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人中煞 左膠克星

作者:
川普又被問到種族歧視問題。川普說:當前這場全國大暴動是極左派的「反法西斯聯盟」發動的。主持人不斷逼問,你是否同樣也譴責所謂白人優秀主義者的暴力,川普死也不講,強調:為什麼我要說?這場暴動的暴徒是極左,不是極右。

總統大選辯論第一場,果然川普以氣勢勝。

「氣勢」這回事,很難定義,不以川普講話有沒有禮貌、對家說話時頻頻插嘴,是否有道德為標準?一個人有氣勢,即使拜登慢條斯理在講話,他頻頻打斷插嘴,在支持者眼中,川普只是嫉惡如仇、忍無可忍。

中國外交可以稱為戰狼,外長王毅大罵外國記者亂說中國人權問題,一樣得到愛國的中國人鼓掌喝采。

川普又被問到種族歧視問題。川普說:當前這場全國大暴動是極左派的「反法西斯聯盟」發動的。主持人不斷逼問,你是否同樣也譴責所謂白人優秀主義者的暴力,川普死也不講,強調:為什麼我要說?這場暴動的暴徒是極左,不是極右。

在仇恨川普的人眼中,這是其內心種族主義的罪證。但在理性人士眼中,川普確實沒有必要「兩邊對等譴責」,因為二者互不相干,而且他講的是事實。例如,若譴責中國取締內蒙古中小學取消蒙古母語教學、剝奪人權,也不必同時譴責一千年前成吉思汗的對外侵略和屠殺。

美國社會民間濫用「冒犯」(offend)一詞。Be factual,往往很Offensive。講事實,聽在許多玻璃心眼的人耳朵里,就變成了充滿「冒犯性」。正如指出:當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只是果,原因是咸豐皇帝先下令把英國派來想談判的代表團關押折磨致死。如此行為,形同恐怖主義在先,英法聯軍量刑懲罰,遂火燒圓明園在後,而且放過建築水準更好的紫禁城,只燒了以一座A貨巴洛克西洋建築「大水法」為地標的圓明園,其實是手下留情。

聽了這種話,一樣可以歇斯底里,覺得很冒犯。然而散文家戈爾維達說(Gore Vidal):「若對敵人,冒犯起來,就不要小眉小眼(Never offend an enemy in a small way)。」

所以,川普的電視辯論,如果覺得此人冒犯:他那個誇張的髮型(那種燦金已經很種族主義)、對著拜登目露凶光的蔑視(完全是對老人痴呆病人的歧視),還有毫無禮貌的打斷插話,絕對沒有家教,每一秒鐘此煞出現的畫面,已經充滿冒犯性。

如當年維達聽到他的一個敵人死了,他說:RIP,然後加一句:in hell。

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人,才有爭議,方有層次,人生你我四周,才多姿多采。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02/1507512.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