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王傑:浮沉半生 誰明浪子心?

「可以笑的話,不會哭。可找到知己,哪會孤獨。

偏偏我永沒有遇上,問我一生足印的風霜,怎可結束……」

看到這幾句歌詞,有多少人耳中已經迴蕩起熟悉的旋律,腦中已經浮現出那一個孤寂的身影?

唱這首歌的人,曾經叱吒港台樂壇多年,無人不識。

後來世事變幻,他在命運的激流中載浮載沉,歷盡滄桑。

 

有人說他早已過氣。

他自己就乾脆寫了一首歌自嘲,歌名就叫做《我知道我是一個已經過氣的歌手》。

或許,在這個日新月異的年代,沒有流量、不會炒作的他確已「過氣」。

可他的名字,卻從未被人遺忘。

他唱過的那些歌曲,時至今日依然霸屏KTV

每當提起「浪子」這個詞,許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也是他。

只是,比起「浪子」這個稱謂,他更願意別人記住他的本名:王傑

因為,作為「浪子」的那些年,誤解總是如影隨形。

他唱盡了塵世的悲歡,自己的心聲,卻從未被了解。

浮沉半生,誰明浪子心?

從童年起,王傑就不曾被生活溫柔以待。

1962年,王傑出生於台灣,是家中的老三。

3歲,王傑隨父母移居香港,父母都是邵氏電影公司的演員。

因而王傑的童年,幾乎都是在邵氏片場中度過的。

在那個年代,演員的收入普遍不高。

更何況,王傑的父母還只是沒什麼名氣小配角。

為了補貼家用,在父母的爭取下,小王傑也常常在一些武俠電影中出鏡。

一開始,生性頑皮、不喜約束的王傑並不情願當小童星。

他經常趁著大人不注意時偷偷溜走,在偌大的片場中東躲西藏

可一旦被暴跳如雷的父親逮住,總免不了挨一頓皮鞭。

慢慢的,小王傑就被打馴服了,只能乖乖就範,盡職盡責地演起戲來。

 

好在,在孩子的眼中,邵氏片場無疑是一個樂趣無窮的大型遊樂場。

沒戲拍的時候,小王傑就和其他小演員一起,在片場中追逐玩鬧,留下了許多難忘的回憶。

可惜,快樂無憂的時光轉瞬即逝。

王傑12歲那一年,父母感情破裂,最終離婚。

母親帶著王傑的哥哥、姐姐和弟弟返回台灣,卻把王傑留在了香港。

而父親把王傑送進了一所教會學校寄宿,從此便杳無音信。

王傑在教會學校里一待,就是5年半。

剛開始王傑還很開心,因為他覺得自己終於不用再挨打了。

可時日一長,孤寂與思念便如洪水泛濫,淹沒了這個小小少年的心。

那時候的王傑,最怕節假日。

因為一到放假的日子,別的同學都有親人來探望。

而王傑的母親,在漫長的寄宿生涯里,只來看過他兩次。

在無數個孤單的夜裡,王傑輾轉難眠,在心裡反覆自問:

「他們為什麼只把自己扔在香港?」

除了情感上的極度失落,巨大的經濟壓力更讓王傑喘不過氣來。

進入教會學校沒多久,父母便不再為王傑繳納學費。

是學校提供的勤工儉學,以及老師們的慷慨資助,王傑才得以順利修完中學學業。

還未成年,王傑便早早嘗盡了生活的艱辛。

好在還有音樂。

教會學校一直都有教授音樂的傳統。通過學習鋼琴和吉他,王傑找到了抒發心底鬱結的途徑。

14歲,他把一腔心事寫進了自己的第一首歌里。

在這首名為《娃娃在哭了》的歌里,王傑寫道:

「我的媽媽悄悄走了,為何把我留下?不管是天是海是地,我要把你尋找……」

最後,在學校的安息日活動中,這首歌被定為現場伴奏曲,王傑的音樂天賦自此初露端倪。

大一那一年,出於對老師言辭侮辱的不滿,血氣方剛的王傑與老師發生了肢體衝突,由此被勒令退學。

那一年,王傑18歲。

他站在熙熙攘攘的香港街頭,身無分文,舉目無親,前途渺茫。

於是,由朋友資助交通費用,王傑隻身回到台灣。

為了養活自己,無依無靠的王傑只能四處打零工。

不久後,他在街頭看到一個年輕女孩被小混混糾纏,便挺身而出,趕跑了那群小混混。

自此,王傑和這個女孩一見鍾情,不到半年就結了婚。

這時的王傑才19歲,而他的小妻子不過16歲。

好在年紀雖不大,自小孤苦無依的王傑卻極為珍視自己的小家。

為了取得在台灣的永久居留權,給妻子一個安穩的未來,王傑決定去服3年兵役。

他把彼時已懷有身孕的妻子送到母親那裡,拜託母親幫忙照顧。

誰知,等他服滿兵役回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原來,當年王傑才去服役不久,妻子便早產生下了一個女兒。

坐完月子後,王傑的母親便時常把水兵帶到家裡來,要求王傑的妻子去陪酒。

最後,妻子不堪忍受這樣屈辱的生活,便拋下嗷嗷待哺的女兒,不辭而別。

知道真相的王傑當場崩潰了,他與母親發生了激烈的爭執,隨後抱起幼女,奪門而出。

遍尋妻子無果後,王傑只能與女兒相依為命。

此後數年,為了方便照看女兒,王傑干起了臨時工。

他開過計程車、貨車,當過油漆工、侍應生,也常常作為武打替身、特技演員出現在電影片場……

最誇張的一次,王傑在一家音樂餐廳里身兼數職。

既負責打掃、端茶倒水,也幫客人調酒,充當現場民謠歌手,還要抽空到後廚炒菜。

可是,即便奔忙不休,王傑父女倆仍然只能租住在狹小擁擠、常年悶熱潮濕的籠仔屋裡,過著三餐不繼的生活。

最絕望的一次,王傑失業數月,口袋空空如也,年幼的女兒卻在身邊直喊餓。

左思右想,沒有辦法的王傑把心一橫,抱起女兒走出家門。

他帶著女兒去了很遠的一處餐廳,選了一個靠近門口的位置坐下來,點了滿滿一桌食物。

等女兒吃飽後,王傑叫服務員把剩下的食物打包好。

他又打電話叫來了一個朋友,請朋友幫他把女兒先帶走。

然後,他佯裝在等朋友,坐在位置上左顧右盼。

最後,趁著店員不注意,王傑一邊抄起桌上打包好的食物,一邊像離弦的箭一般,沖了出去。

他一口氣跑出了幾條街,期間甚至不敢回頭看一眼,生怕老闆追出來。

這次吃「霸王餐」的經歷讓王傑畢生難忘。

幾年後,當境況好轉,他曾去找過這家餐廳,想償還欠下的那一頓餐費。

可惜等王傑找到那個地方,才發現早已人去樓空。

後來,王傑在採訪中談及這段過往,坦誠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污點。

是音樂最終讓王傑走出貧困的泥沼。

與女兒相依為命那些年,即使再苦再累,王傑也從未放棄過創作。

每當寫出一首滿意的作品,王傑便拿著錄好的歌曲小樣到唱片公司推銷自己。

一次,他把小樣送到當時台灣最大的唱片公司——滾石。

彼時,在滾石擔任音樂製作人的李宗盛聽完後說:

「華語歌壇不需要第二個齊秦。」

好在,滾石有一位年輕的製作人李士先。

他是王傑的好友,不僅時常在經濟上接濟王傑,還把王傑介紹給了飛碟唱片公司的製作人李壽全。

飛碟當時是台灣唯一能與滾石相抗衡的唱片公司。

李壽全聽完王傑的作品後很滿意,他邀請王傑加盟飛碟,並火速為其量身定製了一張專輯。

那時候的王傑沉默寡言,疏離、憂鬱,還總是穿著一身破舊的夾克加牛仔褲。

因此,即使在飛碟唱片公司內部,絕大多數人也並不看好他。

有以下這個小插曲為證。

在專輯發行前,飛碟的某位同事曾經問王傑:「你估計能賣多少張?」

當時的王傑年輕氣盛,對自己也頗為自信,他脫口而出:「至少30萬張。」

此語一出,立即被當成笑話,在公司內部爭相傳頌,王傑從此還得了個「30萬」的綽號。

因為在那個年代,即使最紅的歌手,也不敢說自己的唱片能夠賣到30萬張,更何況王傑還只是個借借無名的窮小子呢?

不料,1987年底,王傑的首張專輯一經推出便大受歡迎,兩岸三地歌迷爭相搶購,最終銷售記錄突破了1800萬張。

這張專輯名為《一場遊戲一場夢》,同名曲也自此火遍華語圈,成為傳唱不衰的華語經典。

如此驕人的「戰績」,不僅讓取笑過王傑的同事們目瞪口呆,就連無數同行都不敢置信。

就這樣,依靠清亮而滄桑的嗓音、朗朗上口的旋律,以及歌曲流露出的真摯情感,25歲的王傑一炮而紅。

接下來的幾年,唱片公司乘勝追擊,陸續為王傑推出《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等專輯。

這些專輯不僅張張熱賣,很多歌曲還長期霸占港台地區各類音樂排行榜單。

就連四大天王發行唱片,也要特意避開王傑的專輯發行時段。

那些年,王傑無疑是華語樂壇炙手可熱的天王巨星。

此外,除了事業順風順水,感情上王傑也終於迎來了曙光。

1993年,因拍攝歌曲MV,王傑與台灣模特莫綺雯相識、相戀,並很快結婚、生子。

那段時間,出現在媒體面前的王傑笑得十分開懷。

一度,這個曾經孤苦落拓的大男孩,以為終於等到苦盡甘來。

殊不知,在聚光燈和掌聲背後,陰霾正逐漸向他逼近。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白萱聊遊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382.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