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核能加速走向世界,威脅美國並改變世界地緣政治格局

美國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一直是全球民用核能第一大國,在核能發展建設和相關技術領域長期處於國際領先水平。但近年來的一系列跡象顯示,中國正在這一敏感的關鍵能源領域迅速趕超美國。美國核能專家上星期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相對中國和俄羅斯來說,美國近年來在核電領域的發展速度開始放慢。

工人們走向保加利亞貝萊內核電站項目的工地。(2013年1月24日)

美國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一直是全球民用核能第一大國,在核能發展建設和相關技術領域長期處於國際領先水平。但近年來的一系列跡象顯示,中國正在這一敏感的關鍵能源領域迅速趕超美國。美國核能專家上星期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相對中國和俄羅斯來說,美國近年來在核電領域的發展速度開始放慢。

報告說,自從2000年以來,世界上總共有96座核電站併網發電,其中近半數的45座為中國造電站。此外,在目前世界各國正在興建的54座反應堆中,有20座跟中國或者俄羅斯有關,有13座是中國設計的。

核電戰略影響力

這篇題為「二十一世紀美國核能:國家安全勢在必行之政策」的報告指出,這一趨勢在地緣戰略方面對美國構成了嚴重的挑戰。報告的作者之一戴維·加蒂博士說,核能產業極為敏感,用於發電的核反應堆也可以用於提取武器級別的金屬鈽。在另一方面,核電技術可以提供清潔可靠的能源,具有大規模應對全球氣候變暖的潛力,因此核能發電正在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青睞。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與其他能源投資項目不同的是,核電站建設不但投資龐大,而且周期十分漫長,令中國可以跟受援國家建立起長達幾十年的緊密關係。

他說:「從開始建造算起,到維護、核廢料處理、甚至到最後退役,核電站有大約長達60年的全壽命周期,所以在中國和新型經濟體國家建立起夥伴關係時,這是長達幾十年的緊密關係。」

世界核協會(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目前雖然可運行核電站最多,有95個,但在建的只有兩個。相比之下,中國目前只有48個可運行機組,但在建的有11個。

此外,中國核能行業協會去年的一份報告也稱,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之下,中國的核電工業近年來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截至2019年12月底,中國在建機組裝機容量至少從2017年以來一直保持全球第一。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一篇報告估計,在2030年之前,中國的核電發電量可能超過曾在核電領域領先世界半個多世紀的美國。

這篇報告說,中國核電企業從事的商業活動,將讓中國政府獲得戰略影響力。中國的核設備、核技術和核材料的成功出口,將為中國開闢道路,複製美國「和平利用原子能」計劃的成功,影響中國核合作夥伴和客戶的外交、能源和技術政策。

報告說,中國核電的觸角伸得越長,在全球核治理中就擁有越多的發言權。如果中國在未來幾十年成為領先核電大國,那麼它就會要求在一些涉及多邊技術規則制訂的協約和組織中發揮相應的決策作用,包括《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國際原子能機構和核供應國集團等。如果中國實現了閉式核燃料循環,那麼為了體現這一成就,與核安保和核不擴散有關的全球治理機制可能就要做相應調整。

美國喬治亞大學公共與國際關係學教授約書亞·梅西說,能源安全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都極為重要,影響了一個國家的能源供應就影響了這個國家的政策制定。他說:「實際上掌控了一個國家的電網開關那是很大的影響力。中國可以以此建議其他國家應該如何行事,在這一過程中給了他們很大發言權。」

美中核能關係從合作到限制

中國在2013年首次提出核電「走出去」戰略,將倡導核電走出去上升為國家戰略,與「一帶一路」倡議一起推廣。

中國最大的核電工程建設及營運公司「中國核工業集團」的總經理曾對中國官媒表示,從國際核電市場需求看,共有72個國家已經或正在計劃發展核電,其中「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占大多數。

中國核能工業協會的一份有關核電「走出去」項目全球布局的情況報告稱,目前中國的所有主要核電集團都已經參與到了核電「走出去」的戰略,積極開拓海外市場。報告稱,在「一帶一路」沿線中,有28個國家計劃發展核電,規劃機組多達126台。中國最大的核電工程建設及營運公司「中國核工業集團」已與阿根廷、英國、巴基斯坦等近20個國家達成了合作意向。

美中兩國在歐巴馬執政時期在這一敏感民用核能領域一度過從甚麼。前總統歐巴馬曾在2015年4月將一份為期30年的核能合作協定的文本提交給國會審議,希望擴大對中國出口核電機組。歐巴馬說,他考慮了不同政府部門的提出的對該協定的審查意見和建議,認為執行該協定將促進「共同防衛與安全」,而不會構成過度的風險。

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創辦的核項目公司泰拉能源(TerraPower)還曾跟中國核工業集團達成協議,在中國建造核反應堆。隨著近年來美國川普政府對中國利用核能發展擴大地緣政治影響力越來越警惕,這一項目已經擱淺。

川普政府在2018年10月宣布將嚴格限制民用核技術向中國的出口。美國能源部官員指出,這些技術正被轉用於新一代中國潛艇、航空母艦和浮動核電站,推動中共的勢力投射野心。能源部發布並實施的《美中民用核合作政策框架》,對中國技術轉讓授權設置了明確的範圍,在核能技術、設備與零部件等方面對中國實行新的禁令。

美國國務院負責國際安全與防擴散事務助理國務卿克里斯多福·福特曾指出,中國的核能工業發展是建立在國家戰略目標、而不是市場經濟原則基礎之上的。他2019年在華盛頓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2049 Institute)」發表演講時說,中國在核能領域「走出去」有其地緣政治企圖,在其他國家深陷債務陷阱後依賴中國。

美國能源部在去年4月的一份報告中還指出,美國在核電領域的競爭劣勢已威脅其國家安全利益。這份題為《重塑美國核能競爭優勢:確保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報告將中國和俄羅斯列為美國核能出口的主要競爭對手。

但在另一方面,觀察人士認為,鑑於中國核能觸角已經延申到幾乎世界各地,美國僅在過去一兩年才開始重視這個議題。政治風險諮詢公司「華府國際顧問公司」的資深顧問方恩格(Ross Feingold)對美國之音說:「隨著中國在非洲、亞洲、歐洲、中東和南美都在尋找機會,現在這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了,公平地說美國過去一些年裡沒有對這個問題給與足夠的關注。」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114/1545268.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