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北京奪印上海下毒東北掄錘,驚人的高管內訌

作者:
北京的奪印,上海的下毒,東北的掄錘。盤點一下最近二十多年著名企業的內訌事件,這個機靈抖得料還不是那麼全面。

2021年1月6日,總部位於遼寧大連的華信信託,其董事長董永成使用錘子打傷了公司總經理王瑾。

知情人士透露,王瑾頭部和鼻子都出血了。隨後,王瑾被送往附近的醫院醫治。王瑾全身有14處傷,被診斷為輕傷一級,於1月7日進行顱骨修復術,目前董永成已被刑事拘留。

錘子招呼腦袋,欲置對方於死地的勾當,可以推測不是一天結下的深仇大恨,聯想到此前十天的游族網絡毒殺董事長案,以及2020年7月間李國慶在當當網搶奪公司印章案,善抖機靈的網友總結出企業內訌的地域特徵鮮明:

北京的奪印,上海的下毒,東北的掄錘。但如果盤點一下最近二十多年著名企業的內訌事件,這個機靈抖得料還不是那麼全面。

大連警方通過其官方微博8日通報,2021年1月6日17時許,西崗區大連華信信託股份有限公司辦公樓內發生一起故意傷害案。經初審,犯罪嫌疑人董某成(男,64歲,大連華信信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與王某(女,54歲,大連華信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因工作產生矛盾,董某成持械擊打王某致其身體多處受傷。目前,王某正在醫院救治,犯罪嫌疑人董某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工作中。

01

首先,「火併」「內訌」是一切利益團體的基本特徵,沒有地域特徵。

中國人最熟悉的內訌是林沖「火併王倫」。王倫作為梁山上的第一代領袖,格局不大,他只要個三兩百嘍囉,有幾個略備才幹的手下就行了。但第一趟來了武功和見識遠高於他的林沖,第二趟又來了晁蓋等幾條武功高強的好漢外加足智多謀的吳用。

不言而喻,王倫的格局裝不下,必須讓位,不過是早讓還是晚讓,文讓還是武讓而已。

等到來了宋江,晁蓋的那一套人馬在股份上沒什麼優勢可言,遲早得讓位,只不過是陽讓還是陰讓而已了。等到宋江想「上市變現」,矛盾再次出現,內訌外鬥,崩盤了事。

▲《水滸傳》中,林沖「火併王倫」(圖/網絡)

一兩百,兩三百人的團隊,為什麼必定會出現生「內訌」可能?

任正非華為的例子證明了這一點,他說:

在華為成立之初,我是聽任各地「游擊隊長」們自由發揮的。其實,我也領導不了他們。前十年幾乎沒有開過辦公會類似的會議,總是飛到各地去,聽取他們的匯報,他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理解他們,支持他們;聽聽研發人員的發散思維,亂成一團的所謂研發,當時簡直不可能有清晰的方向,像玻璃窗上的蒼蠅,亂碰亂撞……到97年後,公司內部的思想混亂,主義林立,各路諸侯都顯示出他們的實力,公司往何處去,不得要領。

只不過,任正非用他的智慧,巧妙化解了華為可能產生的內訌。而初創企業解決不了矛盾,導致內訌爆發的,那就太多了。

Roadstar.ai是一家位於深圳的無人駕駛創業公司,三位創始人均來自知名企業,資歷深厚。三人股份均分,因此沒有真正控制企業的人。2019年1月,其中兩位創始人突然發布公示,開除另一位創始人,這讓所有投資人感到驚訝和憤怒。

同為國內自動駕駛公司創業公司的景馳,也曾經歷管理層大換血,2018年8月,聯合創始人之一潘思寧將公司現任CEO韓旭等告上法庭。為減少後續影響,景馳不得已改名為「文遠知行」。

無人駕駛創業公司為何連續內訌?有人解釋稱,是因為自動駕駛公司創業者多為「天才型」選手,自視甚高,不甘於屈居人下。但技術天才們又普遍比較年輕,缺乏公司管理經驗。

在這點上,劉備的「股權」設計就比較科學,一開始就把股權分配為不可動搖的大哥、二哥、三弟順位,避免了創業的各個階段不會出現內訌。

02

其次,一旦火併或內訌,基本是無下限的。

一是夫妻反目,這個最典型的是當當網的李國慶夫婦,一開始還是文鬥,相互爆料對方的不堪隱私,接著是武鬥。

2020年7月7日7時許,李國慶帶人,在朝陽區靜安中心當當網辦公場所內,採取強力開鎖、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方式,「接管」了當當網的公章和財務章,結果參與「接管」的4人被行政拘留。

▲李國慶與俞渝(圖/視頻截圖)

二是兄弟/朋友成仇,這個更多。早年間最著名的內訌是聯想柳傳志和倪光南,兩人本有多年友誼,但是在聯想公司發展戰略上出現嚴重分歧,簡言之,就是柳傳志堅持「貿工技」路線,而倪光南堅持「技工貿」路線。最終,兩人鬧得不可開交。

矛盾公開化之後,倪光南和柳傳志的鬥爭愈演愈烈,柳傳志撤換財務總監,倪光南反對;倪光南提議將80人的程控機事業部改成子公司,柳傳志制止。

雙方的攻訐甚至發展到舉報工作作風和經濟問題,倪光南不斷向上反映柳傳志涉及經濟方面的重大問題,「一個問題調查清楚了、解釋完了就又來一個問題,不把我打入監獄絕不罷休」,柳傳志稱,倪光南是有意中傷。

1995年6月,聯想集團總部中科院作出的「判決」認為,在聯想的研發和立項方面,「不能由科技人員最後說了算,要由企業總負責人根據市場和公司的情況做決策」,柳傳志應該有更大的發言權和決策權,倪光南被免去在聯想集團公司總工程師職務。三是下毒手,這個就不用說了。

王倫身首異處,晁蓋中了毒箭且不說,前不久的游族網絡董事長被毒死,華信總經理被錘擊,都是進班房掉腦袋的幹活。

03

不能不說,2020年是企業內訌大年。

如果要評選近20年來影響較大的10大企業內訌事件的話,那麼2020年(包括2021年開始的前10天,按農曆算仍是2020年),至少有5件內訌可以排進去。

除了上文提及的當當網李國慶奪印案、游族網絡董事長被毒殺案和華信董事長錘擊總經理案之外,還有2020年12月15日,中芯國際董事長在CEO梁孟松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宣布了新任副董事長的任命,這讓梁孟松感到非常錯鄂和不解,梁孟松感到不被信任和尊重,遂提出辭職。

不過12月31日晚間,中芯國際發布公告,梁孟松的職務仍為CEO。一場聚焦程度很高的內訌,得以避免。

另一件是2021年1月6日,有網友在社交平台中爆料稱,瑞幸七位副總裁、所有分公司總經理和核心業務總監簽署聯名信,指控董事長郭瑾一涉嫌貪污腐敗、濫用權力剷除異己、能力低下等問題,集體要求罷免郭瑾一。

▲瑞幸咖啡高管內鬥事件一覽(圖/網絡)

隨後,郭謹一發布全員信稱,舉報信是在2021年1月3日陸正耀、錢治亞等組織並主持起草,部分當事員工不明真相,被裹挾簽字。2021年1月6日晚間,對於郭謹一全員內部信,瑞幸副總裁周斌、李軍發文反擊稱,幾乎所有的中高層業務骨幹都在請求罷免郭謹一的請求信上簽字。但是董事會和大股東沒有給任何正面回復,也未採取任何行動。

一些列的內訌,目前暫時不能認定這是特定時段的某種趨勢,從而得出什麼結論。不過如果拉長歷史的視界,你會發現,打從火併王倫開始到公元2021年的錘擊總經理,內訌的形式和內容,並沒有絲毫變化,劇本還是那套劇本,只是演員不同,人性和人心不因技術與社會經濟的改進而有所改觀。

04

火併內訌的成因,無外乎兩種情況:

一是爭奪發展方向的主導權,譬如王倫的戰略部署就容不下林沖和晁蓋等人,倪光南的戰略部署在彼時就不如柳傳志的戰略部署,前者就必須讓位。

二是利益之爭,在公司表現為股權之爭,在其他團體表現為交椅之爭,而其實股權和交椅本質上是一回事。

現代公司制度和其他團體管理制度都在盡力制止火併和內訌的發生,但制度總是滯後的,內訌是永遠的,奇招迭出的。

有人說,失敗的企業中,有三分之一死於內訌。這個說法對雷士照明來說,有著更複雜的內涵,他的前董事長,創始人吳長江就三次被從董事長的位置上趕下台:2005年,雷士照明三股東之間產生嚴重分歧,經董事會表決,吳長江被迫出局。

▲雷士照明(圖/雷士照明官網)

2012年5月25日,吳長江「再離」雷士,雷士照明突發公告稱,吳長江宣布因「個人原因」辭任事長、執行董事兼CEO以及董事會所有委員會職務。2014年8月98日,雷士照明董事會發布公告,宣布罷免吳長江CEO的職務,並由大股東德豪潤達事長王冬雷擔任臨時CEO。

最終,吳長江在雷士照明的股份被用於拍賣抵債,還進了監獄,從雷士照明掃地出門,徹底沒有他的交椅可坐了。但雷士照明還在,只是與蹲在監獄的他沒有關係了。一路成長一路內訌,最後還活了下來,這是不幸中的萬幸,這不能不說是現代公司制度在其中起了良好的作用。

人類社會脫胎於猿猴社會。你只要看看坐在土堆上睥睨猴群的猴王就知道,人間一切團體的內訌,是一定會繼續下去的,這是事實,認清這個事實,是為了減少其發生,活得更像個人。

制度或許能限定其惡性發展於萬一,使取人性命的事,不發生,少發生,是為人。當民事糾紛演化為刑事案件,是向獸性低頭,人就邁入畜道了。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靠山屯政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13/1545183.html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