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論中共統治體系的六大死穴

作者:
中共唯一的希望就只能是加速印鈔和境外輸血了。無限印鈔會引發惡性通脹,稀釋掉黨衛軍們的財富,會引起譁變;從境外輸血,又遭遇資本外逃大大超過資本輸入。中共就在這種二難的漩渦中掙扎,財政崩潰的到來就不可避免。

 

中共號稱有9191.4萬黨員,有468萬多個基層組織,光是黨員人數就超過了世界200多個國家,足以排進人口大國前15名,可謂中外史上最大的政黨。這個體量大得驚人的邪教「利維坦」,表面上凶神惡煞,氣勢洶洶,實際上在它身上存在著許多軟肋和要害之處,這些要害可以歸結為下述六大命穴:

一、「合法性危機」

中共政權無論在源頭上,還是在七十年的統治過程中,一直存在著不可克服的合法性危機,無論它釆用什麼謊言欺騙和暴力恐嚇手段,都無法掩蓋和消解這一危機。一個政權如果沒有合法性,它就失去了統治的基石,它推行的法律、政策和施政措施,就不具有任何正當性,因而是非法的,人民就有推翻它的正當理由。「合法性危機」就像魔咒一樣死死套在中共的頭上。我在前面的文章《論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危機》裡有詳述,這裡就不多說。,

二、財政-錢袋子

把財政放在第二重要的位置,是基於兩個原因:

①財政是維持中共政權運轉的血液系統。中共無論是對內鎮壓維穩,無論是對外撒幣搞金元外交,還是內部貪腐分髒,都需要雄厚的財力為後盾。例如,中共用於維穩的監控體系越搞越大,監控技術越來越高精尖,這就需要越來越多的資源去支撐,無論是什麼資源,說到底都是錢。只要有錢,再龐大的體系都能運轉,一旦沒了錢,任何一個環節都可能斷鏈,其它環節也會相繼掉鏈子,整個系統就會停止運轉。沒有充沛的供血,再強壯的巨人都會倒下。

②財政具有剛性約束。中共一貫信奉毛澤東的「戰天鬥地」哲學,在它眼裡沒有什麼是不敢幹的,也沒有什麼是幹不成的,所以世上沒有什麼規則能夠約束中共無法無天的魔性,但唯有財政對中共具有不可抗拒的剛性約束。例如,中共的債務己達到創人類記錄的天量,許多經濟學家認為債務將對中共經濟產生致命威脅,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中共可以將債務「數位化」,即將債務看成是黑板上的一堆數字,既可以修改,也可以擦掉。中共欠再多的債最後賴著不還,誰能把它怎樣?所謂債務危機,是在講信用的制度里才會發生,在不講信用的制度里是沒有債務危機的。這麼多年來,每年底都有上萬億的到期債務違約,誰聽到過有什麼響動?房地產更是如此,泡沬己吹到創歷史記錄的規模,但對中共仍然沒有致命威脅,因為中共可以用行政命令規定房價只漲不跌,或按政府允許的百分點跌(就像2015年股災時,公安部副部長帶隊進駐證監會「救市」一樣),最後還有更絕的招——凍結房市交易,連交易都停止了,房價怎麼跌?房地產怎麼崩盤,所以,房地產也不是中共的命穴。但是,財政就不同了!財政涉及到需要拿出真金白銀來維持政權運轉、供養軍隊、收買走狗、籠絡人心,這是糊弄不了人的。你可以將億萬債務一筆抹掉,可以將房價或股價凍結在某個區間,但你無法做到讓成千上萬個像張三、李四、王五這樣的嘍囉們餓著肚子為你賣命,這就是財政-錢袋子的剛性約束!

基於上述兩個原因,錢袋子對於中共具有性命攸關的重要性,所以中共對錢財的貪婪和掠奪世所罕見。特別是近年來隨著中共陷入內外交困,中共對民間財富的掠奪己近乎明火執杖的搶劫了,最突出的例子就是6000多家網絡金融平台p2p的大爆雷:政府一開始就公開站台支持,用國家信用為p2p背書,引誘數千萬富裕民眾將血汗錢投進來,待騙進的錢撈的差不多了,然後突然宣布p2p屬於非法集資予以沒收,私下裡釋放各平台的負責人讓他們拿點辛苦費出國潛逃,中共則將這些p2p的資產全部接盤,用移花接木式的手法,將十幾萬億的民眾財富直接洗進了自己的腰包!p2p爆雷是對中國中產階級的最後一擊,整個中產階級被消滅殆盡。

2019年6月底,中共官媒的統計數據顯示,全國31個省區(22個省、5個自治區、4個直轄市)的財政,史無前例地全部進入赤字狀態,僅僅在一年前的2018年,廣東江蘇上海等六省市還有財政盈餘,廣東甚至還有上萬億盈餘,現在連它們的錢袋子都全部空了。請記住這個極其重要的時刻!它的含義比其他時刻的含義都重要。它表明,中共對民間經濟「竭澤而漁」式的壓榨己走到了盡頭,刮地皮己刮到花崗岩層了,國內經濟的造血功能己經衰竭。剛剛進入2020年,本來已經入不敷出的財政又橫遭「武漢瘟疫」的襲擊,經濟呈斷崖式暴跌,雪上加冰雹。接下來,中共如何應付龐大的開支而找米下鍋,將是中共的頭號生死問題。中共為了維持政權穩固,它必須要力保槍桿子(軍隊)、刀把子(公檢法等)、和筆桿子(宣傳+水軍)的忠誠,要保證其忠誠就要不斷提高他們的優厚待遇,這就需要大量的財政經費。當財政枯竭拿不出那麼多錢時,中共唯一的希望就只能是加速印鈔和境外輸血了。無限印鈔會引發惡性通脹,稀釋掉黨衛軍們的財富,會引起譁變;從境外輸血,又遭遇資本外逃大大超過資本輸入。中共就在這種二難的漩渦中掙扎,財政崩潰的到來就不可避免。財政崩潰的可怕在於,它是一系列連鎖危機(如債務、房地產、通脹、金融、維穩、基層失控、政變等)的起點,因為財政是撐起整個政權的大樹,這棵樹一倒,樹下的猢猻們就一鬨而散了。

三、境外輸血

中共的供血系統分為兩個部分:A、國內財稅體制,以壓榨國內民眾的血膏為主,這是供養中共機體的內循環;B、境外輸血,主要包括以極低人工成本掙來的巨額貿易順差、外商投資帶來的外匯收入等,這是外循環。外循環不僅向內循環補充新鮮血液,而且是調節和提高整個循環系統效率的關鍵因素。特別是當內循環出現衰竭時,境外輸血的外循環就具有救命的作用。自2017年底美中貿易戰開啟以來,中共靠奴役性的廉價勞動力賺取外匯的好日子就結束了,國內投資環境的惡化和中共不講信用的胡作非為,導致大量外資撤走,有些外資連資產都不要了,直接走人。此時的中共,就像一個作惡多端的老賊,不僅己進入風燭殘年,而且還身患各種疾病:腦梗——用小學生做領袖,心臟病——黨內權鬥激烈,肺結核——只有習核心一種聲音,肝癌——組織效率和活力趨零,糖尿病——機體循環機制失效,腎衰竭——全系統被逆淘汰機制主宰。特別是腎衰竭,由於逆淘汰盛行,血液里的毒素不斷積累,必須經常做腎透析以過濾毒素。要維持腎透析就必須保證體外循環與體內循環的對接,腎透析一中斷,離死亡就近在咫尺。香港是中共體外循環的唯一主管道,香港的輸血泵是資本主義的型號,具有最高的效率和穩定性,沒有比它更重要的輸血管道了,換言之,香港的輸血管道對中共具有生死攸關的救命意義。恰恰就在中共最需要香港的關鍵時刻,習近平同志開始強推「國安法」,自己揮刀活生生的切斷了這條維繫生命的輸血管!——這是天意嗎?我們見過各種各樣的精神病人的自殘,但還沒見過這樣的自殘:自殘者完全處於幻覺中,當他在自殘時,他還以為在創造一項「偉業」呢!美國出台的制裁法案,如果堅決按照「三脫鉤」的方向展開,即:貿易脫鉤、美元與港幣脫鉤(港幣是人民幣的「承兌匯票」,即人民幣在境外融資的馬甲)、美元結算體系(SWIFT)與中資銀行脫鉤,那麼,中共經濟立馬就被打回到1979年瀕臨崩潰的原形。所以,我一再強調習近平將在香港賠光他的政治老本,其依據就在這裡。

習近平從來只算政治帳,不算經濟帳,因為他對經濟一竅不通,即使是,算政治帳,他也只能停留在梁家河大隊會計記流水帳的水平上作加減計算,稍微複雜一些的高階運算,如帶入變數的連鎖反應,政治如何影響經濟,經濟問題如何嬗變為政治問題等等,他就兩眼抹黑了。習近平和他的「經濟智囊」劉鶴,這哥倆是一對絕配,一個患有罕見的認知障礙綜合症,一個患有與其文憑大不相稱的知識障礙綜合症。從劉鶴提出「供給側改革」起,傻瓜經濟學就在中國誕生了,前不久,為了解困中共將自己逼入死胡同的僵局,也為了應對世界經濟與中共經濟的脫鉤,劉鶴又在一個論壇上提出中國經濟的「內循環」概念,將經濟學家們的大牙、門牙和假牙都笑掉了。什麼是「內循環」?內循環就是死循環,是內部閉環中的衰減性循環,即污水池中的循環,越循環氧氣越少。筆者在《中共的四處挑釁意味著什麼》裡有專門分析。在「改革開放」前的三十年中,中國就一直處在封閉的內循環之中,直到1979年接近崩潰的邊緣。劉鶴急需要補課的不是經濟知識,而是常識。習近平的智囊都是這個水平,不難想像中共這艘破船的船長是個怎樣的舵手。

四、脆弱的金字塔尖

中共統治下的社會結構是一個奴隸制的極權社會,是由上層統治集團與下層奴隸組成的雙層社會。上層統治集團只占總人口的0.7%左右,其中又分為掌握實權的核心階層(不足100萬人),與看家護院的「家丁」、「保全」組成的「護城河」陣營。核心階層是中共的權力大本營,其中又有數百人至數千人的政治精英組成以習近平獨裁為核心的政治「小聯盟」。按照梅斯奎塔的分析,這種「小聯盟」就是決定極權國家政治走向的軸心和權力中樞。(見《獨裁者手冊》)萬千決策皆源於這個中樞,社稷安危皆繫於一人之手。這種金字塔結構,其底座全部覆蓋了整個社會,所有權力從四面八方匯聚到坐在塔尖上的獨裁者手中,獨裁者就是整個權力系統運轉的心臟,他集天下權力於一身,也集天下災禍於一身。表面上看,塔尖上的獨裁者威風八面,豪情萬丈,但實際上,由於他的個人安危決定著全系統的安危,他寶座下的塔尖就具有極大的脆性。只要金字塔底層發生強烈地震,或遭遇颱風級的暴風雨,或在某天早上「核心」突發心梗,金字塔尖隨時都可能發生斷裂,將獨裁者拋入深淵。

五、基層失控

中共是靠「組織」起家的,也是靠「組織」發展壯大的,更是靠「組織」壟斷一切的。「組織」就像伸入地下向四面八方延伸、布絡的根須,這些根須供應著整個樹幹的水份、營養和能量。中共政權的真正力量就體現在它對全社會的統合力上,即體現在它的基層組織「保持水土」的管控力和凝固力上。從社會學的角度看,所謂「統合力」,就是指對全社會成員的組織和動員能力。例如,中共打敗國民黨的一大秘訣,就是它對社會基層的統合力大大強於國民黨。在1949年以前,國民黨的統合力只能達到縣一級,縣以下的鄉村全部由鄉紳階層掌控。而在中共的「解放區」,中共通過殘酷的「土改」運動,瓦解了以地主、富農為主體的鄉紳階層,中共的統合力可以直達鄉村最底層。1949年以後,中共屠殺了幾百萬地主和富農,將整個鄉紳階層完全消滅了,而鄉紳階層是數百年來中國鄉村自治結構的龍骨,是涵養人際「水土」、保護社會穩定的生態「植被」。鄉紳階層一滅,農民就失去了穩定的根系,變成無所歸依的流民,再加上農民手裡拿著中共分配給他們的從地主和富農那裡沒收來的土地,農民就被迫跟著共產黨走,從而完全被中共政權所收編。中共就是通過這種辦法,將「組織」的觸角延伸到鄉村和城市的每個角落。中共在每個行政村都建立了黨支部(據2017年數據,全國約有69萬個行政村),在城鎮的每個街道也建立黨支部(全國街道辦數據屬中共機密無法查到,估計高於行政村數),再加上各個社區的黨支部,從而形成一個嚴密的、全方位的社會管控網。現在推行的「網格式維穩」,就是以這張管控網為基礎的。所以,基層組織一直是中共防備社會動盪的防波堤,更是為中共衝鋒陷陣的一線炮灰。2019年1月,中共重新修訂印發了《中共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2020年1月又印發了《中共黨和國家機關基層組織工作條例》,7月17日又頒布了《中共國有企業基層組織工作條例》,緊接著7月20日又發布了《中共基層組織選舉工作條例》。如此密集發布有關基層組織的文件,充分表明中共的基層組織正面臨著日益升高的失控風險。

如前所述,如果財政出現崩盤,供血中斷,基層人員的待遇和油水減少,基層人員的利益受到嚴重衝擊,就必然會對基層系統計程車氣影響巨大,基層工作就會出現大面積的怠工渙散,這會直接解構基層的統合力,而基層一旦失去統合力,基層就要失控:從鄉村到城鎮街道,就沒人值崗守責了,沒人治安巡邏了,也無人處理社區雜務了,日常生活中的水電氣也沒人管了,民眾就要起來實行自主、自治管理。基層一旦癱瘓失控,就會迅速向上蔓延到中層(處-廳級),而中層是上傳下達的職能樞紐,由於下達的管道已失靈,上峰的指示也不再起作用,中層樞紐也隨之陷入癱瘓。到這時,中共一旦失去中、下層的根基,其上層統治集團就成了漂在億萬民眾的汪洋大海上的一艘破船,他們作為全民公敵的原形就徹底暴露在全體中國人面前。船上的盜國賊們各自棄船逃生作鳥獸散,就是他們的唯一選擇了。

六、拆除防火牆

中共最恐懼讓人民知道真相,因為人民一旦知悉了真相就不再懼怕中共的暴政。真相包括兩方面:歷史的真相和當下的真相。中共從1949年建政以來,它的所有方針和策略都是圍繞著「編造謊言-掩蓋真相」這個中軸展開的,因為它的政權的合法性和施政的正當性,都需要用大大小小的謊言來支撐。可見,戳破中共的謊言,讓人民獲知真相,讓十四億奴隸從蒙蔽中醒來,就是消解中共的「合法性」外衣的關鍵所在。要曝光真相,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拆掉中共耗費上千億打造的「防火牆」。如果廣大民眾能夠自由獲取境外的各種信息和真相,想想看,這將釋放出多麼驚人的能量!

毋庸置疑,鑿穿中共的防火牆,其意義遠超當年柏林圍牆的倒塌。柏林圍牆阻擋了2000萬東德人,而中共的防火牆囚禁著十四億多的奴隸。拆除這個現代奴隸制的囚籠,將是推翻中共暴政見效最快、連鎖反應最廣的路徑,其威力勝過千軍萬馬。如果這條路徑與切斷中共供血管道等其它路徑相配合——即「外卡內爆」,那就是一場世紀性的完美風暴,中共註定將死無葬身之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看中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53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