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警惕!扳機已經扣動 債務泡沫悄然襲來

有位朋友提到過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這個世界上政府、企業、家庭幾乎都是債務纏身,似乎都只剩下債務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般人會認為,如果央行加速印鈔,市場中的鈔票會越來越多,人們就應該越來越富(人們會覺得錢越來越多,越來越好掙錢),可為何過去十多年央行加速印鈔卻讓人們的債務越來越多(意味著越來越窮)?根源在兩點:

第一,央行印鈔是給大家送錢嗎?當然不是,央行加速印錢意味著加速將錢借給政府、企業和家庭(下稱「市場主體」),央行印的越快,「市場主體」的債務增長的越快;

第二,當經濟快速增長的時候,「市場主體」的收入會加速增長,就很容易將身上的債務化解掉,所以,這個時候即便債務快速增長也不會產生嚴重問題。經濟增長潛力開始下滑、經濟增速就會不斷下滑,人們收入增長的速度就會下滑,「市場主體」化解身上債務的能力下降,當央行加速印鈔推動「市場主體」的債務加速增長的時候,債務就會在「市場主體」身上積累下來,讓「市場主體」身上的債務加速膨脹。

看看過去十年,是大國央行加速印鈔而經濟增速不斷下滑的模式,就形成了大家身上都是債的現象。

如果央行可以將利率維持在低水平或零水平,即便「市場主體」債務高啟,也不容易導致債務泡沫的破裂,源於央行可以根據「市場主體」收入增速的變化來調整利率(即調整「市場主體」的利息支出水平),維護泡沫不破。

此時就會形成這種現象,央行不斷降息就刺激了資產價格,就會讓人們增加負債,刺激政府、企業和家庭槓桿率的不斷上升,泡沫不斷膨脹。

這裡,最核心的因素就是通脹率,一旦通脹加速上升,無論央行是否加息,市場的利率都會上升,就會刺破債務泡沫,意味著次貸危機和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之後、央行史詩級放水形成的債務泡沫就難以為繼。

事實上,次貸危機的爆發就是通脹的功勞,2008年美國的通脹率是過去20年中最高的(3.84%),這是引發次貸危機的先決條件。

倫敦金價格走勢可見,2016至2019年的四年中,金價有三年是小幅上漲,2018年幾乎無漲跌。黃金代表的是一種穩定,金價上漲速度表示的是美元貶值的幅度與速度。我們知道通脹表示的也是貨幣貶值的速度。所以,2016-2019年金價的小幅上漲表示真實的通脹水平比較低,這也與(各主要國家尤其是美國)所報導的通脹數字是基本相符的。

但2020年則不一樣。

今年到現在為止的金價漲幅已經達到27%,這一漲幅在過去的二三十年中都是很高的水平,而且到年終時超過這個幅度是很大概率的,這預示著美元(相對黃金這個基準)貶值的速度在加快。考慮到金價的上漲對通脹有先行指引作用,這也就意味著未來的通脹將加速上升。

農產品的技術圖形上也可以得到一樣的結論,芝加哥小麥已經進入一個比較長周期的升勢中,而芝加哥玉米和芝加哥大豆也已經完成了空頭陷阱的構造,即將步入升勢。芝加哥主要農產品價格在明年(最遲不會遲於後年)升破歷史高點的概率很高(類似黃金在今年迅速升破了歷史高點),當最基礎的農產品價格開始加速上漲後,意味著通脹率將更高,這也就意味著利率將出現加速上升。

今天,全球經濟增速正在不斷下滑,而債務率都已經到了極高的位置,「市場主體」忍受利率上漲的能力很差,一旦利率開始加速上升,債務泡沫就會破裂。

2011年以後,國際金價開始走低,意味著通脹的潛在壓力開始下降;同時也是從2011年開始,國際農產品價格開始走低,隨後是2014年中開始的國際原油價格不斷走低,這些因素就給央行不斷降息提供了空間。在這樣的周期中,央行不斷降息與企業和家庭的債務率不斷上升形成了共振:央行為了維護資產價格泡沫(本質為了財政收入)降息印鈔——刺激資產價格——企業和家庭增加債務率博弈資產價格——泡沫繼續膨脹——需要央行進一步降息印鈔維護泡沫——進一步刺激企業和家庭的債務率上升與資產價格泡沫……,這是一個螺旋式互相推動的過程。

可當央行沒能力控制市場利率繼續下降的時候,即貨幣貶值加上農產品價格共同推動通脹上漲(市場利率進入升勢周期)的時候,央行就沒能力推動利率繼續下降,上述互相推動的模式就結束了。

未來一至兩年是所有債務泡沫和資產價格泡沫集中破裂的時刻,樓市債券受到的衝擊將最嚴重。

如果哪些國家未來一兩年會出現農產品短缺(已經不是價格因素),通脹將急劇惡化,利率會飆升,這些國家的情形將更加糟糕。

事實上,扳機已經扣動了。

巴西是全球最主要的農產品出產國之一,但肉、大米食用油、牛奶和汽油價格卻推動9月的環比通脹率達到0.64%,這是2003年以來同月的最高值。在瘟疫大流行、需求萎縮的今天,通脹率形成這種高速上漲之勢意味著紅燈已經閃亮,資產價格的警鐘已經敲響。

債務泡沫破裂必然導致資產價格的下滑(這是利率上升、需求下滑之後的必然結局,比如那些法拍房背後的房屋擁有者會有深刻的體會),但「負債主體」身上的債務金額卻不會改變,而且利息支出還會不斷上升,最終,就讓很多「負債主體」成為負翁,留給人們的只剩下債務。

所以,央行加速印鈔的最終的結局並不是讓人們「越來越富」,最後的落幕方式卻是集中批發窮人!

另外還有一個更鮮明的指引:哪一個爛印鈔票的時代最終的結局不是全社會劇烈變窮哪?南京國民政府時期?兩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德國?解體前後的蘇聯?過去十年的委內瑞拉?爛印鈔票不是致富路,而是典型的貧困之路。

我們註定生活在一個這樣的時代……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如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6/1512485.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