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被毛打倒的戚本禹筆下溫情脈脈的江青

—毛澤東誇獎又打倒的戚本禹為何狂贊江青

作者:
「江青也很喜歡老舍的戲,大家都挺喜歡的老舍,怎麼竟被人不明不白地打得投湖自盡。對老舍的死,江青問過我好幾次,是誰把老舍弄死的?她甚至懷疑是周揚餘黨指使人幹的。我們都不相信,認為周揚餘黨沒有這樣大的力量,江青說,你們不懂,他們這是要打著紅衛兵的旗幟來反文革,別有用心。」

中央文革小組的王力與戚本禹(右)

寫此文首先搞清戚本禹是怎麼回事?簡言之,作為歷史學家他的文章《為革命而研究歷史》被毛澤東高度讚揚,文革開始他的刀筆酷吏的本性更有用武之地。他的下場可想而知,1983年11月2日,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和聚眾『打砸搶』罪」,判處戚本禹有期徒刑18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

戚本禹作為文革風雲人物近幾年十分活躍,又是寫文章又是講課,言論十分出格,也說明當下對文革餘孽的寬容,這要放在改革開放初期他既沒有這樣的機會也沒有這樣的膽量。去年戚本禹推出了一篇回憶江青流傳甚廣,他筆下的江青關心毛澤東,辦事講道理,有時還保護一些文化名人。戚本禹深情回憶:「毛主席在1938年寫的《論持久戰》有許多地方是用鋼筆書寫的。在鋼筆書寫的字跡上,主席又用毛筆再作了些修改。為了集中力量寫東西,主席連吃飯都是食不知味的,有時剛吃了一口,想起什麼來,就馬上放下,又去寫了。所以飯菜常常是冷了又熱,熱了又冷。你送東西給他吃的時候,他連看都不看一眼。後來江青就想了個辦法,把小米粥熬得很薄,把菜切得很碎,放在粥里,讓他把飯菜放在嘴邊就能喝下去。江青說,有時主席還叫她在辦公室門口守著,不讓人進來,一些高級幹部來了都不見……看到主席寫好一段,就趕緊過去幫他抄寫整理好,有的地方要按他的指點抄寫清楚。一個山東的小女子,在我們國家和民族處在最危急的關頭,來到了人民領袖毛主席的身邊去照顧他,不但照顧的那麼好,還幫助他整理文稿。我作為她的鄉人,感到非常光榮。」雖然戚本禹是刑滿釋放人員,但不能因人廢言,大家相信江青和毛澤東的感情是真實的,戚本禹的回憶讓人感到不少文章把毛澤東、江青寫成從來都勢不兩立也是誇大其詞的。

戚本禹回憶文革時期的江青也挑了她溫柔的一面:「江青也很喜歡老舍的戲,大家都挺喜歡的老舍,怎麼竟被人不明不白地打得投湖自盡。對老舍的死,江青問過我好幾次,是誰把老舍弄死的?她甚至懷疑是周揚餘黨指使人幹的。我們都不相信,認為周揚餘黨沒有這樣大的力量,江青說,你們不懂,他們這是要打著紅衛兵的旗幟來反文革,別有用心。她讓我去查,我總懷疑是葉向真搞的,但謝富治他們也查不出證據來。查了半天,人家推到他老婆胡潔青的身上,說他老婆要和他劃清界線。老舍外面挨鬥,回家挨罵,找不到溫暖,這才自殺了。文革後審問我的時候,來的人根本就不向我提這件事,他們只提鬥爭王光美劉少奇,根本不問老舍的冤案,我反過來質問他們老舍是誰弄死的,他們卻不給回答……這些冤案都是些背景非常可疑的人幹的。但在文革後,他們卻把這些事情統統推在了江青和中央文革頭上。他們拿不出一件像樣的證據出來,便放任一些無良作家去編造情節,散布謊言,以欺騙中國人民。」

戚本禹特別深情回憶他被打倒之前江青還請他吃了頓飯,頗有人情味,在他筆下江青是個功大於過的人,但江青確實是根據法律程序查出有很多禍國殃民的罪狀,正如《關於成立最高人民檢察院特別檢察廳和最高法院特別法庭檢察、審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的決定》所下結論,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10名主犯的四大罪狀:一、誣陷和迫害黨和國家領導人,策劃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二、迫害、鎮壓廣大幹部和群眾;三、謀害毛澤東,策劃反革命武裝政變;四、策動上海武裝叛亂。1981年1月25日,特別法庭開庭宣判:判處江青、張春橋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戚本禹回憶錄也全是為自己辯護,戚本禹其實也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誣告陷害罪和聚眾『打砸搶』罪」被判18年徒刑。經他煽動打倒的人不計其數,僅舉一例:同樣的文革風雲人物、四大學生領袖之一的王大賓回憶,「1959年廬山會議,毛主席錯誤地批判彭德懷並撤了他國防部部長職務,到1965年又親自點將,讓彭參與三線建設的領導工作,並於9月23日約彭德懷懇談,」彭德懷談到在廬山會議上自己提到的三條保證(筆者按:一、不會自殺;二、不會當反革命;三、不能工作了,可以回家種田,自食其力)時,毛澤東說,後面兩條我還記得,也許真理在你那邊……(參見《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然而時間沒過3個月,即1965年12月21日,毛澤東在杭州陳伯達等人說,姚文元的文章(指《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很好」,點了吳晗的名,「但是沒有打中要害。要害問題是『罷官』。嘉靖皇帝罷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們罷了彭德懷的官,彭德懷也是『海瑞』。」嗅覺很靈的戚本禹從此一直想用狠整彭德懷來表白自己的立場。1966年12月中旬,叫江青秘書閻長貴到他辦公室,急匆匆地對他說:「現在『海瑞』(指彭德懷)還在四川三線任副總指揮,表現不好,要把他揪回來。」在地院東方紅公社向中央文革上呈的不應「揪彭」的報告中有一句話:「彭德懷說:毛主席的話不能說百分之百正確,也百分之九十九是正確的」,他們認為這是彭讚揚毛主席,卻受到了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戚本禹的嚴厲批評:「你們這是不相信毛主席。毛主席和彭鬥了四十幾年,深知彭是個老三反分子!你們要管就不惜一切代價,要不就別管!彭說毛主席的話百分之九十九是正確的,就是說有百分之一是不正確的。這是攻擊毛澤東思想的新罪行!」這是戚本禹文革中乾的千百件罪狀中的一例,但他的回憶錄絲毫沒有任何檢討。

即使這樣,作為刑滿釋放人員,我們也應該給戚本禹說話的權力。他的回憶也涉及不少「無頭案」,他回憶「這些打著老紅衛兵旗號的人,他們一式黃軍裝,配有新自行車甚至軍用吉普,煞是威風。他們為了樹立自己組織的威信,打擊造他們父母反的造反派,就到處抓人,打人,非法拘禁,私設公堂,甚至打人致死。還公然提出了『紅色恐怖萬歲』這樣的反動口號。一些學校,老師,校長都被他們打死了。而且他們還專對著一些知名人士下手……北京大興縣發生慘案,開始是我和王力去處理的。我們到了那裡的時候,打人,殺人的人聽到風聲都跑了,找不到人了。還好康生有個孫女,叫張力,在那裡當團委書記。張力以前來過釣魚台,認識王力和我。張力知道是怎麼回事,給我們詳細地說了亂殺人的過程,那手段是非常殘忍的,把被他們指為地富反壞的大人小孩推到坑裡就給活埋了。她說這都是聯動的人過來布置的,還說有些來的人看上去年紀已經不小了,根本就不像是學生。而且還有警察帶他們來的……」

戚本禹的很多回憶一方面不回憶自己乾的壞事,對給他撐腰的江青十分懷念,因為有江青領銜的中央文革幹什麼也暢通無阻。他感到冤枉的是很多不是他們幹的事情卻都推到他們頭上,的確有些壞事的罪人因各種原因逃脫了(相信歷史不會放過這些至今享受特權的人)。不過戚本禹也該反思,正是你們可以任意誣陷別人,自己有這個結局也是咎由自取。

2016-01-04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5/1516076.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