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一般人想不到!美國退將驚爆它們竟然成中共戰爭武器

—專訪斯伯丁:批中共不是批中國或中國人民

他指出,雖然中共在中國禁止了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但它同時卻通過微信和TikTok將自己的影響力擴展到了自由世界,這「賦予了中國共產黨有效審查和控制社交媒體平台上所發生的任何事情的能力,並真正控制了話語權。」 他補充說:「利用現代技術控制話語權,以產生社會、政治和經濟影響,這確實是一種神話般的戰爭武器。」

美國空軍退役准將、中國問題專家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

美國空軍退役准將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10月5日接受了《大紀元時報》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的採訪,並討論了以下話題:當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川普)的中共病毒COVID-19)檢測呈陽性時,中共政權的反應;北京如何干涉美國國內政治;以及為什麼他認為,華盛頓應該禁止中共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微信和TikTok進入美國。

政治戰爭:中共針對美國疫情的虛假宣傳行動

斯伯丁首先指出,中國共產黨應該對這場疫情負責。他在接受採訪時說:「現在有一張很好的圖表顯示,今年1月,有600萬人從武漢飛往國外,他們真的是把病毒感染帶到了所有地方。而他們在中國境內則封鎖了國內旅行。」

斯伯爾丁批評了中共故意散布有關病毒傳播的虛假信息的行為,以及中共官方媒體對川普感染病毒的反應。他認為,中共的目標是減少(民眾)對川普的支持,並「製造這樣一種印象,即總統可能挺不下來。」

10月2日早些時候,川普總統宣布,他和第一夫人梅拉妮婭(Melania Trump)感染了COVID-19病毒,檢測呈陽性。

斯伯丁說,中共對川普總統處理疫情不當的錯誤說法,與一些美國媒體的立場相一致,並且正在為美國國內的政治局勢火上澆油。他把中共的這種策略稱為「政治戰爭」。

斯伯丁說:「政治戰爭不一定是需要他們自己去創造整個勢頭。他們試圖做的就是幫助推動已經有的對他們有利的勢頭。」

此外,斯伯丁指出,中共的「戰狼」外交和官方媒體在推特上的言論的背後意圖都表明,「他們不希望看到他(川普)連任。」

斯伯丁還指出,中國共產黨用同樣的策略來干涉美國國內政治。民主黨共和黨反川普勢力都通過媒體和社交媒體發表了針對他的某些說法,而「中國共產黨隨後通過他們的代理人採納並推動了這些說法。」他分析說:「就是推波助瀾。」這位將軍還說,中國共產黨在「Antifa和『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等問題上就使用了這個「放大信息」的策略。

美國禁止微信和TikTok

斯伯丁還揭露了中共的應用微信和TikTok對美國人民構成的威脅。微信在中國和美國的華人用戶中被廣泛使用,TikTok屬於北京的ByteDance科技公司。

他指出,雖然中共在中國禁止了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但它同時卻通過微信和TikTok將自己的影響力擴展到了自由世界,這「賦予了中國共產黨有效審查和控制社交媒體平台上所發生的任何事情的能力,並真正控制了話語權。」

他補充說:「利用現代技術控制話語權,以產生社會、政治和經濟影響,這確實是一種神話般的戰爭武器。」

至於北京就美國的這項禁令向世貿組織發出的呼籲,斯伯爾丁指出了中共的虛偽:「在這件事上,中國共產黨完全是兩面派。他們在所謂的『防火長城』後面花了很多時間與解放軍商量著封殺了(外國社交媒體網絡),之後卻說:『嘿,你為什麼要屏蔽微信和 TikTok』。

斯伯丁還詳細闡述了如臉書、谷歌、Netflix亞馬遜等科技巨頭公司的力量和影響力。這些公司「利用他們收集的個人數據創造了影響力……他們利用這些數據創造了數以萬億計美元的財富。」

他將其與百度和阿里巴巴等類似的中國公司進行了比較,強調了兩者之間的根本區別:除了經濟利益,中共「還利用它們來施加社會和政治影響。因此,這就是21世紀威權政權的力量。」

斯伯丁還明確地將中國和中國人民區分開來。他強調說:「你必須將中國共產黨分離出去。」即使在白宮任職期間,他也試圖強調這一區別。

他說,當中共受到批評或制裁時,它會依賴於將中國共產黨、中國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概念混淆來挑戰美國的政策。

他表示,中共和西方媒體的言論都有利於中共,因為它們「將這些(政策)描述為針對中國或中國人的種族主義或仇外」。

「他們是邪惡的角色,是極權主義政權,他們實際上並不支持中國人民。當你批評他們時,你是在批評中共政權,你不是在批評中國這個國家或中國人民。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英文記者Alex Wu報導/高杉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2/1511260.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