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吹泡泡

作者:

香港新加坡,剛簽所謂的「旅遊氣泡」,香港隨即再爆發。新加坡政府嚴正下令:若三天內,香港連續出現無源頭個案超過二十二宗,「旅遊氣泡」即刻取消。

這巴掌打在香港特府的面上,牆倒眾人推,令特區土著官員又添滑稽。

所謂的「健康氣泡」,名字就不吉利。健康既如氣泡,一戳就破,則任何的「清零」,俱即成幻影的空歡喜。特區政府沒有語文人才,取這種觸霉頭的名字,其反智程度舉一反三。

還有,為了手持這個氣泡,由香港花二萬元飛去新加坡,只為可以走一走。離開皇后大道中和羅素街,接上那一邊的烏節路,兩旁全部是一樣的歐洲名牌商場,逛的是同一種鋪頭,買同一類東西,吃的也從香港的蝦餃燒賣,接那邊的雲吞麵肉骨茶,最多讓你逛一次老巴剎,食兩串沙嗲牛肉,但這一切香港也有馬來餐廳和咖哩屋。

除非人家新加坡的國家美術館有一個特別的展覽。彼處是吳冠中藏館,頗有一點東西,但香港的藝術館也有一個吳冠中個展。然而這種消費,屬於極少數。各自的機場花幾個鐘頭排隊,機票兩萬元去新加坡所為何來?不如買一個虛擬視像機,兩三千元,旺角的商場都有,家裡不只新加坡,連冰島秘魯的馬丘比丘都有得去。

「旅遊氣泡」對新加坡有利多於香港。新加坡面積只香港四分一,人口近五百萬,新加坡缺乏自然風景,香港則因英國的義律船長有眼光,選中的這個海港,有山有水有海灘有森林。新加坡人閉關一年,四周全是商場大廈石屎森林,只有一個小小所謂野生動物園,香港的野豬、大嶼山的黃牛,也有野生動物園。「坡佬」得抑鬱自閉症的風險遠高於香港。「氣泡」令新加坡人來香港的得著,多於香港人去那邊。

香港和新加坡塘水滾塘魚,兩個小男生在宿舍的一鋪床里自己摟著搞嘢。西方文明世界包括日本和歐洲,還有加拿大澳洲,那裡只要每天增加確診幾千宗,香港和新加坡這小兄弟倆在互相零確診互相交換泡泡,也沒有用。香港經濟照樣仆街。

人人都經過三歲小孩用肥皂水吹玩泡泡的階段。陽光下那無數泡泡,各幻影著小小的彩虹。小男孩見著歡喜,笑著、跳著。一晃眼,半生過去了,只見許多人的智商,還是留在剛戒奶吹泡泡的年齡。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3/1526236.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