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川普為何如此艱難?只因他為了美國 觸動了一條70年來無人敢動的規則 ...

作者:
然而第一條規則從二戰之後就建立了起來,到川普2016年上任的時候,已經運行了足足70年。這種規則有著巨大的慣性,有招數量極其龐大的既得利益群體。尤其是美國和歐洲的東歐裔和俄裔富豪,這批人的富貴完全是得益於第一條規則,也因此是第一條規則的堅定捍衛者。這其實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們所控制的領域主要包括:媒體(比如彭博社的布隆伯格)、好萊塢(這就不需要舉例了,幾乎全是)、華爾街的部分國際對沖基金(比如索羅斯)

(阿波羅網編者按:本文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言論嚴厲管控的社會,已經是非常難得。裡面的觀點,不代表阿波羅網的觀點,也提醒各位讀者自行判斷,如果能深入閱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可能對於當今美國、乃至全球的一些現象,能做出更準確的判斷)

本周我們必須從美國的情況開始講起,因為決定人類未來走勢的第一大事,美國大選,從本周開始,已經進入正式投票期了。

(10.24,排隊等候投票的紐約市民)

各位,現在關於美國大選,不僅是在美國國內吵成了一鍋粥,川普幾乎是孤身依靠自己的自媒體話語權對抗歐美的整個傳媒體系;即便是在中國國內,對此事的關注程度也超過了其它任何話題。對於美國大選這件事,似乎就根本就沒有中間派,要麼就旗幟鮮明的挺川,要麼就急赤白眼的反川,純粹中立的吃瓜群眾,是極其稀罕的存在。就這種奇特的社會現象,我們不得不做出經濟學上的深刻解釋。

川普幾乎是憑一己之力,破壞了既有的四條主要的全球性「規則」:

1、美國向全球輸出購買力的債務擴張及產業輸出規則。在這種規則之下,美國有義務通過持續擴張的國家債務,向全球輸出美元,維持南美以及東亞、南亞等地區的經濟;同時,美國有義務將其成熟的優勢產業輸出到這些地區,維持這些地區的就業。並且,美國居然還有義務保護歐洲的汽車、精密機械等產業,不能與歐洲的這些產業進行平等競爭。

2、美國持續挑動中東等動亂地區的戰略平衡規則。在這種規則之下,美國不會允許這些地區實現真正的和平,它只會在一方即將傾覆的時候去暗中扶持,在另一方獲得優勢的時候去暗中打壓。根據傳統規則,一個持續動亂的中東才是真正符合美國利益的中東,美國才能由此在該地區維持所謂的石油美元戰略。

3、全球變暖之類的極端環保規則。在這個規則之下,全球在沒有任何過得去的科學研究作為依據的情況下,居然建立起了一整套莫名其妙的碳排放權等極端環保制度。燃燒木炭以及使用石油這種天然能源的正當使用居然被視為政治不正確,被視為人類的恥辱,是需要被懲罰的行為。也恰恰是在這套系統的指引下,在山火爆發季,主動砍伐著火區之外的森林建立防火帶,居然成為了違法行為。這也是近年來澳洲山火和美國加州山火泛濫成災的原因。

4、對弱勢群體的施捨性保護規則。比如對於黑人單親家庭,直接發放購物券等補貼,造成了黑人群體整體上喪失責任感,離婚率失業率暴增,隨之而來的是犯罪率暴增。

說老實話,如果美國的國債可以無止境的擴張,美國的產業可以無止境的向外輸出,也就是第一條規則可以持續生效的話,那麼繼續維持上面這三個規則,是可以的。然而川普面臨的現實困境,就是第一條規則無法持續。這根本不是川普可以選擇的,他只不過是正視了現實而已。然而神奇的事情在於,代表了極端左派的民主黨,從歐巴馬希拉蕊,再到現在的拜登,始終都不肯正視現實。

當美國不能向南美和亞洲地區輸出購買力,首當其衝的,就是大量的南美國家經濟崩塌,接下來就是中美開始打貿易戰美國人不再熱衷於維持所謂的石油美元戰略,甚至自己開始大規模生產石油,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國,所以中東地區才能先亂後治,以色列與周邊各國陸續建立起真正的外交關係。美國人不再支持那些扯淡的極端環保政策,所以中國的煤鐵型國企卸下了所謂的碳排放包袱,居然在近兩年實現了利潤增長。當美國政府不再能無止境的發債,財政上不再財大氣粗,於是對黑人單親家庭的巨額補貼不得不終止,美國政府不得不逼迫黑人出來努力工作掙錢,不能再依賴政府補貼。這又是美國突然在今年全國範圍內爆發黑命貴運動的起因。這都是第一條規則不得不取消之後的全球局勢必然的走向。

然而第一條規則從二戰之後就建立了起來,到川普2016年上任的時候,已經運行了足足70年。這種規則有著巨大的慣性,有招數量極其龐大的既得利益群體。尤其是美國和歐洲的東歐裔和俄裔富豪,這批人的富貴完全是得益於第一條規則,也因此是第一條規則的堅定捍衛者。這其實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們所控制的領域主要包括:媒體(比如彭博社的布隆伯格)、好萊塢(這就不需要舉例了,幾乎全是)、華爾街的部分國際對沖基金(比如索羅斯)。對這部分人來說,不掙到最後一個銅板,是絕對不會罷休的。簡簡單單的就想要完全廢除第一條規則,一定會迎來這波站民主黨的頂級富豪的激烈反抗。

所以川普的前四年任期,被民主黨的無底線騷擾,整得幾乎可以算是體無完膚。先是所謂的通俄門調查,然後是所謂的彈劾案,然後是偷稅門,中間還穿插了無數的吃喝嫖賭抽之類的醜聞襲擾,每個案件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荒謬異常,但是沒關係,民主黨的目的也只不過是騷擾,逼著川普分散精力,無法徹底廢止第一條規則。事實上,中美貿易戰打到現在都沒打到最後甩掉上衣拼刺刀的程度,我大中國至今都能西裝革履有來有往的跟美國叫板,民主黨撕破臉皮在後面扯後腿,實在是功不可沒。

所以,各位,現在這次美國大選,本質上就是在選一樣東西:美國人民,要不要繼續堅持第一條規則?要不要從這一刻開始,就徹底拋棄第一條規則?這個問題之重要,當然絕不僅僅是美國人民的問題,它當然會深度影響到全世界的每一個人。尤其是在經濟上完全得益於第一條規則的中國人,所受到的影響,簡直是前所未有。

一直到今時今日,我大中國的貨幣信用,都是建立在外匯信用之上的。人民幣的基礎發行機制,本質上就是央行印出人民幣兌換外匯這個途徑。要改變這個最根本的發行機制,找到一條新路,老實說,至今為止,我個人給不出經得起質疑的答案。我大中國的經濟學界,也沒有找到那條新路。這意味著我大中國的整個貨幣體系,依然是建立在第一條規則之上

現在美國人即將通過這一場大選,最終決定這條規則是否能夠繼續存在下去。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6/1516398.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