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川普出山指點未來 彭斯不敢見川普? 眾議院共和黨黨鞭談會晤川普

美國國父們不寒而慄的預言正在兌現;專家:拜登經濟是一場災難 正努力讓上世紀70年代通貨膨脹上演

川普彭斯心存芥蒂?保守黨政治行動會議(CPAC)將於本周四登場,川普將發表演講,而彭斯則拒絕出席。

我們昨天報導,繼眾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之後,川普總統周日在佛州與眾院共和黨黨鞭進行了會晤。如今,眾院共和黨黨鞭接受媒體採訪談這次會晤。

驚!美國的國父們留下了六個令人不寒而慄的預言,現在正在實現。

戰略顧問和政策分析師、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魯伯特·達沃爾(Rupert Darwall)分析,拜登的經濟將是一場災難,他們正努力讓上世紀70年代的通貨膨脹上演。

川普將在保守黨政治行動會議演講中談未來及教訓

川普的高級顧問米勒(Jason Miller)周六(2月20日)表示,川普將在2月28日的保守黨政治行動會議(CPAC)上發表演講,期間將談論共和黨的未來和2020年的經驗教訓。

米勒周六告訴新聞極限(Newsmax),川普打算就共和黨對他的「美國優先」議程日益增長的支持、以及共和黨在2022年和2024年選舉中如何取得勝利分享他的觀點。

米勒說:「我認為您將聽到川普總統在下周日28日談論共和黨的未來,以及我們在2020年學到的教訓,我們看到川普總統帶來了創紀錄的非裔美國人及拉丁裔的選民支持者。這比我們在近代共和黨總統選舉歷史上看到的數字還要多。我們必須讓這些選民參與這個黨派。」

此次活動的其他確認發言人,還包括南達科達州州長諾姆(Kristi Noem)、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前秘書卡森(Ben Carson)以及前代理國家安全顧問格倫內爾(Richard Grenell)。

美媒:彭斯拒絕出席本周CPAC演講

2月21日,美媒福克斯報導稱,前副總統彭斯拒絕了今年保守黨政治行動會議(CPAC)的演講邀請。

有會議組的知情者告訴該媒體,彭斯被邀請在這次年度活動上發言,但他拒絕了。

彭斯前幕僚長馬克·肖特2月19日表示,目前川普與彭斯仍然有交談。阿波羅網昨天編譯報導:納瓦羅曝大量驚人內幕:彭斯幕後有500億身價反川大金主?(有視頻)

共和黨黨鞭談與川普會晤:他很關心國家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黨鞭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上周與前總統川普(川普)在佛州進行了會面。斯卡利斯表示,他在會面中注意到川普仍然非常關心美國。

斯卡利斯說,「他仍然非常關心這個國家,我們國家的發展方向。」「但這次的對話內容更多的是關於他現在的情況,和他打算做什麼,以及他的家庭如何。」

圖:2019年1月14日,時任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在抵達路易斯安那州國際機場後,與眾議員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握手問候。

斯卡利斯本周日(2月21日)在一次採訪中透露了兩人會晤的細節。

斯卡利斯在ABC節目中表示,當川普聯繫到他時,他正在佛州各地籌款,他很快就前往海湖山莊與川普見面。

斯卡利斯說道,「自從他離開白宮後,我就沒有見過他。而能和他敘舊其實很好。我注意到他比他在白宮的四年要輕鬆得多。」

斯卡利斯還說,"讓我們全面地說,任何人、誰訴諸暴力來解決政治爭端,在美國沒有一個地方(允許),它應該是明確的爭議。」

川普與斯卡利斯的會面,被外界認為是川普在眾議院共和黨人保留影響力的另一個跡象,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此前也曾到佛州與前總統川普會面。

美國國父們不寒而慄的六個預言正在兌現

在制定美國《憲法》時,美國的開國元勛們就已經認清了人性缺點的脆弱性,貪婪和腐敗是人情世故不可避免的特徵。他們留下了六個令人不寒而慄的預言,現在正在實現。

圖:美國的開國元勛們/建國之父。

看中國編譯報導,紐約的作家斯洛特(Rikki Schlott)2月19日在《每日電訊》(Daily Wire)上撰文表示,從華盛頓到傑斐遜,國父們用《憲法》給美國人民提供了一個成功的框架,同時也留下了預言性的警告,說明偉大的美國實驗可能會出問題。今天先來看其中的前兩個預言。

1787年,富蘭克林站在費城的制憲會議上,警告說,不要讓國會(議員)領取高額的薪水。

「先生,有兩種激情對人類的事務有強大的影響力:這就是野心和貪婪--對權力的熱愛和對金錢的熱愛......在這些人的眼前擺放一個榮譽的職位,同時也是一個有利可圖的位置,他們將用排山倒海之力來得到它。」

富蘭克林的擔憂顯然沒有得到重視。第一批國會議員的日薪為6美元,而如今國會議員的基本工資為17.4萬美元,高於90%的美國收入者。這還不包括額外的年度津貼,這些津貼可能高達數百萬美元。

富蘭克林還警告說,高薪會吸引的領導人的素質是這樣的:「它不會吸引明智和溫和的、愛好和平和良好秩序的人,最受信任的人;而是吸引那些大膽和暴力的人,那些有著強烈的激情和無休止的自私追求的人。這些人將進入你的政府,成為你的統治者。」

事實上,政治職務已經從公務員的身份變成了一條有利可圖的職業道路,滋生了可怕的「職業政治家」。也許沒有比拜登更好的例子了,他曾以30歲的年齡成為第六年輕的參議員,現在以78歲的年齡成為全美最年長的總統。公務員的日子並不好過--據《福布斯》報導,拜登一家在離開歐巴馬白宮後就賺了1,670萬美元。

第二個預言是傑斐遜害怕最高法院被政治化。

在1821年給梅肯(Nathaniel Macon)的一封信中,傑斐遜對司法權的政治化表示擔憂。

「我們的政府現在正走在一條穩定的道路上,以表明它將通過什麼道路走向毀滅,即先是鞏固,然後是腐敗.......鞏固的動力將是聯邦司法機關;其他兩個(權力)部門則是腐敗和被腐敗的工具。」

法院歷史上的國會確認投票記錄顯示,自傑斐遜提出警告以來,最高法院突然政治化。這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現象----僅在1980年代,被任命者經常得到一致確認,包括里根總統的三項提名。

自此以後,任命的確認變成了黨派的雜耍,反映出人們放棄了基於法律功績的任命,而傾向於黨派的忠誠。最新的一次疊代是2020年10月對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沒有一個民主黨人投她的票,對她批評的言辭變得如此嚴厲,她甚至被稱為「對未來文明的危險」。

我們的開國元勛們設想了一個能捍衛憲法的最高法院,無論政治派別如何。在2020年,只有17%的美國人表示對最高法院非常信任,很明顯,這個機構正在辜負它旨在保護的人民。

拜登的經濟將是一場災難

魯珀特-達沃爾(Rupert Darwall)是戰略顧問和政策分析師。他在劍橋大學讀的是經濟學和歷史學,隨後在成為財政大臣的特別顧問之前,他曾在金融領域擔任投資分析師和企業融資工作。

達沃爾目前是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他日前撰文指出,警燈應該亮起來了。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喬·拜登總統的經濟政策很可能以災難告終。經濟診斷錯誤,政治策略無法化解任何一場危機,未來的經濟政策組合的破壞性將達到數十年之最。

政府被凱恩斯主義(Keynesianism)的需求管理範式所束縛,把每次經濟大滑坡都當作是潛在的大蕭條的重演,因此需要大規模的財政和貨幣刺激來恢復需求。但是,新冠病毒導致的衰退並不是由需求不足造成的,而是由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出於公共衛生的原因而作出的故意關閉經濟活動的政策所導致的。

就目前而言,新冠病毒政策就是經濟政策。失業率最高的11個州都是深藍州,他們實施了一些全國最嚴厲的關閉政策,失業率最低的12個州中有11個是紅州。因此,經濟復甦的步伐將取決於為控制疫情而採取措施的剎車能否被及時鬆開。

然而,為了應對刻意設計的供給側收縮,拜登政府開出的藥方是1.9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這一想法遭到了前財政部長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的猛烈批評,他認為拜登的刺激計劃比預計的產出缺口大三倍。薩默斯認為,考慮到處在美聯儲主席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監管下的空前寬鬆的貨幣環境,我們正面臨著「通脹預期急劇上升的風險」。

似乎得到了某種暗示,這位美聯儲主席對這些預期火上澆油。鮑威爾上個月宣稱,「坦率地說,我們歡迎略微上升的通脹。」他說,「像我這樣的人在成長過程中遇到過的那種令人不安的通貨膨脹,在我們已經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國內和全球背景下,似乎不太可能發生。」如果通貨膨脹加劇,他的這番話很可能會反過來成為他的心病。

拜登政府正努力讓上世紀70年代的通貨膨脹上演

文章還稱,在競選期間,拜登說美國面臨四個歷史性危機,可是他想談論的卻是所謂「氣候變化這一令人痛苦的現實」(其它危機則是新冠病毒、經濟和「種族清算」)。截至1月27日白宮發布氣候變化簡報時,危機的數量已經增長了50%。在那次活動中,拜登的氣候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談到了總統目前面臨的「所有六個主要危機」(一名記者把移民問題加到了名單上,克里將其列為第六個危機),說「每一個危機都生死攸關。」

圖:2021年2月9日,在華盛頓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喬·拜登即幕僚討論紓困法案。

拜登政府將很快面臨自釀的危機——一場政策驅動的就業危機。正如Keystone XL輸油管道的工人們所發現的那樣,創造未來的工作崗位顯然意味著摧毀現在的工作崗位。

按照美國企業研究所的馬克·佩里(Mark Perry)的說法,一個從事核能和天然氣行業的工人生產的電力相當於1.1個從事煤炭行業的工人生產的電力,5.2個從事風能行業的工人生產的電力,多達45.8個從事太陽能行業的工人生產的電力。風能,尤其是太陽能,帶來的生產力損失必然意味著更低的工資。

白宮國家氣候顧問吉娜·麥卡錫(Gina McCarthy)說,「太陽能行業的就業機會將無處不在」,這意味著大量低薪工作將取代政府決心消滅的高薪工作。

氣候政策的好處,如果有的話,只有在未來才會顯現出來,因為它們的成功取決於所有主要經濟體的減排,而不僅僅是美國。其好處將是減少不利影響,而不是帶來更快經濟增長和更高生活水平的投資。

氣候政策遠非經濟上的雙贏,而是兩敗俱傷。用風能和太陽能替代碳氫化合物能源會降低經濟的生產潛力。此外,脫碳能源意味著製造產品和做其它事情,比如為家庭供暖和為工廠供電,成本會更高。這就是為什麼歐洲的能源成本是美國的數倍。

因此,脫碳是對抑制通貨膨脹的雙重打擊。隨著經濟生產率降低,它造成產出缺口縮小。同時,通過向電網輸送更多的風能和太陽能,它會讓電網更加脆弱,推高能源成本,向經濟注入成本推動型的通貨膨脹。

鮑威爾主席可能會認為,上世紀70年代的通貨膨脹已經壽終正寢,但是他和拜登政府正在盡一切努力讓它在本世紀20年代重新上演。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22/1560325.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