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遺民抗俄----被遺棄的東北亞

作者:

1860年那一紙中俄《北京條約》將烏蘇里江以東包括庫頁島在內近40萬平方公里土地劃給了沙俄,其上的中國人瞬間成了居於別國土地的「外國人」,聽起來既滑稽又心酸。在條約文本上留下了這麼一句:「遇有中國人住之處及中國人所占漁獵之地,俄國均不得占,仍准由中國人照常漁獵。」這成了大清帝國對自己這群子民最後的關照。

1858年沙俄侵略先鋒穆拉維約夫帶兵進入烏蘇里江,清廷還曾下諭旨稱:「若肆意侵占,執我參珠貂鼠地方(烏蘇里江以東地區),是有意違背和議,中國斷難再讓。」可最後,面臨英法與沙俄南北夾擊,清廷最終放棄了這片「參珠貂鼠地方」,完全不顧那些「斷不相讓」的遺民。

自此之後,遺民們的種種,大清均已無力照拂。

中國「蠻子」

「參珠貂鼠地方」,這個名稱解釋了烏蘇里江以東的中國人靠什麼生存。沙俄著名探險家普熱瓦爾斯基探訪這裡後寫道:「這群中國人主要是流放的犯人或亡命至此。他們以撈海參、海帶,採集人參,打獵和淘金為生。」普氏所言不虛,被清廷視為「龍興之地」的東北自康熙年間始被封禁了200多年。直至沙俄入侵,封禁才解除。每當述及此地,俄學者都會強調烏蘇里江以東中國人當時並不處於中國行政的有效管轄之下。這裡固然有鮮明的俄國殖民立場,但也確實並非虛言。當穆拉維約夫率軍入侵,清廷才想起派人繪製此處地形圖。可見其所謂的管轄力度極為不足。

那時,俄羅斯人將這批中國遺民稱為「蠻子」。按照清朝的規定,流放的犯人不可由家眷陪同,不可在當地成婚。所以,「蠻子」里幾乎見不到女性。1897年,《俄羅斯消息報》的一名記者寫道:「我在烏蘇里江以東地區呆了3年,只見過3個中國女人,她們是逃亡到這裡的蠻子偷偷帶過來的。」如此一來,這裡的中國人得不到繁衍,數量並不多,更何況還有清廷封禁東北的政策。當時那裡到底生活著多少中國遺民?不同的人給出的答案大相逕庭。1868年,時任濱海州州長的伏魯戈爾姆稱,他的轄區內有7000~10000名中國人。考慮到當時的濱海州包括楚克奇和堪察加地區,這個數字只能作為參考。同一年,普熱瓦爾斯基也給出數字稱,當時烏蘇里江以東地區有4000~5000名中國人。1869年的一次官方統計顯示,烏蘇里江以東地區有1797名中國男性和210名中國女性。當時,對東北的封禁已經在黑龍江將軍特普欽奏請後解除。各種版本的數字差異極大,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東北解除封禁後人口增長很快,而且這裡的中國遺民大多是季節性勞工,不勞作時往往回國內居住,這便使得人口統計更加困難。其實,直到今天俄羅斯遠東中國移民的數量都是一筆糊塗帳。

無論如何算,烏蘇里江以東這片土地對於這群中國人來說都太廣大了。他們散居於此,結成村落。幾個較近的村落會結成一體,選出一個負責人。他們用「太爺」這個稱號稱呼負責人。「太爺」有著極大的權威,掌管著賦稅、刑罰諸種事務。此外,每個共同體都有自己的軍事組織,用來自保。

最初的衝突

不得不承認,若無北京清廷對東北長期封禁的政策,這片土地如果得到有效開發而人口充裕,它的歷史不會讓後世國人如此神傷。條約簽署之後,俄羅斯人將這裡視為自己的領土,而「蠻子」們卻將他們視為外來者。要知道《北京條約》簽署時他們就持「斷不相讓」的態度。

從沙俄駐東西伯利亞部隊派兵逆烏蘇里江而上開始控制這片土地起,中國遺民與俄羅斯人的關係就一直十分緊張,最終發展到流血衝突的地步。

在這片土地最南端的海參崴,東西伯利亞軍四營三連40多名士兵在1860年6月20日設立了一個兵站,由准尉科馬羅夫領導,從而控制了這個最主要的城市。而早在4月11日,在整個烏蘇里江以東地區最南端的波謝特灣諾夫哥羅德港,俄軍也設立了兵站,由中尉納季莫夫領導。這些兵站開啟了俄羅斯人實際控制這一地區的歷程。此時,中俄《北京條約》尚未簽署,烏蘇里江以東地區只是根據《璦琿條約》處於兩國共管狀態下。俄軍進駐後,中國遺民們的不滿時有展露。

史書中記載的雙方在此地較早的一次戰鬥發生於兩國軍隊之間。1860~1861年的冬天,大清國琿春協領向駐守波謝特灣諾夫哥羅德港的俄軍將領伊萬·切爾卡夫斯基發出巡視烏蘇里江以東地區的要求。當時,兩國已然簽署《北京條約》,那裡已經是沙俄地界。切爾卡夫斯基拒絕了。於是,琿春協領乾脆霸王硬上弓,率600名兵勇與切爾卡夫斯基麾下幾十名俄軍士兵打了一仗。這一仗是在結冰的江面上打的,如此懸殊的兵力似乎早已預示了戰局。但切爾卡夫斯基攜帶的兩門山炮改變了局勢。大炮一響,清軍立刻敗下陣來。

逃回本部的琿春協領連忙向上級通報了敵情,並在信件中夾了一片俄軍炮彈留下的彈片。自此之後,只剩下中國遺民們與俄軍抗爭周旋。

勞作於此的中國遺民們起初尚可以與俄羅斯人們保持基本的和平,因為剛剛再次落腳的俄羅斯人也還沒有確立起有效的統治,尚無力對中國人進行管理。既然仍可以進行采參、淘金等活動,遺民們便基本未作反抗。但到了1865年,情況發生了變化,俄羅斯當局決定加強控制,這是他們在兩年前就作出的決定:加強在日本海沿岸的存在。於是,這裡陸續出現了電報和驛路。更重要的是,中國人被禁止從事對昂貴的橡樹林的採伐以及淘金生意。這當然是已在這裡活動多年的中國人所無法接受的。

隨著中國人在這一地區的增多,商貿活動熱絡,那裡聚集了一些富商,便將嘯聚東北的土匪引了來。俄羅斯人將這批土匪稱為「紅鬍子」,顯然這也是一個從漢語中引進的音譯詞彙。「紅鬍子」多了,搶劫和謀殺事件時有發生。雖然受害者仍只是中國人,但俄方清楚,中國「蠻子」普遍對被他們視為入侵者的俄羅斯人感到不滿。這種不滿很可能轉化為流血事件。

很快,衝突就爆發了。在海參崴東北方向的蘇河谷地,以「太爺」身份領導所有中國人的於海擁有著一支300多人的武裝隊伍,而在那裡與他們抗衡的俄羅斯軍隊才區區50人。在俄方禁令的刺激下,1866年,於海率人開始驅逐蘇河谷地內的俄羅斯人,引發衝突。在一場「剿匪」戰鬥中,俄軍儘管裝備先進,但畢竟人數太少,最終大敗而歸,部分士兵還被中國人俘獲。

此戰之後,於海直接向谷地內俄軍指揮官彼德洛維奇發出承認蘇河谷地中國人獨立的要求。彼德洛維奇當然不會答應,他暗中向駐守諾夫哥羅德防區的長官雅科夫·季亞琴科發出了求援信,後者得信後取得了總督同意,組織了一支120名士兵的隊伍向蘇河谷地進發。為了這次行動,他們還專門帶上了兩門山炮。

1968年1月1日,季亞琴科率軍抵達蘇河谷地。他立即施展了極強的軍事指揮能力,僅用10天就絞殺了中國人的反抗。於海及其10名主要隨從被捕,被押往其他城市,下落不明。但儘管取得了勝利,季亞琴科清楚,當地中國人數量仍多於俄羅斯人,久必成患。於是,他開始尋求其他控制中國遺民的方法:他介入了蘇河谷地地區「太爺」的選舉過程,一位名叫李貴的中國人在他的扶植下成為新任「太爺」。但後來他才知道,就在他絞殺蘇河谷地中國人反抗之時,南面的海面上正醞釀著一場最終導致了海參崴中國遺民起義的戰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國經營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1/1491781.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