度免受中共傷害

楊傑凱:是,我明白。接著這個話題我要談一談您的第二個議題。甚至北約秘書長都在最近提到,那些大型中資公司,其實就是中國政府,趁目前經濟衰退的機會大肆收購,而您恰好正在思考美國應該如何應對。

格林:是,你說得對。我的議案叫做「保護我們的制度免受中國傷害」,旨在防止中國收購那些因為這場瘟疫而陷入困境的公司,防止中國收購那些實際上涉及國家安全的公司。我們假設有這樣一家公司,我不能討論我們真正關心的哪些公司,那等於向中國出賣那些公司。假設有一家公司擁有一種能夠讓坦克炮塔旋轉的技術,這家擁有特殊技術的小而獨特的公司目前處境艱難,正在計划出售它的股份以維持運營。

好了,中國人想買下那家公司,一家國有公司能夠把它買下,然後就將擁有這項能夠讓我們的坦克炮塔左右移動的技術。那麼我們就必須阻止這樁收購,我們只能讓美國公司收購這樣的公司,尤其是這種關係國家安全的公司。

我的議案是提供投資擔保,吸引美國投資人前去購買那家公司的股份。如果某些公司倒閉了,賣了股份,陷入困境,那麼賣出的股份的50%將由聯邦政府支付,很像小企業貸款。如果你在瘟疫爆發前得到了小企業貸款,你要開一家新公司並且獲得了小企業貸款,那麼貸款的70%將由政府支付,即使你的貸款來自一家銀行,該銀行通過貸款的方式給那家公司投資,然後那家公司得到了小企業貸款。

我們為美國投資人提供那些投資擔保,鼓勵他們前去購買這些與國防安全、國家安全相關的公司,防止中國人收購他們。我實際上計劃由《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幫助救濟及經濟安全法案》CARES出資,就是該法案的公司部分,有五千億美元專門用於公司,因此資金已經劃撥批准好了,我們不用為它重新劃撥資金。

楊傑凱:對中共來說,這種收購併不是新鮮事,對不對?

確保美國技術公司不被中國買走

格林:不新鮮。《紐約時報》有一篇非常好的文章。我最近不願意推薦人們讀《紐約時報》,因為他們有一些偏見,但是《紐約時報》的這篇關於中國的文章非常好,主要談到2017年的大肆收購。其中的一個經典案例是他們收購了一家人工智慧公司。

馬薩諸塞州有一家機器人公司,美國空軍原本想要收購它,購買該公司的股份,拯救這家公司,但是最終決定放棄。就在空軍決定放棄的時候,中國人來了,把它買了下來。公司的名字叫Neurala。你可能想,哦,機器人,那是真空吸塵器。

是,這看起來不算什麼,可是這家公司開發出了支持中國的機器人的人工智慧,那個人工智能具有軍事用途。現在中(共)國擁有了它。我們必須避免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楊傑凱:好,假設您的議案通過了立法,那麼您剛才描述的情形會怎麼樣?

格林:如果議案得到通過,那麼情況應該是這樣:一個公司意識到必須出賣股份,他們可以通知投資人,然後那些投資人就會向國務院和國防部提出申請,要從小企業管理局開始。因此他們向小企業管理局提出申請,他們負責受理申請,會把公司的信息發送給國防部和國務院,這兩個部門都必須表示支持,說「對,它涉及國家安全!」

他們會從小企業管理局拿到證明,上面說:支持一半的投資。那些投資人就可以去購買股份,心裡知道如果該公司破產,他們可以去找聯邦政府,聯邦政府會補償他們的一半投資。投資者也要主動承擔投資風險,對吧?我們不希望政府承擔他們的全部風險。

但是我們想讓他們自己決定,知道投資這家公司有風險,同時作為一個美國投資人也是在拯救這個公司。最後,他們獲得了政府的支持。因此,我希望這樣做非常合理。

楊傑凱:是的,所以投資人是發起人,對不對?

格林:對!是投資人或者那家公司。眼下我就知道有一家公司,其技術被國防部使用,他們不想被中國買走,但是陷入了經濟困境。因此他們可以通知投資人開始啟動這一程序,既然他們的技術與國防有關。

楊傑凱:我能想像這一番設計也能刺激與國防工業有關的小企業的發展。

格林:那就太好了。我們的初衷是確保那些擁有我們所需要的技術的公司不被中國買走,因為兩星期以前他們在全世界購買了8個港口。這非常令人恐懼。美國海軍軍艦停靠在哪兒呢?他們從聯合飛機公司購買了22駕飛機。

他們在進行基礎設施建設。雖然不一定與國防有關,但是美國軍隊的確要利用美國的飛機部署士兵,比如說到中東,對吧?我們有時從我們自己的飛機製造廠租用飛機運送人員,向海外運送設備。如今中國人擁有了聯合飛機公司的22駕飛機,反過來租給我們。這種事讓人擔心。

田納西是製造業落戶的好地方

楊傑凱:我們來簡單談談您所在的州。您所在選區的疫情怎麼樣?

格林:田納西的情況非常不錯。從瘟疫的發展情況看,我們的曲線與紐約和新澤西的大不一樣。因此我們正在開放,恢復常態。事實上,在我的家鄉田納西州的克拉克斯維爾,你可以去餐館吃飯。從本星期開始,你可以去理髮等等,我期待著徹底恢復。我們的商家都非常開放,但是也很小心,遵守規定的社交距離。

楊傑凱:您正在推動的兩個議案對您的選區和田納西州將會有什麼影響?

格林:我們田納西州的機遇在於我們是全國目前接受外商投資和美國投資條件最好的州之一,就業正在大量增加,我們的人均負債率在全國最低,個人和公司的稅收負擔位於全國倒數第二或者第三。

因此說,我們是製造業前來落戶的好地方。目前在我的家鄉田納西州的克拉克斯維爾我們有LG電子生產洗衣機和烘乾機,那是一家南韓公司。

我們還有一個南韓輪胎製造商韓泰輪胎Hankook,就在我的家鄉,年產一千兩百萬個輪胎。因此說製造業「來田納西」最完美。在我的議案鼓勵下從中國遷回來的公司應該考慮來田納西辦廠。從「保護我們的制度免受中國傷害」SOS ACT的角度講,我們田納西有資本。我們不需要去紐約尋求資金,我們本州就有風險投資。田納西的投資人有機會購買公司的股份並且參與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

楊傑凱:在訪談結束以前我想談的一個問題是您參過軍,後來做了急診科醫生。我記得您說自己是入選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特別委員會的唯一一名醫生。您認為這個背景可以在這個委員會裡發揮什麼作用?

格林:我的背景非常有趣,我起初是一名步兵軍官,一名指揮官,後來成了一名軍醫,從事防災準備工作、化學及生物戰準備工作,主要是管理防災準備工作。我還是一名特殊操作員,被部署在聯合作戰部隊的第一層,該任務技術層面的內容我不能講,後來離開了部隊,開辦了一家醫療公司,在11個州經營,在11個州開設門診部。因此對於全國以及不同州對這場危機的不同反應我有非常有意義的觀點。所以我非常高興能有這個機會在這個委員會運用我的經歷,我們會看到的。

楊傑凱:這讓我想起這場埋伏。我想我能完全理解您說的埋伏,主要是講在一種信息極其極其不完整的情況下被迫做決定。當然,正如我們所說,由於中共的所作所為我們得到的信息更加不完整。

格林:是的,是這樣的。

楊傑凱:就目前狀況而言,您覺得我們得到的信息夠用嗎?要想做出正確的決定還需要哪些信息?

美國防疫成功 無人因缺少病床而死

格林:相對於1月31號做決定而言,我們今天的信息有很多。比如說,我知道很多人對血清檢測提出批評,主要是由於這類檢測的特殊性和敏感性。但是如果你看看在加州聖克拉拉、洛杉磯,在邁阿密—戴德,正在紐約發生的事情,至少你會非常確信地說:這個病毒侵入我們人類的程度遠遠超出了我們原來的想法。那麼到了什麼程度呢?我們還要做更準確的檢測,把檢測繼續做下去。

但是我們知道如下事實:致死率遠不及實際死亡率。此刻領導人做決定所依靠的信息是幾個星期前無法得到的。有了較低的死亡率就比較容易決定開放經濟。我們得到的信息越具體,我們做出重大決定的依據就越充分。至少在田納西,我們對我們的曲線圖非常有信心。我們可以開放經濟。

楊傑凱:居家的目的是防止醫院系統被壓垮,而不是為了徹底消滅病毒。您能不能講一講您的看法?

格林:是啊,似乎某些民主黨人改變了球門柱來對付我們,或者也可以說移動了球門柱。你知道,在我們最初開始處理這件事的時候,我們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想把曲線拉直,換句話說就是防止我們的呼吸機和重症病床出現短缺,防止衛生系統被壓垮。

我們實際上取得了成功,我是說,全美國沒有一個患者因為沒有得到呼吸機而死亡。全美國沒有一個患者因為重症監護室沒有床位而死亡,即使是在疫情最嚴重的地區。

目前我們取得了成功,所以有些人就想移動球門柱了。的確,我們不希望任何人被感染,你可以看看俄勒岡、賓夕法尼亞等一些州是怎麼反應的。他們的反應荒謬至極,就是因為你不能徹底制止病毒。我想你可以一直等到(明年)一月份(再開放經濟),那時已經有疫苗了,針對這個病毒,很安全。我想你是絕對正確。曲線下面的那些地區沒有變化。你只是拉平了曲線,推遲了人們感染的時間,但是你不能阻止它。

楊傑凱:我就在紐約市中心。這裡的疫情非常不同,但是據我所知,確診人數下降越來越快。你們州也正在開放,那麼保持社交距離的意義是什麼?

格林:我認為還是有意義的,因為這樣可以繼續拉平曲線。但是有些時候我們的餐館在顧客只有一半的情況下就很難堅持下去,經濟上難以支撐。這會影響大量的就業,對不對?如果顧客只有一半,那麼服務人員也只能需要一半,廚師也只能需要一半。我們必須得達到滿員的狀態,恢復全面運作。我們現在還沒有準備好做這個決定。田納西州還有確診病例,還必須密切監視那些曲線,以便決定何時全面恢復。但是社交距離目前還需要保持。

楊傑凱:這確實非常有趣,因為人們都會密切觀察那些開放比較早的州開放結果如何,希望從中得到經驗,便於其它各州做決定。

格林:確實如此。我昨天讀到喬治亞開放程度較大,就是把開關一開,但是病例並沒有因此增加。啊,太好了!我想人們都在觀察喬治亞、田納西等所有正在開放的州,還有德克薩斯,看看確診率、住院率怎麼樣。這些都是人們密切關注的方面。

楊傑凱:格林眾議員,訪談結束前您要不要最後再說點什麼?

格林:謝謝你邀請我參與你們的節目,非常感謝你!你的問題都非常好!

楊傑凱:祝您全天快樂!歡迎您再來做客!

格林:好的!謝謝你!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