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唐靖遠快評:川普未來對中政策暗藏玄機

—一個因素決定美中兩大國未來命運/病毒二次感染突現危機將至?

當前最受關注的熱點,當然是美中關係,而美中關係的重心和焦點,毫無疑問在美國。我們看到無論剛結束的民主黨大會,還是剛剛揭幕的共和黨大會,對中共政策都是最受關注的部分。拜登在民主黨大會的壓軸演講,曾經刻意對此低調處理,25分鐘的演說只提到一次中國,結果馬上就被川普痛批,說拜登如果當選,中國將擁有美國。

一個因素決定美中兩大國未來命運。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8月25日星期二,又到了我們的快評時間,歡迎大家繼續關注。

當前最受關注的熱點,當然是美中關係,而美中關係的重心和焦點,毫無疑問在美國。我們看到無論剛結束的民主黨大會,還是剛剛揭幕的共和黨大會,對中共政策都是最受關注的部分。拜登在民主黨大會的壓軸演講,曾經刻意對此低調處理,25分鐘的演說只提到一次中國,結果馬上就被川普痛批,說拜登如果當選,中國將擁有美國。

可見,如何對待中國,如何對待中共,在美國進入選戰全面開火的當下,是根本無可迴避的中心話題之一,無論你提不提,這個話題都會占據媒體頭版。

所以,今天想和大家討論的第一個話題,是美國兩大黨對中共政策的重點,究竟有什麼共同點和不同點。要知道,今年的美國大選,是一次非常非常重要的大選,這次大選的結果,不擔將決定美國未來走什麼樣的路,美國是否會衰落甚至變色;在很大程度上,也將決定中國的未來走什麼樣的路,中國是否會變色。

也就是說,這次大選,將決定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未來的興衰。如果說嚴重一點,甚至可能決定兩個大國的生死存亡。川普為什麼說拜登當選中國將擁有美國?他並不是在危言聳聽,而是他現在對中共的毒性有多大,已經有了非常深刻的體會和認識。

所以我們就看到一個非常奇特的局面,中共這個自我感覺已經牛到可以橫著走路用鼻孔說話的厲害國,現在的前途卻要由美國民眾手中的選票來決定,而中共還沒法直接干涉,只能在抓耳撓腮和故作鎮靜之間不斷切換頻道。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現在不是有說法稱兩黨在反共問題上基本一致嗎?那誰當選對中共來說有什麼區別呢?

從表面看,似乎兩黨對中共政策都比較強硬,但實際上差別很大,在我看來,這種差別不僅僅是量的差別,而是質的差別。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先討論一下美國兩黨的對華政策內容。

首先,在民主黨大會上公布的黨綱中,涉及到中共的內容,客觀的說,與2016年黨綱輕描淡寫相比,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中國問題不僅占據了相當大的篇幅,而且總體基調變得更加強硬;其次,在外交政策上關於亞太地區的篇幅也是大幅增加。

當然,具體內容上其最受關注的幾個焦點,大家可能都已經知道了,其中包括了退出關稅戰,避免新冷戰,將聯合盟友對中共在經濟、安全及人權的行動上,做清楚、強力的反擊,同時也包括恢復對話。而其中最受關注的焦點,是黨綱刪除了對「一個中國」政策的陳述,僅僅保留了信守對《台灣關係法》的承諾。

共和黨則乾脆利落,直接沿用了2016年的黨綱,無異議支持川普及其政府。其對中共的政策,更主要表現在川普公布的第二任期計劃中的第三章。這一章專門針對中國問題,標題擬定為結束對中國的依賴,內容共5條,包括從中國帶回一百萬個製造業工作;對將工作從中國帶回美國的公司給予稅收優惠;關鍵產業如製藥和機器人產業如果從中國回到美國,美國將給與100%的費用抵稅;所有把工作外包給中國的公司,將不能獲得聯邦政府合同。還有最後一條是讓中共對此次瘟疫大流行負全責。

從表面上看,兩黨都主張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只是內容上各有側重點,民主黨淡化與中共的外交戰和貿易戰,比較強調人權和對台關係。而共和黨明顯側重經濟和產業鏈,措施更為具體。

但問題最關鍵的一點是,民主黨主張避免新冷戰,恢復與中共對話接觸的政策,這一點可以說和川普有本質的不同。因為這樣的政策,基本上回到了歐巴馬時代的對中共保持接觸政策框架,充其量是一個加強版的歐巴馬政策。而歐巴馬政策的失敗是有目共睹的。

我們都知道,任何涉及國家利益與安全的對話交往都必須滿足一個重要前提,就是全面對等。無論政策基調是友好還是敵對,其程度都大體是對等的。美國這幾十年為什麼吃了大虧,導致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被中共溫水煮蛙慢性滲透破壞的千瘡百孔,最根本原因就是嘴上不停扯皮對話,而行動上沒有對等,讓中共占盡了便宜。

從這個角度,川普對中共強硬發起貿易戰科技戰外交戰,恰恰是真正意義上的對話(行動對話),因為中共從不信守承諾,語言對話根本毫無意義。而且,中共不僅是口頭對話,它們一直都同時在用行動對美國進行侵略性講話,已經講了至少20年,只不過包括歐巴馬政府在內的很多美國政客完全沒有聽懂,或者說裝不懂,才造成川普當政捕手一個爛攤子。

民主黨所說的對話,實際上是放棄行動對等,指望靠口頭協議去約束中共,這本質上是美國單方面綏靖和退讓。他們說要聯合盟友去對話,但現實是德國法國包括英國等重要盟友和中共勾兌的程度遠超美國,華為5G就是典型例子,美國如此強烈反對,有些盟友依然不聽,我行我素。所以他們所謂聯合盟友去對話,只能被中共各個擊破。

所以,川普對中共的5條施政綱領,表面上集中在經濟領域,但實際上這是一個釜底抽薪的計劃,或者說切斷中共輸血管道的計劃。因為這幾條如果全面實施,其給中共帶來的外匯損失至少是數千億美元。中共的外匯淨額,當前已經跌破了一萬億紅線,所以這等於是把中共家底接近於掏光。

大家可以想想,把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外匯家底掏光,這樣的目標這樣的路數,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拳腳爭鬥,而是要掐死對方了,這是暗藏殺機的政策,實際上就是要滅共。

反觀民主黨的政策,基本上也就維持在大聲叫罵、時不時加一點推搡動作這樣的層面上,最多再叫上幾個幫手旁邊吼幾聲助助威,這對中共來說,根本構不成殺傷力。

換句話說,民主黨對中共的接觸+遏制政策,實際上大體就是對付蘇聯的「信任+查證」模式,而且最終能核查到什麼程度還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因為拜登父子和中共的經濟問題還沒交代清楚,他的高級顧問鄧肯是毛澤東的崇拜者,他的幕僚長克里斯是正式註冊的阿里巴巴的說客。所有這些都很難不讓人懷疑拜登對中共「強硬」的成色究竟有幾分。

而共和黨是非常明確的「不信任+查證」模式,對中共的語言一概軟硬不吃,只追求行動上的對等。

再換一個角度,我們甚至可以從中共黨媒的態度就可以看到二者巨大的差別。

環球時報英文版19號公開發文表示支持拜登,說拜登如果當選會對中共更加「smoother」,意思是更順暢更好打交道。

對川普呢?中共黨媒一直是不點名大罵為「少數不良反華政客」,昨天人民日報還刊登了三個整版的文章,羅列了26條罪狀,對蓬佩奧進行了史無前例的輿論轟炸。熟悉中共黨文化語言套路的人都知道,一個國務卿值得中共黨媒如此誇張的待遇嗎?顯然不是。中共表面在大罵蓬佩奧,實際是在大罵川普的整個對中共政策,從區分中共與中國,到不公平貿易,再到人權迫害,以及華為5G、南海台海等等,沒有哪條不是川普的主張,蓬佩奧不過是執行者而已。中共的大罵,不過是指桑罵槐,矛頭對準的是川普。

所以,為什麼中共認為拜登會更smoother?因為中共社科院的官方智庫就公開說:拜登可以恢復歐巴馬的遺產。我們完全可以預判,如果拜登當政,基本就是蕭規曹隨,全面恢復歐巴馬時期的政策。但歐巴馬政策是什麼?就是嘴炮政客的政策,這個政策早已被證明是重大失敗,美國在歐巴馬當政時期是國力衰減最厲害,被中共超限戰、滲透戰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時期。

我們簡單總結一下美國兩黨對中共政策,就會看到其背後最大的差別在於:川普對中共的認識已經深入到意識形態層面,這是川普政府表現出滅共趨勢的重要特徵,因為意識形態對立的背後是價值觀對立,是自由和暴政,民主與極權,正義與邪惡的對立,是不可調和的。而貿易戰和大瘟疫也讓川普清醒認識到,中共是不可改變的。

反觀民主黨的反共,還停留在普通的商貿、人權和地緣政治利益衝突等層面,這實際上是把中共當成一個正常的政權看待,他們還在幻想通過談判協議等等去約束或改變中共,所以才會有對話一說。事實上中共從來不是一個正常的政權,川普政府對此已有清醒認識,而民主黨還生活在自己的一廂情願中。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站在中共的角度看,川普共和黨是巨大的生存威脅,而拜登民主黨,最多算一個麻煩製造者,這就是二者最大的不同。

下面的時間,我們將和大家討論另一個與每個人都相關的重要話題,就是中共病毒出現二次感染的現象。

8月24號,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團隊在《臨床傳染病》國際醫學雜誌發表的一項研究證實,香港一名33歲的男子曾在4月份感染中共病毒並治療康復。8月15號,該男子前往歐洲旅遊後返港,在香港機場再次被檢測出中共病毒陽性。

現在得到證實的信息是:該男子兩次感染的病毒株基因排序有多處明顯不同,證實他是先後兩次感染了不同毒株的病毒,因此確定其為世界上首個二次感染病例。

需要強調一點的是,這個案例並非孤例。路透社今天就引述荷蘭公共電視台(NOS)的報導,證實了荷蘭與比利時也都出現二次感染的患者,其中荷蘭的病例是一個老人,比利時的患者症狀輕微。

這兩個案例,都是對兩次感染的病毒進行基因比對測試後,得到證實的二次感染。

這裡要說明一個概念,中國大陸此前疫情高峰期也曾經報導過不少疑似二次感染的病例,但官方一直都聲稱那是「復陽」,並非「二次感染」。

所謂「復陽」,是指復發的陽性患者,意思是感染者並未真正治癒,病毒只是在其體內處於休眠狀態,間隔一段時間後重新被激活,因此兩次發病檢測到的病毒是同一個毒株。而二次感染的患者感染的是不同的毒株。

這兩種現象看上去很相似,但實際上它們代表的醫學含義有著巨大差別。

如果一個患者是復陽,涉及到的只是一個單純的療效問題,就是說他此前的治療方案效果有限,不能清除他體內病毒,只能暫時抑制住病毒。對這樣的案例進行研究,對改進治療方案有幫助,其他就涉及不到什麼了。

但如果一個患者是二次感染,這涉及到的就是抗體的有效性及抗體有效期的問題,這直接關係到疫苗的研發和效果問題。

我們都知道,疫苗研發的基本原理,就是通過人工的方法,在安全的前提下,去模擬一次感染過程,以此誘發人體產生中和抗體,從而對病毒具有抵抗能力。

如果一個病人曾經感染A病毒後治療康復了,說明其體內已經產生了A抗體。但他在幾個月後又感染了B病毒,這只能說明2點:要麼他體內的A抗體對B病毒毫無抵抗作用,要麼他體內的A抗體已經消失了。

也就是說,即便疫苗被成功研發出來大家用上了,你仍然是不安全的。因為你注射的疫苗只是針對A病毒的,其產生的抗體對B病毒無效,或者說,即便抗體有效,但這些抗體在體內的有效時間只有短短几個月,你必須幾個月後再次注射疫苗,一直重複下去。一旦哪天病毒變異出一個C病毒,你無論注射了多少次疫苗,都可能一夜之間就作廢,你照樣可能被感染髮病。

這就是二次感染病例所代表的第一個重要意義。為什麼我們看到這條新聞沒有太大的熱度?就是因為這是一個壞消息,對所有把終極希望寄托在疫苗身上的國家、研發機構以及個人來說,以前這類說法還只被視為假設和理論存在的話,那麼現在這已經是無可辯駁的事實了。

除了可能造成研發的疫苗武功被廢,二次感染病例還釋放了一個重大信號,就是大家都擔心的ADE效應在事實上距離我們又接近了一大步。

這個ADE效應我們過去不止一次討論過了,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一下我過去的節目。簡單來說,ADE效應就是A抗體對變異後的B病毒,不擔沒有抵抗力,還會成為B病毒的毒性增強器,會讓B病毒的殺傷力增強到數十倍甚至超百倍。

這對投入了巨大人力物力進行疫苗研發的任何國家或機構來說,都絕對是災難性的,因為這意味著疫苗不但成不了救命良藥,反而有成為病毒的幫凶。

而出現ADE效應的必不可少的前提,就是患者發生二次感染。

討論到這裡,我想大家應該已經了解,儘管現在大家似乎對瘟疫已經有點集體審美疲勞,但這個不能忽視的更大的風暴很可能正在醞釀之中,我們必須要理性看待。為什麼我們多次討論這個ADE效應?其實就三個原因:1、冠狀病毒家族本來就有長期的ADE前科,其中尤其以登革熱病毒最為著名;2、香港冠狀病毒權威專家袁國勇教授,去年已經在中國獼猴身上證實了薩斯病毒存在ADE效應;3、加拿大傳染病專家Jason Tetro就認為,中國不少論文研究的中共肺炎危重病例,就是ADE效應造成的。

一句話,ADE效應的腳步聲,正在抵達我們的房門口。

好的,今天就暫時討論到這裡,謝謝大家,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955.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