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陳破空:以監管為名 馬雲們栽倒是遲早的事

作者:
想想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也是中共公安部副部長的孟宏偉的下場,馬雲可以不寒而慄,在你的背後,沒有什麼聯合國,只有中國極權政府,那個高於一切的老大哥,主宰一切的黑老大。

11月初,就在中國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金服即將上市之際,中共官方四大監管機構突然約談螞蟻集團龍頭人物馬雲等四人,而螞蟻集團的上市也由此叫停。

據傳,馬雲招惹了政府,是因為他「禍從口出」。10月24日,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講話:「監和管是兩件事,監是看著你發展,關注你發展,管是有問題的時候才去管。」「但是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全球很多監管部門監管到後來,變成了自己沒有風險,自己部門沒有風險,但是整個經濟有風險,整個經濟不發展的風險。」「未來的比賽是創新的比賽,不僅僅是監管技能的比賽。」「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沒有系統。」中國銀行「延續的還是當鋪思想」,而這種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來30年世界發展對金融的需求的。」「做沒有風險的創新,就是扼殺創新。」「很多時候,把風險控制為零才是最大的風險。」

在馬雲的這番講話中,「我們」,代指中國政府;「全球很多監管部門」,講的就是「中國很多監管部門」。這是中國人特有的表達方式,用「我們」來掩護,避免讓自己成為政府的對立面;用「全球」來掩護,避免當權者玻璃心碎。

平心而論,馬雲講得有道理,比那些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講得更有道理,水平高出很多。但是,在中國,並非有道理、水平高,就能站住腳。很多時候

,反而是取禍之道。據傳,馬雲的這番講話,直接冒犯了同時出席這個會議的兩名中共大人物: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和前重慶市長黃奇帆

王岐山是在與習近平的權力鬥爭暫告和緩之後露面的,本職是協助外交工作的國家副主席,意外地再次涉足金融領域,顯然是出自習近平或高層的委託。王岐山在這個金融峰會上放話:「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擺出一副要「管卡壓」的姿態,美其名曰「監管」。黃奇帆發言,不滿網貸「轉得飛快」,暗示要對網貸強化監管。而馬雲的螞蟻金服公司,在相當程度上,就藉助網貸。

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路透社

馬雲的講法,被國內輿論定義為「硬槓王岐山」、反駁黃奇帆。於是,就在螞蟻集團在IPO中募資345億美元、籌資規模躍居全球 IPO第一、並即將上市之際,馬雲等人突然遭到中共四大監管部門約談,螞蟻集團的上市計劃也由此被權力者叫停。馬雲無奈,只能表態:「穩妥創新、擁抱監管。」被網民戲說:螞蟻金服變成了「馬已經服」。

值得玩味的是,馬雲在外灘金融峰會上講話,是以「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共同主席」的身份。然而,想想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也是中共公安部副部長的孟宏偉的下場,馬雲可以不寒而慄,在你的背後,沒有什麼聯合國,只有中國極權政府,那個高於一切的老大哥,主宰一切的黑老大。

馬雲們應該深知:在中國,是企業大還是國家大?是商業大還是政治大?是金錢大還是權力大?如果馬雲們身處美國或其他正常國家,自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可惜他們身處中國,那並不是一個正常國家。去年,馬雲從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上遭當局逼退,就已經埋下各種不測的伏筆。

說不正常,但螞蟻集團的命運,馬雲們的處境,在中國,就是「正常」。其實,被約談,被叫停上市,在中國,還算小事;被抓捕,被籍沒財產,那才算攤上大事。試看那些曾經呼風喚雨、翻雲覆雨的中國金融大鱷們,舉凡肖建華吳小暉、徐翔、葉簡明……風雲人物今何在?早已被投入大牢,甚至於生死不明。馬雲們的結局,又能比他們好多少?一句話:這就是中國。不問你行不行,只問你服不服。放眼中國,又何止「馬已經服」?

(2020年11月9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2/1522437.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