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正寬:美國大選亂局深 背後滲透藏黑手

作者:
中共除了直接在背後操控美國大選舞弊,其紅觸角已經伸到了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大選夜過後,美國主串流媒體,科技巨擘,社交媒體,大財團,華盛頓沼澤等,都一邊倒地站到了大選舞弊的拜登一方,這些與中共深度勾兌的勢力正傾盡全力阻止大選的真正獲勝者川普總統連任。很多民眾對這次大選的亂局感到震驚,共產主義紅禍正吞噬著整個美國社會。

大紀元調查發現,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在過去30年中,對中共的態度發生了明顯轉變。圖為2015年9月,習近平訪問美國首都華盛頓,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和副總統拜登在歡迎習近平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跌宕起伏,其驚心動魄的程度不亞於一場戰爭。當民眾紛紛將目光聚焦到規模空前的系統性舞弊、以及左派勢力的各種瘋狂時,被很多人忽視的恰恰是種種亂象背後的毒源——中共紅魔的滲透。

著名律師、保守媒體揭大選幕後黑手

11月12日,美國頂尖維權大律師林肯·伍德(Lucian Lincoln Wood)披露了中共滲透美國政府機關、學校,收買政府官員等行為,同時也披露中共用Dominion投票系統操控美國選舉。林肯·伍德直言:現在美國正處於與中共的正邪大戰之中。

11月25日,著名律師悉妮.鮑威爾(Sidney Powell)拋出震撼彈,她向喬治亞州法院提交逾100頁的訴狀,曝光出本次大選受到中共黑手的干涉,指出作弊投票機Dominion系統內有中共的軟體和其它元件。鮑威爾認為,中共試圖操控美國大選,力推拜登當選。

事實上,早在1月份,Dominion投票機公司行政總裁約翰·普羅斯(John Poulos)在國會證詞中就承認,產品確實包括中國製造部件。

表面上,Dominion的硬體是美國偉創力(Flex)生產的,但實際上,偉創力將生產任務交給了中國的代工廠生產。那麼,誰是偉創力在中國的最大客戶呢?正是被川普總統稱為「間諜為」(Spy-wei)、並遭到美國政府鎖喉的華為

無獨有偶,11月25日,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報導,在Dominion擔任資訊技術核心基建經理的安迪·黃(Andy Huang),曾在中國電信任職。眾所周知,中國電信已被川普政府列入了中共軍工企業的黑名單,其背後最大操盤手正是「中國第一貪」江澤民長子江綿恆

這次在美國大選舞弊中,Dominion軟體作弊是所有舞弊方式中規模最大、範圍最廣的。據鮑威爾律師透露,Dominion有預謀的竊取、竄改了至少數百萬張川普總統的選票。

《國家脈動》報導,美國情報官員已經確認,中共在力推拜登當選美國總統。

中共紅觸角深得有多長?

中共除了直接在背後操控美國大選舞弊,其紅觸角已經伸到了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大選夜過後,美國主串流媒體,科技巨擘,社交媒體,大財團,華盛頓沼澤等,都一邊倒地站到了大選舞弊的拜登一方,這些與中共深度勾兌的勢力正傾盡全力阻止大選的真正獲勝者川普總統連任。很多民眾對這次大選的亂局感到震驚,共產主義紅禍正吞噬著整個美國社會。

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多年來,中共一直處心積慮地滲透、腐化西方各國的政商界、媒體界、科技界等各界重量級人物,通過這些代言人將中共的紅爪伸向各個領域。中共垂涎的絕不僅是智慧財產權、商業機密,它有著更大的野心——扼殺世界民主,實現中共對全球的霸權。

而本次美國大選中,對美國民主、自由、憲政進行顛覆的暗黑勢力之所以如此猖狂,與中共多年處心積慮的「經營」有直接關係。那麼,中共是怎樣一步步滲透美國社會方方面面的呢?

1.重金收買、利益捆綁

本次美國大選,舞弊一方的兩個前台人物——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和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都跟中共有著密切的金錢瓜葛。

早在2008年和2009年,亨特·拜登與美國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多福·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創辦了Seneca諮詢公司以及Seneca投資公司。這兩家公司,在拜登家族與中共做生意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2年2月,中共領導人訪問美國與時任副總統拜登會面期間,亨特·拜登的Seneca諮詢公司,為美國能源新創公司Great Point拉來一筆來自中共的12.5億美元的投資,是當年美國收到的最大一筆外國風險投資。

2013年12月,拜登以副總統身份帶著兒子亨特訪問中國,在這次出訪10天後,亨特·拜登的Seneca投資公司得到中共募資10億美元,半年後,中共將該私募基金的資金規模調漲為15億美元……

在今年大選的「十月驚奇」中,「硬碟門」醜聞將拜登家族和中共的利益勾兌揭了個底朝天。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也提供了實錘證據,揭示出亨特·拜登與中國華信能源創始人葉簡明關係密切,這使得亨特·拜登可以繞過合伙人收取來自中共的大量資金。

「硬碟門」醜聞還揭示出,拜登的弟弟寫給亨特的信件中,其中提到另一個大人物「O」,美媒認為這個「O」代表的就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此外,亨特拜登的郵件還顯示,他的相關帳號在2016年4月初收到了來自中共的數億美元「回報」,只因他在白宮辦公室說服了歐巴馬默許中共將南中國海軍事化。

雖然有關歐巴馬與中共勾兌的更多證據還需等待美國司法部門進一步調查,但「硬碟門」中的已有線索,或許足以解釋,為何歐巴馬上任美國總統時僅有百萬的身家,卸任總統後竟住著上千萬的豪宅,要知道美國總統的年薪大約為40萬。

賀錦麗也與中共有密切的利益往來,她的丈夫任德龍(Douglas Emhoff)是歐華律師事務所(DLA Piper)的合伙人。歐華律師事務所涉入中共業務近30年,共有140名律師隸屬於該公司的「中國投資服務」(China Investment Services)分部。

據《國家脈搏》報導,歐華律師事務所還雇用不少前中共官員,而該公司的顧問菲利普(James Phillips)曾為中共駐澳洲坎培拉的大使館做過「諮詢」。該公司也與受中共控制的微信(WeChat)所屬的公司騰訊達成戰略合作。

此外,歐華律師事務還是兩家中共國有航空公司的顧問:中國東方航空和中國南方航空。它的業務還包括為中共「一帶一路」政策推動者「招商局集團」(China Merchants Group)的25億美元技術交易提供諮詢服務。

其實何止拜登、歐巴馬、賀錦麗,克里等民主黨高層,美國更多位高權重的官員都被中共利益收買了,自然也包括不少州長在內。

中共病毒爆發後,加州州長加文·克里斯多福·紐森(Gavin Christopher Newsom)未經過議員投票或批准,向中共國匯去5億美元購買N95口罩,但是至今一個口罩都沒有收到。外界認為,紐森通過利用防疫物資與中共勾兌。

日前,大律師林肯·伍德和鮑威爾都指控,喬治亞州州長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在中共病毒防疫物質交易、Dominion投票系統設備交易中從中共手中拿巨額回扣……

2.女色誘惑、設「性醜聞」陷阱

在滲透西方政要的策略中,中共將美色誘惑也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中共這些年培養了很多色情女間諜,並利用她們為中共竊取情報。當這些女間諜成功地成為西方實權人物的枕邊人時,在對方放鬆戒備的情況下,不僅可以拿到很多內部情報,甚至可以對其施加影響、干涉決策。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中共女間諜鄧文迪。鄧文迪是中共軍隊政治部聯絡部宣傳局的頭號間諜,通過嫁給英國傳媒大亨默多克,成功打入西方主流社會最高層。中共企圖讓鄧文迪接掌默多克的新聞集團,設計奪下英、美、澳的媒體陣地,以便日後進一步扼住西方媒體的喉嚨。

然而,隨著2013年默多克與鄧文迪離婚,中共的如意算盤被打碎。同年,澳洲礦業大亨克里夫·帕爾默公開指稱:鄧文迪是中共間諜,已經秘密監視默多克多年,這是默多克一定要與她離婚的真正原因。而默多克身邊的人也透露,默多克多次表示鄧文迪是個中共間諜,從結婚那天開始就是…..

此外,中共還有一個陰毒的伎倆,就是利用女色來製造陷阱,用以掌握外國政要和名人的醜聞,並拍攝視頻作為日後要挾的把柄。

亨特·拜登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其硬碟中有大量涉及未成年幼女的色情圖片、視頻,其中包括亨特性侵及虐待多名中國女孩的視頻。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表示,他查看了一些硬碟上的內容,是亨特·拜登與一名中共情報人員之間的電郵往來,證明亨特·拜登強姦中國女孩是中共設的局,並偷偷錄影後將視頻給亨特看,就是想告訴他,你的把柄在我們手上,以後得乖乖聽話。

除了亨特·拜登,美國那些在檯面上替中共搖旗吶喊的政要、名人、科技公司大佬,又有多少人被中共用相同手法捏住了把柄?

美國的大小民選官員、科學專家、華人僑領,其中很多人去了一趟中共國之後,回來就變得異常親共了,聽話地交出了美國的政、商機密和科研成果。他們是不是也拿了不該拿的,做了不該做的?除了美國,整個世界又有多少人上了中共的圈套?

2005年,日本上海總領事館一名40歲外交官在總領館上吊自殺,留下遺書指稱遭中共情報人員色誘,脅迫他泄露外交機密,因無法出賣國家而走上絕路。

2008年1月,時任英國首相布朗的幕僚訪問大陸時,在上海一家大酒店的舞廳被中共女間諜用美色迷惑,隨後他的兩款具有收發電子郵件功能的手機雙雙失竊……

2008年8月,英國倫敦前副市長克雷蒙特(Ian Clement)出席北京奧運期間,被中共女間諜色誘、竊走市政機密。

2011年3月,韓國駐上海多名外交官遭到上海女子鄧新明色誘,泄漏韓國國家機密,就是臭名昭著的「上海門」事件。據韓國媒體報導,鄧新明與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市長韓正關係匪淺……

3.間諜軟體、網絡水軍

中共多年來一直在利用TikTok抖音)和WeChat(微信)等間諜軟體,在美國進行滲透並干預選舉。

2019年9月25日,英國《衛報》報導,TikTok授意版主積極審查某些視頻。《衛報》獲得了TikTok的網站內容審核指南,該文件顯示:TikTok會對中共認為政治上敏感的材料進行審查。天安門廣場抗議,西藏問題法輪功是被禁止或限制的內容。而對中共體制的批評,在任何國家都被TikTok所禁止。

TikTok否認六四屠城、封殺反共信息、洗白中共罪責、向各國用戶灌輸「中共」價值觀。

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說:「TikTok威脅我們的基本價值觀,包括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信仰自由等等。」

網絡觀察人士佐拉表示,TikTok用逗樂子的手法闖入美國社會是有理論根據的,這就是「認知輕鬆度」。在這種狀態下,使用者會毫不懷疑地接受所有被灌輸的內容,因為一切看起來都是舒服的,是對的。他說,這會導致美國年輕人被洗腦,導致美國傳統價值觀崩潰,讓美國下一代放鬆戒備甚至崇拜共產主義、崇拜專制主義。

同時,中共控制WeChat上的政治新聞及消息源傳播,將其導向親中共的西方政黨及政界人士。一些西方政界人士為拉攏華人選票亦一唱一和,進行自我審查

美國智庫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11月發表的重量級報告(題為「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American Interests: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警告說,中共現在已有能力利用WeChat在美國從事活動。「WeChat的新聞頻道營造的反美情緒導向一種親中(共)的民族主義怨恨,而這種恨已經成熟,可供中共利用。」這種怨恨可通過海外華人群體傳遞給西方政客一個明確信號——不得對中共強硬,那是「反華」、「仇華」——會影響到他們的華人選票。

然而,那些敢於對中共強硬的西方政界人士在WeChat上卻遭到噤聲——帖文被刪,甚至被封號,無法跟華裔選民進行正常互動。

此外,中共利用網絡水軍在美國誤導輿論,攻擊川普。《國家脈搏》知名新聞編輯卡山姆(Raheem Kassam)專門撰文,向人們介紹「五毛」是如何攻擊川普,並傳播陰謀論的。

卡山姆表示,「五毛」普遍進入公眾視野是在2016年,「五毛軍隊」是一組由中共支持的網際網路評論員,其人數在50萬至200萬之間。他們在推特上為中共搖旗吶喊。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並不允許普通中國公民使用推特平台。

中共病毒爆發後,「五毛軍隊」針對川普總統及其應對中共病毒的措施進行抨擊,企圖干預今年的大選。然而,美國主串流媒體卻大肆宣傳俄羅斯干預大選,但對中共及其「五毛」干涉大選視而不見……

前車之鑑需銘記

除了上文提到的,中共滲透美國的手段還有很多,包括敲詐,恐嚇,死亡威脅等等。一般說來,對於大多數人,如果缺乏足夠的信仰道德力量,太追求俗世的東西,中共就可以用金錢,權力,名聲,美女等手段腐蝕乃至控制他們。不管這些人一時得到多少好處,中共最後要拋棄他們、毀掉他們,才是最終目的。

曾經赫赫有名中國船王盧作孚,就是因為選擇了與中共合作,他的企業被中共以「公私合營」的方式鯨吞、蠶食,他本人也最終被中共迫害致死。在中共篡政的短短几十年裡,有多少個「盧作孚」就是因相信了中共的謊言而最終人財兩空?

亞非銀行(AfrAsia Bank)和New World Wealth共同發布的《2019年全球財富遷移報告》顯示,中國移民海外富豪人數為全球排名第一,2017年選擇移民海外的中國富豪人數有1萬人,2018年飆升到1.5萬人,增加了50%。他們為什麼要爭先恐後逃離中共國呢?

無論谷歌臉書、推特等大科技公司的老闆如何蠻橫,在美國大搞言論審查、輿論封殺,一旦中共有一天真的控制了美國,等待這些科技巨頭們的或許只有下跪、挨整的份兒。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曾說:「沒有任何武裝政府有能力應對不受道德與宗教約束的人類,貪婪、野心、復仇、魯莽,將會破壞我們最堅強的憲法核心,猶如一頭鯨魚衝破漁網。我們的憲法只為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們而制定,它完全不適用於對其他任何人的治理。」

由於中共紅魔無孔不入的滲透,美國已經深陷憲政危機、道德危機。而解決這場危機的最關鍵,就是回歸傳統,恢復道德與信仰,而這也正是川普總統在竭盡全力帶領人民做的事。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158.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