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鍾翰林被捕前 曾試圖...

黃燕茹告訴本台,去年八月鍾翰林來台時,曾向他們詢問政治庇護路線如何走。可是他們來得太早了,當時「反送中」剛開始。鍾翰林表達他有些朋友要先過來,他要當最後一個。「他不能先過來,他一過來可能路就死了,會變得很有爭議。就是他想先讓他的女友或是朋友先過來,昨晚也一起被抓了。他想把這條路打通,不只他、還有其他香港本土手足。」

「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呼籲台灣儘速通過難民法。

香港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與其他3名成員,本月29號日因《香港國安法》被捕。鍾翰林21日就已經擔心自身的安危,曾經詢問過律師是否有離開香港的必要,並打電話向台灣「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求助。不過,因為疫情卡關未能成行,最後不幸在香港被捕。

鍾翰林最後一次現身台灣是在今年1月、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之前。當時他特別呼籲蔡政府,香港人很希望在「港澳條例」18條下,如何申請政治庇護,讓香港人在台灣得到真正的幫助。「因為除了《難民法》之外,我們雖然知道可以通過這(第18條)來申請,但是 中華民國政府也沒有給我們完善的條件,可以來台灣申請政治庇護。」

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的助理黃燕茹過去曾在民進黨前立委陳曼麗辦公室服務。在鍾翰林被捕消息傳出後,黃燕茹在個人臉書貼文指,「她幫忙傳訊息已經傳了很久,說鍾翰林會被清算,她協調鍾翰林的政治庇護一年了,聯繫各黨政要未獲得任何回覆。現在鍾翰林被捕了,到底還要她做什麼?」

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右一)、港青陳家駒(右二)、鍾翰林(中)、呂俊賢(左二),19號在台北時代力量黨部對談。(記者夏小華攝)

黃燕茹告訴本台,去年八月鍾翰林來台時,曾向他們詢問政治庇護路線如何走。可是他們來得太早了,當時「反送中」剛開始。鍾翰林表達他有些朋友要先過來,他要當最後一個。「他不能先過來,他一過來可能路就死了,會變得很有爭議。就是他想先讓他的女友或是朋友先過來,昨晚也一起被抓了。他想把這條路打通,不只他、還有其他香港本土手足。」

黃燕茹說,現在因為疫情關係,香港人只有依親、商務履約、讀書、投資移民等可以入境台灣,但是,香港抗爭手足年輕化,年輕人沒有條件依照商務履約來台。加上現在暴動罪,一提堂護照很可能就被沒收。

黃燕茹:「陸委會跟移民署也沒有怎麼搭配的問題,政治庇護現在也沒有任何依據,到底什麼樣的定義叫立即性危險,到底什麼狀況可以進來。如果依照商務履約跟依親進來,這不是不需要這個辦公室了嗎?」

時代力量黨主席邱顯智(右一)、港青陳家駒(右二)、鍾翰林(中)、呂俊賢(左二),19號在台北時代力量黨部對談。(記者夏小華攝)

鍾翰林21號出庭前已有預感 計劃離港未果

鍾翰林來台期間,獨眼新聞創辦人Nancy多次陪同鍾翰林拜會台灣的政府單位。Nancy提到鍾翰林在21日出庭前,曾經詢問是不是有可能來台灣。Nancy說今年一月鍾翰林最後一次來台時,仍堅持要返回香港。但是,局勢變化太快,《香港國安法》通過之後到出庭之間,短短不到三周的時間,鍾翰林徵詢過律師是否有離開香港的必要,律師告訴他有這個必要。當時鐘翰林已經計劃離港,最後希望放在台灣「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

Nancy:「他的情況很緊急,我告訴他你趕快打到辦公室問,因為香港跟台灣都有辦公室。香港辦公室告訴他,你的情況要打到台灣,這個電話是給台灣人用。台灣辦公室告訴他,現在疫情還是無法進來(台灣)。他就知道自己現階段無法來。」

陸委會回復的質詢本台說,鍾翰林從未向台灣提出庇護的相關申請,人道救援相關專線也並未接獲鍾翰林的相關查詢電話。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30日在記者會提到,「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迄今已有超過一千餘件詢問案件,主要詢問來自來台移民定居最多,其次是投資、就業與就學等事宜。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