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朱兆基:從朝鮮夜間閱兵看中朝的微妙關係

作者:
朝鮮的內在動員機制仍基本依靠舊意識形態話語,中國卻已幾乎完全依靠民族狂熱。相比之下,中國的對美挑釁顯然有些不太能收放自如,下台階經常比朝鮮難得多。但在這方面中朝之間是否能相互學習,也不無想像空間。

本月10日,朝鮮破天荒地半夜大閱兵,有韓國媒體解釋為避免首次參閱的洲際飛彈被偵察衛星拍到。這當然不專業,雖然夜裡沒有陽光,可是金太陽不是把全國不多的電力都用來照亮世界最大的閱兵場了嗎。儘管平壤的高樓除了景觀燈,很少有室內亮燈,顯得有如鬼城,但高光下的飛彈怎麼會拍不到呢。

要想解釋朝鮮的種種離奇舉動的確不易,但如果你注意到該國付出慘重代價擁核,眼看得到一點美國的重視,卻依然得不到政治認可,哪怕不斷裝腔作勢地試射飛彈,美國卻又顧不過來的局面,就不難理解,閱兵之類舉動都只為引人注意而已。

而且,朝鮮這次罕見的深夜閱兵,竟然真地表現出一系列新意,頗為值得關注。

首先,除了龐大的傳統軍樂團,中心位置竟然是一支輕音樂團,升旗伴奏也是兩排「牡丹峰」式的美女鼓樂隊,而國歌竟然由一位流行歌手打扮者獨唱!國旗護衛隊更以其純粹中國式的正步行進令人側目,除了國旗舉法不同,幾乎疑似天安門護旗中隊移師平壤。

雖然都有普魯士-納粹德國-蘇聯的歷史脈絡,但中國軍隊現有的隊列動作在中共建政之初就有所獨創。不僅有效迴避了東亞人腿部相對較短的不足,更以抬腿45度但用力繃腳尖,腳掌下壓,而不是蘇聯式的翹腳尖高踢腿,加上取消高抬下頜,有效地削弱了士兵個體的驕傲姿態,將其螺絲釘式地融入集體洪流中。在外交關係上從未放棄追隨蘇聯的朝鮮,故而成為唯一以亞洲最瘦弱體形堅持蘇式高踢腿步伐的孤例,也以這種步伐造成的蹦跳感略顯滑稽。

然而這一次,一夜之間,朝軍所有方隊全部在腿部動作上向其長期猜忌的對象——中國看齊,只是徒手方隊仍保持蘇式動作的雙臂下垂,暫未學習中式平擺臂。由於不再搖擺又不擺臂,甚至造成士兵左右間隙過大,很多士兵不得不翹起手背去感受左右戰友的位置,以幫助保持排面整齊。聯想到香港警察近年全面棄英式步操而學習中共隊列動作,朝軍這次恐怕也極大地滿足了中國高層和狂熱愛國者的虛榮心。

朝鮮閱兵的新意當然還不止這些。為首的方隊居然是每排同色的進口大洋馬,儼然在向歐洲馬術致敬,而騎手的服裝居然酷似美國海軍陸戰隊禮服。坦克方隊中也出現了將美制M1主戰坦克和「斯特崔克」輪式裝甲車載的MGS機動火炮系統模仿得惟妙惟肖的車型。

在士兵身上,全套西方式的現代化單兵裝備更是應有盡有。數字迷彩和MOLLE戰術背心不用說,在這支人命最不值錢的軍隊,居然大量的防彈衣都有極為誇張的大護頸;明明絕不可能有單兵電台或對講機,卻幾乎人人嘴邊都伸出一支黑色的麥克風;最誇張的女特種兵方隊居然在左前臂上普及了可穿戴戰術顯示液晶屏,使另一些方隊頭盔頂部的夜視儀都顯得不夠時尚了。不過,哪怕其防化兵方隊居然在世界上獨一無二地戴著防毒面具走正步,而且是西式而不是蘇式面具,很多先進單兵裝備都很可能只是裝裝樣子的模型。朝軍如果先進成這個樣子,除非西方的禁運和制裁被破壞成篩子,或者朝鮮有韓國的經濟科技基礎。

槍械更是如此,經典的蘇式AK幾乎全部消失,代之以各種奇怪型號,最大的共同之處是從槍口消音器、戰術電筒、槍掛式榴彈發射器到各種光學、紅外瞄準具,以至無托結構和螺旋式彈鼓,只要能顯得先進的東西儘管往上堆,實際上其虛張聲勢可想而知。

2020年10月10日,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朝鮮勞動黨成立75周年閱兵式上講話。(美聯社)

這些誇張,除了給普遍體型瘦小的朝軍以身體上的結實和強悍感,一個國家妄圖以強軍強國掩蓋一切問題,力不從心就掩耳盜鈴之態也溢於言表。實際上,朝鮮空軍這次首創折機身LED燈飾,既幫助全無紅外設備的戰機保持夜間編隊,還配合大量發射紅外誘餌彈,將戰機活活變成了馬戲團。雖然表演效果出色,但哪怕搞出個空中「阿里郎」團體操,也只能徒留笑柄。

這種拼盡吃奶的力氣,用力過猛地展現強軍威力的做派,當今世界最出色的除了朝鮮,還有中國、俄羅斯伊朗。特別是在朝鮮和中國的閱兵中,武器裝備不管如何借模仿向西方先進技術致敬,整體上都不可能脫離蘇式大炮兵主義的基因,只不過今天變成了火箭炮以及更進一步的彈道飛彈不斷花樣翻新。問題是僅以射程夠著美國邊緣,就能打贏與美國的現代戰爭嗎?其實誰也不信。

俄羅斯閱兵時有露餡,伊朗閱兵慣於做假,中國和朝鮮只不過是消息封鎖嚴密,表演排練投入的資金和精力無所不用其極,才基本不在外表上掉鏈子而已,但這些武器的性能,中國學會了吹牛不臉紅,朝鮮則盡享外界越是信息奇缺越是越傳越神的好處。

近年,中國最高層對朝鮮體制的認同陡增,但雙方的暗通款曲外人知之不多。不料,在外界還認為朝鮮長期對中共刻意保持距離之時,這次閱兵雙方卻突然顯現某種公然的臭味相投,一方面頓時使那種曖昧變得昭然若揭,一方面也可能暗示著雙方的私下勾結遠超想像。

關於中朝的趨同,以往有人總說中國即使有心,也很難真正朝鮮化,因為改開40年已使毛時代的很多手法無從下手。但是否有人想過,一方面,中國既要反西方反普世反人性,同時又比朝鮮還有更多實際利益離不開西方,另一方面,朝鮮也可能為擺脫困境,來一點換湯不換藥的假姿態。最終,雙方或許能在「假改開之名行極權之實」這個法寶下難兄難弟,共同探索一種全新的極權模式。朝鮮的諸多極權手法,如果換上中式現代時尚外觀,完全可以枯木逢春;而中國的諸多改開中獲取的先進技術轉而服務極權,也能與朝鮮取長補短。因此,中朝之間的趨同可能才剛剛開始。基於兩國領導人的燃眉之急和大膽創新,雙方在共同炮製假改開,既構建或保持極權,又儘可能從西方多撈一點的課題上太有共同語言了。

當然,朝鮮在地緣戰略上不可能真地捆死在中國戰車上,還會與美國明處叫板,暗送秋波,但朝鮮也完全深知,徹底接受美國的條件或影響,哪怕只是真改革開放,其極權也只能窮途末路。另一個區別是,朝鮮已玩遍了強硬和挑釁,頗有些技窮,而中國因體量巨大,剛剛初嘗重歸冷戰對抗,立刻面臨巨大壓力。而且,朝鮮的內在動員機制仍基本依靠舊意識形態話語,中國卻已幾乎完全依靠民族狂熱。相比之下,中國的對美挑釁顯然有些不太能收放自如,下台階經常比朝鮮難得多。但在這方面中朝之間是否能相互學習,也不無想像空間。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3028.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