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院士吳宜燦批中共借疫情要求捐款 錄音曝光

中科院院士吳宜燦2019年12月接受官媒採訪時的資料照。

中共科學院院士吳宜燦在一個不公開的場合說,在疫情期間,自己也被迫捐了兩次款,捐錢「真不是自願的」。此前,中共政治局七常委曾帶頭要中共黨員捐錢,外界將中共的這一現象與明朝滅亡前,崇禎帝要求大臣和皇親國戚們捐款相比較。

不應被迫捐錢「國家應該解決問題」

大紀元8月1日收到知情人士的一份錄音爆料。在錄音中,中共科學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物質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核研究所)所長吳宜燦說,在疫情期間,自己多少也被迫捐了些錢,「不是我自願了,不過不是物質院,人家說你是院士,應該捐點錢,是一個聯盟的群組,那我就捐點錢吧!」

吳宜燦說,自己捐了5000塊錢(人民幣),捐錢的時候,這個聯盟要求填一大推表格,它的意思說你院士捐了以後,它好去宣傳,就是幾個院士捐了多少錢,目的是帶動別人也去捐錢。

「其實我不喜歡這樣,」吳宜燦說,「你捐錢是一個自願的,本來解決問題應該是國家的事,我對這件事情確實是有個人看法的。」

「國家應該解決這個問題,怎麼讓別人去捐錢,錢不都是國家的嗎?說明這疫情工作沒做好。」吳宜燦說,「但是弘揚一種精神也不是不可以,所以我就捐了。」

兩次被迫捐錢「真不是自願的」

「但是我是偷偷捐的,我用的一個微信號,是他們不認識我的微信號,它要填嗎,然後我一句言也沒留,就把5000塊錢給捐完了,」吳宜燦說,「結果過了一個月,他們就統計,要發證書,結果5000塊錢不知道是誰捐的,最後統計了半天,發現是我捐的,他們就給寄了一個好漂亮的證書給我。」

最近,物質院又要捐錢,他又給捐了點錢,結果物質院又給他發了一個證書。「我說捐點錢,你發個證書,這個東西真不是自願的,」吳宜燦說。

爆料者沒有提供吳宜燦院士是啥時候捐的錢,也沒有說吳宜燦在啥場合說的這些話,但從錄音中聽到,在場的人還不少。吳宜燦在說的時候,逗得旁邊的人不時發出笑聲。

七常委帶頭捐錢中共會步崇禎帝後塵?

今年2月26日,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共七常委在召開所謂抗疫和恢復經濟會議時,帶頭為抗疫捐錢。但中共官媒報導該事時稱,響應中共「黨中央對廣大黨員的號召」,七常委給捐了錢,但並沒有提及他們捐款的數額。

隨後,大陸31個省市區黨政的「一把手」也帶頭捐錢。

儘管中共當局2月25日曾發文宣稱,要求中共各級黨組織要黨員「自願捐款」,但外界認為,中共當局這分明就是向中共黨員要錢。在中共那個體系里,領導讓你捐錢,你不捐能行嗎?不捐你還能在單位混下去嗎?

還有人把中共七常委帶頭捐錢,與明朝最後一個皇帝崇禎帝要求大臣和皇親國戚們捐款相比較。

1644年3月,李自成的軍隊已兵臨城下,崇禎帝為了給防守北京城計程車兵發軍餉,求皇親國戚、大臣們捐錢,結果滿朝文武裝瘋賣傻,只是象徵性地捐了一小點款,根本不解決問題,導致京城1644年3月18日淪陷,崇禎帝自殺身亡,大明覆亡。

而中共七常委這次捐款,官方並沒有提數額有多大;中共各省市黨政「一把手」捐了多少,官方也沒有提。

有評論指,中共官場的腐敗前所未有,一個小科員都可能貪腐上億元,更何況那些省部級、國級高官。但是他們面對當局要求的捐款,處於和崇禎帝要求大臣們一樣尷尬的境地,如果捐多了,錢是怎麼來的?不就知道自己貪腐嗎?如果捐少了,又解決不了問題。

中科院核研究所90餘人集體辭職

另外,大紀元記者也確認了該錄音確實是吳宜燦的聲音。吳宜燦2019年當選中科院院士,當年12月他接受官媒採訪時的講話與本次知情者提供錄音,是同一個聲音。

值得一提的是,吳宜燦主管的中科院核研究所,今年6月曾發生九十多名高級科研人員集體辭職事件,驚動了中共中央。

事件發生在6月15日,據《中國經營報》報導,當天中科院物質院強制為其下轄的核研究所更換保全,核研究所科研人員認為自身權益被侵犯。院方人員與核所人員發生了激烈衝突。當天,核研究所科研人員集體辭職。

該所人事處承認員工是被挖走的,更有消息指是核研究所所長吳宜燦鼓動員工對抗院方,離職的人都去了吳在外成立的公司。

該事件還驚動了中共高層,中共副總理劉鶴7月21日要求由國務院辦公廳、科技部、中科院等單位組成專項工作組,隨後赴中科院物質院展開調查。

但到目前為止,中共官方也沒有通報消息。但多方消息顯示,吳宜燦並沒有離職,他6月17日下午還主持召開該所2020年中工作進展會。

時政評論員石實說,吳宜燦其實是和習近平的指示在對著幹。習要自力更生,在中共的領導下搞科研,但是像吳宜燦這樣的實幹科學家就不樂意那樣胡搞、蠻幹。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頓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03/1484693.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