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馬克龍訓斥美國白左

作者:
看見西方主流傳媒之喪屍化,馬克龍忍不住,以西方左翼文化大國總舵主的身份,教訓紐約時報:不要忘記,兩百年前,我們的拉法葉將軍來新大陸,協助華盛頓;路易十六給錢,資助你們的祖宗驅逐英國殖民主。

西方主串流媒體公信力開始破產,報導偏見、言論審查,不只大選醜態盡露,連法國總統馬克龍也覺得味道不對。

馬克龍就其對「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態度和與美國媒體之間的「誤解」及「分歧」,接受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史密彬(Ben Smith)的專訪。馬克龍表示說:「英美新聞界更願意譴責法國協助伊斯蘭移民的世俗化,而不是譴責謀殺襲擊的人。」

馬克龍譴責西方白左媒體:「五年前當法國遭到襲擊時,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支持我們。五年前巴黎的音樂廳、足球場和一個街區的夜生活地段同時遭到襲擊,死者一百三十。我看到許多報紙,來自與我們有著共同價值觀的國家,為這種暴力辯護,反指法國是種族主義國家,仇視伊斯蘭教的國家,我認為:這是本末倒置。」

法國是近三百年來一切左翼思想的子宮。伏爾泰、法國大革命、雨果、左拉、高達、伊芙蒙丹。法國人將左翼,由政治、哲學、文學、藝術,到電影,活成一個獨特的美感體系。

法國在全世界面前表演能如何左、再左、再向左,但法國人就在臨界點收放自如,紅酒醇濃之處,再過半分即成人血。但法蘭西屢次在懸崖邊緣,表演花式舞蹈,就是沒有跌下列寧主義的共產深淵。

世界其他智商整體有異之族群,也派遣他們的所謂知識分子來巴黎模仿,以為是唐三藏取西經,將經文取回去,俱東施效顰,將自己的國家變成一片血海。

美國東岸由蘇珊宋塔之流開始,一度將眼光投向大西洋彼岸,也蠢蠢欲動想學,但美國人的基因太庸俗,一樣畫虎不成,今日變成了黑命貴加AOC。現在這群對恐怖主義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徒孫,不知天高地厚,回頭對法國指指點點。

五年前,查理漫畫的大屠殺,記否西方「知識份子」如何大愛燭光團結個個說「我是查理」?現在該有一半變臉、變質、變種,說查理是法西斯,我是拉登。

看見西方主流傳媒之喪屍化,馬克龍忍不住,以西方左翼文化大國總舵主的身份,教訓紐約時報:不要忘記,兩百年前,我們的拉法葉將軍來新大陸,協助華盛頓;路易十六給錢,資助你們的祖宗驅逐英國殖民主。幾時輪到你們這種人對法國指指點點,對法國政府make judgement說是右翼?也不拿張鏡子照照。

事到如今,馬克龍當知霹靂手段菩薩心腸的川普之罕貴矣。

他會懷念斯人。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846.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