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孤膽英雄 1個人堅持「午飯抗爭」不懈:「lunch哥」David專訪

多場的「和你Lunch」只有David一人的身影,他認為現在是抗爭的低潮,更要振作起來。(文海欣攝)

2020年8月21日,David一步出元朗站就被大批鎮暴警察包圍。(文海欣攝/2020年8月21日)

David到元朗警署投訴,希望市民遇到不公義的事不要啞忍。(文海欣攝)

仍是學生的David即將面對文憑試,他不認為抗爭會影響學業。(文海欣攝)

「和你Lunch」曾經成為「和理非」的主場,但近月亦開始無人問津,唯獨仍有一位學生堅持不懈,他就是有「lunch哥」之稱的David,多場的「和你Lunch」就只有他一人的身影。David認為現在是抗爭的低潮,他更加要振作。而「一息尚存抗爭到底」不再是口號,他一直銘記於心。即使被受抨擊、為人笑柄,他亦毫不介意,為自己堅持的信念努力。(文海欣報導)

疫情及國安法陰霾等籠罩下,「和你Lunch」活動近月開始無人問津,而街上的抗戰運動更是寥寥無幾。然而,在街頭上不時仍看到這位學生的身影。年僅17歲的David有「lunch哥」之稱,因多次參與「和你Lunch」而為人所知,愛穿風衣、運動褲則成為他的象徵。

政府總部、禮賓府、國安公署、不少商場他都去過。David由去11月已開始參與「和你lunch」,昔日仍是「港豬」的他,毅然上街示威的原因是因為政府及警方暴力對抗示威者。

David說:由612、721到831,我看到無數示威者被香港政府、警察用暴力手法應對,我看不順眼,我覺得是時候要以學生身份出來發聲。看到有市民試過投訴警察但都不成功,當時我覺得警察做的事永遠是對的、示威者做的永遠是錯,我覺得一定要出來發聲,不能再讓政府及警察傷害市民。

1月時,David第一次被警方截查,當時他更在記者面前流淚。而這亦成為一個轉捩點,令他愈走愈前,參與更多的「和你Lunch」,由當初一個月一至兩次,到現在放假時一星期可能有四至五次。

David說:回家後我就思考,我不能再畏懼,他愈要查我、嚇唬我令我不敢出來,我就更加要出來多些。

而6月時,他亦曾經被捕,但被捕的理由卻是說他在去年6月9日在金鐘立法會參與一場未經批准的非法集結。當時從未參加過一場示威的他感到非常驚訝。親身經歷被濫暴的他說,不會再畏懼被拘捕。

David說:因為當時我並無出去抗爭,他就故意用非法集結的罪名控告我。當初我有少許無奈,也有少許害怕,但我知道我當刻要冷靜應對。親身經歷被警方濫捕,我覺得更加要出來發聲,他愈打壓我就愈要出來。擔心不了太多,去到這個地步已經不能再害怕,一害怕就很難再有機會行出來。如果我們退就沒有後路,我想再過一年就沒有機會再讓我們出來,一定會被清算更嚴重。

最近,David到機場參與「無忘機場之役」、又在暴雨下到成為「臨時氣膜火眼實驗室」的中山紀念公園體育館,要求撤回全民檢測計劃。不過這都只有他一人的身影,不再有「同路人」同行。而上周五(21日)是721事件事隔13個月,雖然警方於前一天(20日),高調拘捕6人,David認為即使這是一個進展,但背後的「主謀」還未被捕。他堅持到元朗進行「和你Lunch」,同樣「這頓午餐」只有他獨自一人。

David說:五大訴求缺一不可!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他一踏出元朗西鐵站,就被超過20名鎮暴警察包圍及截查。這個場面,對曾經被捕及多次被以限聚令票控的他,已經司空見慣。其後他獲放行,欲到當初有大批白衣人聚集的南邊圍。然而,南邊圍的出入口都有大批防暴駐守,並禁止David進入。

David說:你可否說說,我是違反甚麼法例而不能進入南邊圍?

女鎮暴警察說:剛才已經說得非常清楚,已經給你警告,最後就是不能進村,你可以去其他地方散步。

最終David未能進入南邊圍,他選擇去元朗警署,要求警方解釋限制他自由的因由。在敵眾我寡的形勢下,他質問警察去年7月21日的事情。

David說:我想問一個問題,為何721不見警察?

警察說:這些問題不要問我,已過一年的了。

David說:但過了一年你們仍然未回應。

警察說:你進來我找人答你。

最終他真的走進警署。即使David知道投訴成功率不高,但他仍堅決落案投訴不讓他進入南邊圍的女鎮暴警察。

而在南邊圍到元朗警署的路上,David堅持高舉「五一」手勢,偶爾高叫口號。儘管旁人投射奇怪的目光,他亦從不介意。在嘲笑、質疑的同時,其實亦有認同他的市民。沿途亦有市民鼓勵他,更送上飲料為他打氣。

市民說:小朋友小心一點!

有人可能會認為,David是白費氣力、更可能是被警察愚弄。不過David這不是一種傻勁,而是他對自己所堅持的理念的一份執著。在抗爭運動的高峯時期,一場「和你Lunch」可以有過百人參與,然而到今時今日,多次就只見David一人的身影,默默高呼著沒有人回應的口號。為何他會如此堅持呢?

David說:抗爭已有一年,但大家的訴求仍未達成。我記得大家之前叫的口號「一息尚存抗爭到底」。在這一年由人多變人少,一定有少許難受,但抗爭不在乎人數,只有我一人也要出來,希望感染大家出來,不應該見人少自己就不出來。現在可能是抗爭最低潮,我要更加振作,堅持到其他人重新出來,不能輕易被打沉。如果現在收手,我覺得會對不起一些已經不在的手足。

David亦說,在限聚令下,人多反而會容易讓警方有原因拘捕他們。他認為,目前自己一人進行抗爭,既能保持熱度、引起關注,亦是在不違法的情況下進行。

而他亦慶幸,家人非常認同他。就在採訪的路上,記者亦見David的母親多次致電給他,足見母親的關心、擔憂。David亦說,因為曾經被捕,家人都非常擔憂,但仍是會認同他所追求的理念。

過去作為學生的David都說,閒暇時會看看新聞、打電動遊戲,這正是一般學生的生活。然而一場反修例活動就改變了一切。

David說:這個時候很多學生應該是過一個快樂童年,但現在被迫走上街頭,為不公義的事抗爭,這是很悲哀的事。

雖然17歲的他即將面對文憑試,但他從未認為出來示威是浪費時間,反而更令他有良好的時間管理。他亦認為年青一代有責任爭取屬於香港的自由。

David說:香港的未來應該由我們這班學生爭取,我們有機會望到2047年之後,為何不能讓這班學生改寫未來呢?

雖然有家人作為強大的後盾,不過他每次活動都試過被「藍絲」偷拍,亦在網絡上受到抨擊。更因為David不時有一些肢體動作而為人笑柄。有人更以他拿「白卡」而嘲笑他,但這些他都不介意。

David說:我自己本身是有過度活躍症,之前也有流傳過,我是承認的。我覺得有沒有「白卡」應該也不會影響我抗爭,我一樣有能力做自己認為對的事、繼續堅持。香港人去到這一步應該不能再畏懼,而我做的事是對,我為何要介意別人目光或注目呢。

最後他有這一席話希望對香港人說「香港的未來要由香港人親手改寫,希望未來多些香港人願意再次行出來,爭取我們應得的民主、自由。」

截稿當日(25日),David到西九龍裁判法院,期間在法院外被指滋擾陳彥霖的家屬,涉嫌擾亂公眾秩序罪名被捕。陳彥霖為去年9月被發現浮屍海面的15歲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女學生。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24.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