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拜登叛國全新大料!私會中共「第二外交部」 被亨特昔日同夥舉報【阿波羅網編譯】

作者:
據布萊巴特新聞網新聞網站最新報導,他們新近獲得的亨特-拜登的一位商業夥伴的電子郵件,詳細列出了副總統的兒子和他的同事如何利用他們在歐巴馬-拜登政府中的權限,為潛在的外國客戶和投資者安排在白宮最高層的私人會議。這些從未披露的電子郵件概述了一個中國投資者和中共官員代表團是如何設法獲得與時任副總統喬-拜登的私下非正式會面的。

阿波羅網秦瑞編譯報導,美國布萊巴特新聞網16日最新報導,他們新近獲得的亨特-拜登的一位商業夥伴的電子郵件,詳細列出了副總統的兒子和他的同事如何利用他們在歐巴馬-拜登政府中的權限,為潛在的外國客戶和投資者安排在白宮最高層的私人會議。這些從未披露的電子郵件概述了一個中國投資者和中共官員代表團是如何設法獲得與時任副總統喬-拜登的私下非正式會面的。

這些以及更多從未披露過的爆炸性郵件是由貝文-庫尼(Bevan Cooney)提供給布萊巴特新聞網編輯施韋澤的。庫尼目前因參與2016年的債券欺詐投資計劃而入獄服刑。

庫尼的電子郵件,詳細列出了亨特和他的同事如何利用他們在歐巴馬-拜登政府中的權限,為潛在的外國客戶和投資者安排白宮最高層私人會議。這些從未披露的電子郵件概述了一個中國投資者和中共官員代表團是如何設法獲得與時任副總統喬-拜登的私下非正式會面的。

在2011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還討論了與所謂的中國公司(China Inc.)發展關係的問題,作為「推動中(共)國軟外交」的一部分。這些郵件與《紐約郵報》正在公布的亨特-拜登郵件完全沒有關係。

中國公司(China Inc.)有個典故,阿波羅網後面給你報導。

2019年,庫尼在看到了施韋澤2018年出版的《秘密帝國》一書後,主動聯繫了施韋澤。庫尼解釋說,他認為自己是詐騙計劃的「替罪羊「,而亨特-拜登及其另一個商業夥伴戴文-阿徹(Devon Archer)逃脫了罪責。

阿徹也在此案中被定罪,後又被聯邦法官撤銷。但上訴法院推翻了下級法院法官的裁決,恢復了阿徹在此案中的定罪。阿徹是亨特-拜登的長期商業夥伴,正在等待宣判。

庫尼是他們的合伙人,目前正在獄中服刑,他在此事中被定罪,後來通過調查記者馬修-泰爾曼德與施韋澤爾重新建立了聯繫。在監獄裡,庫尼向施韋澤提供了書面授權、他的電子郵件帳戶名和Gmail帳戶密碼,以檢索這些郵件。他以書面形式授權公布這些郵件——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第一次有親信公開證實亨特利用其父親的影響力進行交易。

這些郵件為公眾提供了一個獨特的窗口,讓我們了解在歐巴馬-拜登政府期間,拜登團隊是如何開展業務的。

例如,2011年11月5日,阿徹的一位業務聯絡人向他轉發了一封電子郵件,預告他有機會通過幫助安排中國高管和政府官員組成的一個團體在白宮舉行會議來獲得「潛在的傑出新客戶」。這個團體是中國企業家俱樂部(CEC),代表團成員包括中國的億萬富翁、中共的忠實擁護者,以及至少一名來自北京的「受人尊敬的外交官」。中國企業家俱樂部是由一群商人和中共政府外交官於2006年成立的。儘管名字很好聽,但中國企業家俱樂部被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二外交部」,一個密切控制國內大多數企業的共產黨政府機構。

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的領導層擁有眾多中共高級成員,包括王忠禹(第十屆全國政協副主席、黨組副書記)、馬蔚華(中共多個辦公室主任)、蔣錫培(中共黨員、十六大代表)等。

一位名叫穆罕默德-A-卡舒吉(Mohamed A. Khashoggi)的中間人代表CEC給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徹的一位助手寫信說:「我知道現在是政治季節,大家都很猶豫,但這樣的團體並不是每天都會出現的。」「(如能)參觀白宮,與參謀長辦公室的成員和約翰-克里會面就太好了。」

意識到這可能犯法,卡舒吉提醒了一句:「不知道是不是需要註冊才能這樣做。」——指《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規定的註冊說客。

卡舒吉認為,此行是「一出可能非常有效的軟外交」,將使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有很好的機會接觸到(中國人),以便在未來進行交易」。

這封郵件還吹噓了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的成員,稱他們是「產業精英」、「極具影響力」、「當今中國最重要的私營企業人士」。

圖: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目前的部分成員,包括柳傳志、吳敬璉、馬雲王健林等人。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秦瑞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308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