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人間悲劇:「有你活著 我好不了」

作者:
他們不清楚真正讓他們受到欺壓的原因是什麼,他們只能把所有的原因算在父母身上,想想那個時候,有多少人和父母斷絕關係,有多少人在批鬥會上向自己的父母開火、動手,但結果還是「老子反動兒混蛋」,改變不了因出身而帶來賤民身份。 陳秀舫的悲劇,既有典型性又有普遍性,是那個時代四類分子及其子女生存狀況的一個縮影……

1940年,陳秀舫18歲,這一年她嫁給了唐山開平鄉屈莊的李印東,按照以後的階級成份來算,她是貧農,李印東是地主,家中略有薄產,在1949年前李印東還當過保長這樣的地方小官,在當時來看,她算是嫁了一個好人家,最少不愁吃不愁穿了,家中事務都由陳秀舫操持,在農忙時也請過短工。日子就這樣過了幾年之後,當地土改了,他們家被劃為了地主,陳秀舫成為了地主婆,家中的土地和財產被分了。

失去土地和財產,對於陳秀舫來說天還塌不了,只要有丈夫在,日子還能過下去,但是丈夫因為是被劃為惡霸地主,加之當過偽保長,又由於曾經有過命案(按照材料上說在1949年後曾經搶劫殺人),就被關押了起來,在一次押送途中,李印東居然逃脫了出來,跑到遼寧撫順,在煤礦上隱名埋姓干起了礦工。不久之後,陳秀舫也來到撫順與丈夫一起生活。

提心弔膽的日子也沒有過上幾年,1954年李印東被緝拿歸案,1956年被處決。此時,陳秀舫與李印東育有一女三子,為了生活,她帶孩子回到了村里,不久之後就外出在一個採石場幹活,一干就是三年,因為重體力活而讓她有病纏身,無法繼續幹下去,只好又回到村里進行農業生產。

一個女人帶著三個孩子(女兒已出嫁)生活,又是地主成份,其艱辛可以想像,到了1964年,為了減輕生活壓力,42歲的陳秀舫只好帶著孩子改嫁到開平公社後屯生產大隊,嫁給了同樣成份不好的"壞分子"曹俊豐。材料上沒有寫她與曹俊豐的日子過的怎麼樣,但是他們母子四人的到來後屯大隊的人應該並不歡迎,後屯大隊在文革中所寫的陳秀舫材料中有提到:

【該陳秀舫於42歲改嫁到曹俊豐家,並帶來李所生三子,到後屯,幾年來,不受人歡迎,其三子打架罵街,偷盜公家東西,陳曹兩人對其三個孩子,根本沒有家教。(摘自1970年2月14日學習班對陳秀舫的意見材料)

對前夫李印東所留下來的三個狗崽子,不但教育不夠,反而崽子們在外犯了錯,不但不禁止,有時還縱容其子,打架鬥毆。(摘自1968年8月12日學習班對「反革命分子李印東臭婆娘陳秀舫材料」)】

在這樣的環境中,陳秀舫的三個兒子因成份問題,並且又是外來人,受到本村孩子,特別是貧下中農子弟的欺負應該是不少的,在大隊材料上都說他們是狗崽子,可以想像其他人對這三個孩子的態度。估計這三個孩子性格也比較暴,在受別人欺負時會反抗,因此時常給陳曹夫妻倆惹出麻煩,在不止一份的陳秀舫的檢查、思想匯報中提到孩子的問題,其中有一份寫到:

【1964年2月改嫁到後屯曹俊豐叫以後,我在家整理家務,也沒有教育好孩子,在外打架、罵人,都是貧下中農子女,有一次在3隊陪小2頭小3頭,在晚上把坃給跳壞了,我說的話很不好聽(筆者註:原文如此,似乎是自家的二子三子把生產隊的什麼東西搞壞了)。文化大革命運動以來,我就總是害怕因為前後的是清(事情),都對不起黨對不起廣大人民群眾的,把一個壞人壞事堅決的批倒、批臭,並且幫助男人和孩子加強學習,鬥私批修,搞好批判,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念念不忘階級鬥爭。(摘自1968年7月30日陳秀舫的「歷史檢查」)】

或許,因為自己的成份問題,以及改嫁到後屯讓孩子在一個陌生環境中備受欺負,讓陳秀舫心裡對孩子很愧疚,但在那樣的一個時代里,自己又沒有辦法來解決,只有在檢查中說自己沒有教育好孩子,把一切錯誤攬在自己的身上,並再三保證要幫助孩子加強學習,不再「惹禍」。

筆者猜想,陳秀舫經過了這麼多事情,應該是比較堅強的人,對待生活中出現的種種困難,她都有辦法克服,但再堅強的人也有弱點,她的最脆弱的地方應該是孩子們對她的態度,對她所做的一切是否理解。可惜,孩子們在備受欺壓之後,作為四類分子的狗崽子,他們當時不可能把自己所受到的一切欺壓記在別人頭上,只能記在讓自己成為狗崽子的父母頭上。1974年7月3日早上,他們母子之間有了一些衝突,陳秀舫服毒自殺了。丈夫曹俊豐寫下了事情的經過:

【陳在今早4點起來,聽見兩個兒子吵架,長子曹××,又名李××,三子曹××,又名李××,老大讓老三去自留地,老三不去,老大動手打老三。陳勸阻,對長子說:「你的老脾氣又犯了,你還想好不?」老大回答說:「有你活著,我好不了,我爸爸死早了,你出門改嫁,把我們送火坑來了。」陳說:「這回我就讓你好啦。」轉身出來,把老閨女執(支)走,在5.40左右就喝了滷水,進屋把我叫起來,對我說:「你們好好過吧,我離開你們了。」我問你怎麼了,老大進來說:「她和滷水了。」這時躺在炕頭上,不會說話了,臨死前打老三兩巴掌,我立馬去大隊找拖拉機。以後情況我就不清楚了,他們去世坐拖拉機,我是騎自行車去的。人到開平防治院已經沒救了,經搶救無效,就把人又來家來了。

報案人:曹俊豐

1974.7.3】

兒子的話,刺到陳秀舫的痛處,她選擇了死亡,或許死亡對她來說是種解脫。此時的陳秀舫,看不到生活的出路,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捱多久,她基本上是一個人把孩子辛辛苦苦養大,卻因為成份問題、改嫁問題讓孩子怨恨,她的心傷透了,「有你活著,我好不了」這句話壓倒了陳秀舫,讓她決然地告別了這個世界。

「有你活著,我好不了」,這句話不僅僅是她兒子說出來的,在那個年代,或許是全部四類分子子女共同想對父母說的,他們不清楚真正讓他們受到欺壓的原因是什麼,他們只能把所有的原因算在父母身上,想想那個時候,有多少人和父母斷絕關係,有多少人在批鬥會上向自己的父母開火、動手,但結果還是「老子反動兒混蛋」,改變不了因出身而帶來賤民身份。

陳秀舫的悲劇,既有典型性又有普遍性,是那個時代四類分子及其子女生存狀況的一個縮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故紙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2950.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