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荷蘭73歲戀童癖約15歲男童被打死 全城竟為他默哀?

上周末,在荷蘭東部城市阿納姆(Arnhem),人們自發上街舉行了悼念活動。?

看這場面,是不是還以為是在悼念某個民族英雄,或者是在襲擊中遇害的無辜平民呢?甚至阿納姆市的市長艾哈邁德·馬庫奇(Ahmed Marcouch)也出席了紀念活動。

其實都不是。

逝者是今年10月28日死於「戀童癖獵人」手下的一位73歲退休教師。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這位教師名叫Jan,曾在Titus Brandsma中學擔任院長和導師多年。

10月28日晚他來到了Spijkerstraat這條街赴約,沒想到卻遭到了一群十來歲的男孩的毆打,最後送醫搶救無效死亡。

那麼問題來了,Jan為什麼要來這裡赴約?他來赴的是個什麼約呢?

據聊天記錄顯示,10月底,Jan在同性戀交友網站上加入了一個聊天群。在群里,他撩上了一位15歲的男孩,並在明知對方是未成年人的情況下,約好在10月28日要和男孩見面發生性關係。

然而,在這位15歲男孩的背後,其實是一群十來歲的「戀童癖獵人」。

當天,Jan到達約定地點後,這群獵人們立刻撲上來把他圍毆一頓然後跑掉,最後Jan倒地昏迷,搶救無效去世。

案發後,荷蘭警方逮捕了這7名「戀童癖獵人」,發現其中6人不滿18歲,最小的15歲。

據男孩們說,因「疫情期間無聊」,又剛好「聽說了戀童癖獵人的故事」,於是便在網上的同性戀聊天室內,以「15歲男童」為誘餌,開始釣魚。

Jan就是其中一條。

對於這種「獵人」行為,當地居民和許多Jan的生前好友表示強烈譴責:

「這太可怕了,太荒謬了。無法理解。」

「Jan是一位非常友好,受人愛戴的老師。他是我的導師。」

「這是不可接受的。那些獵人應該選擇一條不同的道路。雖然Jan的所作所為也不正確,但是以這種方式解決它是錯誤的。」

「Jan在這個(同性戀交友)網站上非常活躍,他是一個非常可愛,忠誠的人。前幾個月他甚至收留了一個失去屋頂的人。He was there for everyone.」

阿納姆市的市長艾哈邁德·馬庫奇(Ahmed Marcouch)也提到,這是「可怕的罪行」。

Jan去世後,他的生前好友和學生們在Facebook上面為他組織了悼念活動:「讓我們一起用蠟燭照亮整個Spijkerstraat來紀念Jan。」

於是,上周六,從晚5:30到6:30,人們在阿納姆舉行了一個小時的紀念活動,市長出席。

人們在Jan遇害的Spijkerstraat和Prins Hendrikstraat等街道上擺滿鮮花,點燃了蠟燭和燈,並禁止車輛往來和自行車停放。

晚6點鐘,大家集體默哀了一分鐘。

......

我承認這種暴力行為是不值得提倡的,畢竟是法治社會,這種攻擊是違法的,而且人家沒有構成犯罪事實......(不過構成事實就晚了不是嗎......

但Jan是明知道對方是15歲男童,並且約好了要與對方發生關係才去的誒!!打死一個潛在的戀童癖,不能說普天同慶,也至少是大快人心吧......

結果你們居然來個全城默哀,搞得他有多無辜一樣??

對於荷蘭人的迷惑行為,下面是網友評論環節:

「荷蘭人瘋球了嗎?快停止你的瘋批行為!」

「(複述新聞內容:「上周末,Jan生前的鄰里親友和學生們參加了活動以悼念他」)這給我看傻了。想像一下這要是發生在英國。我真沒想到荷蘭人對這事這麼寬容。」

「(疑惑.gif)」

「如果交給警察,可能要花上20年或者20多年才能抓到這種人。Dark Justice(一個英國戀童癖獵人組織,成立於2014年)之類的組織應該被表揚。」

「如果警察不希望公民『自己動手』,他們最好主動出擊,同時提高他們找到並起訴戀童癖的成功率。」

「我們不是生活在中世紀,我們制定了制度和法律來作用於此。沒有人有權殺死另外一個人僅憑他們覺得那個人是有罪的。」

「唯一的問題是,戀童癖在荷蘭確實成一個問題了,而且現在大多數的警察也不作為。加上大多數的戀童癖都很快就會被釋放,所以人們已經有點受夠了。」

我是覺得,「獵人」少年們的行為的確不對,在法治社會,我們無權隨意處置他人性命;但同時,這並不能成為洗白戀童癖的理由,他被揍也並沒有多委屈就是了。

總的來說,這就是一個戀童癖碰上詐騙集團的故事,全員惡人。

但整件事情里,最讓我無法理解的就是荷蘭人。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新歐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8/1524591.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