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姍姍來遲?1月6日後 外國干預美國大選報告終於出爐

2020年12月12日,美國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在登上川普總統空軍一號直升機前。

1月7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向國會提交外國勢力干預2020年大選評估報告。這份報告姍姍來遲的背後,究竟有著怎樣的內幕?美媒《華盛頓觀察》拿到了拉特克里夫與報告同時提交的一封保密信以及資深情報官員祖拉夫(Barry Zulauf)的14頁報告,或許揭示了個中秘密。

情報督察:情報分析應避免政治化

1月7日,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的分析監察員、資深情報官員祖拉夫(Barry Zulauf),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發布了長達14頁的報告。

祖拉夫透露,針對中共進行分析的人員似乎不願意將中共的行動評估為不當影響或干預,分析師也不願提出對中共的分析,因為他們不同意川普政府的政策。實際上,這種行為違反了情報分析標準,情報分析應該獨立於政治。

針對這種情況,拉特克里夫在信中接納了祖拉夫的建議,包括「加強情報總監辦公室和各情報機構的直接溝通,加強各機構間上下層的直接溝通;強調分析的完整性;並重申分析必須力求客觀,避免政策和執行上的政治化。」

8月的情報評估表明,俄羅斯烏克蘭都反對拜登,唯有中共希望川普下台。

拉特克里夫在信中表示,「我閱遍美國政府擁有的中共所有的最敏感情報,我不認為情報共同體分析師表達的多數觀點,能完全準確的反映出中共政府對2020年美國聯邦大選的影響。」

「俄羅斯和中共採取同類的行動,雖然都會得到評估,但是會以不同的方式傳達給決策者,就可能導致人們誤以為俄羅斯試圖影響選舉,但中共沒有這樣做的印象。」他補充說。

8月的一份情報評估警告說,俄羅斯「正在採取一系列措施摧毀拜登」,並指出烏克蘭國會議員德卡赫(Andrii Derkach)正在努力破壞拜登(德卡赫是揭發拜登家族和烏克蘭腐敗力量勾結的議員。)。而伊朗則試圖在2020年前「破壞」川普並分裂國家。報告稱「我們評估,中共更喜歡川普總統……不會連任」,並且中共2020年11月之前「一直在擴大影響力」,報告「認識到所有這些努力」可能會影響選舉。

拉特克里夫堅持真實反應中共影響

監察員說,拉特克里夫堅持認為「中共的行動旨在影響選舉。」

分析監察總結說,「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必須確保,不同的觀點,即便是少數觀點,也要得到表達。最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堅持把關於中共的材料放入,也意識到情報分析人員的反對意見。」

監察員透露,兩名國家情報人員在10月寫了一份「國家情報替代分析備忘錄」,「表達了對潛在的中共對選舉活動影響的替代觀點」,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同意替代分析備忘錄中所表達的對中共干預大選的關注。

拉特克里夫:中共是最大威脅

一位高級情報官員對《華盛頓觀察》說:「分析監察員認為拉特克里夫不是政治人物,拉特克里夫很誠實的說,中共影響美國大選的情報由於政治原因而受到壓制。」

拉特克里夫表示,「這次對中共影響選舉的情報評估多數觀點達不到標準」,而且「對中共選舉干預工作的其他觀點,沒有得到應該程度的接受。」還在保密階段的情報評估「給人一種錯誤的印象」,那就是,網路方面的國家情報官員「是對中共持少數派觀點的唯一分析師」。

拉特克里夫舉例說,「1962年的一份國家情報評估指出,蘇聯不太可能在古巴投放飛彈。當時的中央情報局局長約翰.麥康恩(John McCone)強烈不同意分析師的意見,下令U-2飛機進行偵察,發現事實上已經部署了飛彈。基於所有可用的情報資源,適用一貫的定義,獨立於政治考慮或不當壓力,本著同樣的精神,我要表達自己的聲音,支持少數派的觀點,中共影響了2020年美國聯邦大選。」

這位川普總統任命的情報界最高官員,在12月接受《華盛頓觀察》採訪時談到了情報界的辯論,「有些情報分析師是從冷戰時代的觀點,習慣於分析俄羅斯,或者在過去的20年中,在反恐方面有經驗。現在不是說他們沒經驗,而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中共。我們需要將更多的重點放在中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11/154438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