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魅力男生」張沛元 在美國軍校的日子

阿波羅新聞網 2006-10-13 訊】

張沛元從小學開始就一直是優秀生,從小就有一個較為寬鬆的學習環境,父母對他的學習表面上放開,其實上是有意發掘他的各種興趣與才能,也注重對他自信心的培養。他畢業於深圳實驗中學重點班,是學校樂隊的支柱之一,酷愛游泳等體育運動,有著廣泛的興趣。在學校「頭腦奧林匹克」競賽等活動中的傑出表現使他在高二時得到了一個機會,隨15人的校團隊訪問歐洲半個月。從此,他產生了出國讀書的念頭,於是積極準備,高中畢業前,在國內以630的成績考過了托福。他在嘗試赴美留學的同時也沒有放鬆國內的學習,在國內參加了高考以後來到美國。

  張沛元對申請到了德州A&M大學感到滿意,特別是讀他所喜歡的專業——金融。受父親的影響,從小培養了對金融的興趣,這是他想學金融的原因。來美國以後,了解到會計專業畢業同樣可以從事金融工作,而且就業率高,曾有調查表明,這個專業是「全美投資回報率最快最高的專業之一」,所以,一年以後他轉讀會計專業。

\ 

\ 

張沛元對自己高中一畢業就出國也有很客觀的認識。他覺得,一般來說太早出國的學生對中國不夠了解,來美後受到美國文化的影響後將會很難適應中國社會,文化上的差異將會阻斷學生學成回國的考慮;太晚了才出來,若是打算學完就回國的還好,要是留下來就會明顯感到語言與文化上的障礙使人難以融入美國社會。他最後補充道,其實還是因人而異,也許這種看法也有不夠完善的地方。短短几句話,足以看出他對自己的選擇抱有清醒的認識和積極的態度。

  剛來美國的時候,他和許多中國留美學生一樣,覺得歷史、政治這些基礎課最難,主要是難在語言上,一兩年後,跨過這道障礙,就很容易走上美國大學生活學習的正軌。

  張沛元從大一開始就參加了A&M大學的軍校,他是這個軍校第二個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德州A&M大學的軍校雖然不是嚴格意義上專門培養現役軍人的專業軍校,卻也是一個培養預備役軍人的學校。雖然大約只有五分一左右的學生是簽了服役協議的預備軍人,但是,軍校對每個學生進行同樣嚴格的軍事化訓練和領導能力的培養,畢業後授予被社會廣泛承認的證書,學生也可以隨時和軍隊簽約領取津貼而後成為真正的軍人,畢業後成為中尉軍官——只要學生自己願意。

\ 

長官訓話,這天家長來參觀,長官略為客氣。

 軍校倍受關注的原因之一是參加者可以在本科學習期間得到獎學金,這一點對外國學生很有利,外國學生只要獲得獎學金,學費就從高昂的國際學生學費轉為本州學生的學費標準。一年可以省下8000多美金,這對中國學生是很大的誘惑。張沛元的學雜費就這樣從一年$15000(漲價以前)降到了$6400。加上他在軍校餐廳打工的一份$3600的收入和其他獎學金,實際上,他一個學期只交1000美元左右,大大減輕了家庭經濟負擔。

  不過,軍校訓練是高強度的、嚴格的軍事體能訓練。在體能上、意志上都是很大的考驗,是人生的嚴峻挑戰。特別是入學第一年,學生從最低級別做起,只要是比你高一個年級的,每一個人都是你的「長官」。在校園裡,看到「長官」,不管認識不認識,就得「沖」上前去,以很「神經質」的動作和語調向長官報告:「新兵某某某......」。對於在中國環境下長大的獨生子女,要做到「長官叫幹啥就幹啥」,首先要過的就是心理上的大關。

\ 

中學時代很遙遠

  學生早上5:30就要起床,鍛煉到6:30吃飯。之後從8點左右到下午4點是學術時間,在這期間學生各干各的,到學校的各個學院上自己的專業課,也可以自由支配時間。4點到7點就是全天主要的訓練時間,包括各種嚴酷的軍事和體能訓練。晚上7點到10點是規定的集體自習時間,學生也可以申請去圖書館自習,11點就是硬性的熄燈時間了。說起來輕巧,除了從星期五下午到星期天下午是「放假」以外,一星期五天,天天這樣過日子,要做到四年如一日可不容易啊。

  軍校也有自己的必修課和訓練,比如裝槍及射擊(M-16)的訓練,戰地地圖的閱讀和編繪,有關軍隊編製的課程,領導理論課程,作戰計劃文件的閱讀和重整等等,到了高年級還有更多的有關課程。張沛元在第一年的實彈射擊中,獲得了全年級最優秀的成績。

  如果沒有獎學金,是否還會參加軍校,他誠實地說:「呵呵,如果沒有獎學金,說實話我想我還是不會去的,但如今已經去了,就發現這種經歷很難忘,很有意義。」從他講述時洋溢的興奮情緒上很容易看出,參加軍校對他來說是一種榮譽。

\ 

接受軍校最高長官,司令官,退休三星上將頒獎

  「這種經歷是非常難得的,我體驗了別人沒有的感受。」他給我講了兩個有代表性的經歷:

  「聖誕節的前一個早晨,我們正在酣睡,希望讓前一天因訓練而疲憊不堪的身軀休息一下,一群高年級的長官踢開了房門,衝進來掀開我們的被子,大嚷著集合。我們急急穿了迷彩服出來,大家先在樓道上按命令不停地做俯卧撐,等5分鐘後人齊了就下樓,開始繞著校園跑步。那時不過剛到5點,溫度一定在10攝氏度以下,更要命的是當時還下著大雨。隊伍跑到一處停下來再做俯卧撐,然後再跑,再做,這樣循環了好幾次。最後把我們帶到了一個泥潭,長官下令所有人滾進去,於是每個人都在風雨中跳進去,泥漿裹身。折騰了好半天,長官才命令解散,最後還預祝大家有一個快樂的聖誕節。真是讓人哭笑不得啊。」

  「還有一次,我們全部一年級的學生被帶到一個大大的黃泥潭旁,長官命令大家在泥潭中打滾,於是,所有的人都馬上毫不猶豫的跳進去裹泥。幾分鐘後爬出來,高年級的長官對我們逐一檢查,只要發現有一個人身上有一點兒地方沒有粘上泥,就要全隊所有人再下去一次,所以最後大家全身到處,包括頭上臉上全都粘滿了泥漿才算完成任務。我還專門照相留念了呢!」

\ 

從泥塘出來還有這個心態,以後幹什麼事都不難

  可以想像,張沛元所經歷的可不是小孩子在泥中隨便打滾那般的輕鬆快樂。每天3個小時的體能訓練是多麼大的挑戰啊!剛開始的時候,這種「地獄式」的訓練讓不少缺乏高強度鍛煉的學生不斷的生病並一直感到渾身酸痛。但如今,經過艱苦的訓練,他展示給我們的是強健的體魄和承受痛苦的能力,尤為重要的是他積極的心態和吃苦的精神讓我感到十分欣慰,更是十分的佩服。

  我問他,你認為軍校的生活到底苦不苦,他說很值得。他告訴我,很多美國人認為參加軍校是一種享受,他們追求的就是這樣高強度的訓練和對自己意志與能力的挑戰,更重要的是這種磨練讓他們有了從內心深處發出的自信。在校園中更有這樣一個共識:如果一位學生做任何事都很自信,大家便會首先有這樣的猜測——他是軍校的學生。這種認可相信就是學生們對軍校最高評價的表現了。同時,軍校還有另一層意義:它是美國軍官訓練營,是美國愛國主義表現最集中的地方之一,在這樣一個充滿集體凝聚力的氛圍中成長會得到很多特殊的、積極的體驗,它所帶來的重大意義將會深深的影響一個人的整個人生!

\ 

當然,張沛元在這裡獲得的那些珍貴的體驗、那些對夢想的堅韌追求,對於那些在國內溫暖的房間里生活成長的獨生子女們來說,可能是永遠難以理解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關詩雨         來源:
張沛元相關文章
看完這篇文章覺得:

張沛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