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試問蔡元培校長:李湘能值幾塊錢?

蔡元培

一代宗師蔡元培


蔡元培座像

蔡元培館

試問蔡元培校長:李湘能值幾塊錢?


小居魯士


蔡元培先生於1912年起任中華民國教育總長。於1917年任北大校長。

他在就職演講上指出:

「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大學生當以研究學術為天職,不當以大學為升官發財之階梯。」

現代大學,乃西方極樂世界的舶來品;脫胎於中世紀後期在歐洲城市中興起的大學。大學,具備類似於城市手工業、商業行會的組織形式。更重要的是,它從誕生起,就天然的擁有幾乎絕對的自治權。它不接受任何政治勢力的管轄,甚至有司法獨立權、免稅和免兵役權。(今天你在一些西歐大學還能看見保留下來的學校監獄)

幾乎所有大學在建立之初,都要撕破臉,甚至抄傢伙跟當地市政府和教會幹一架;干不過怎麼辦?他們的宗旨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我們知道,民智之進化賴教育之開明,教育之開明賴政治之合理。我們今天傳誦的,由蔡元培先生所開啟的兼容並包之校風,只是其自由之精神的反映。而奠定這一精神的,根本上得宜於先生實行的民主之管理(如效仿「德國制」,以教授會推選教務長和允許學生轉學科等等)。

蔡校長對中國高等教育的成功實踐說明:若稍假以政治之寬鬆,回復大學之本貌,則這片土地上能夠最先汲取西方先進文明的區域,則非大學者莫屬。而中國最先得以改良的人群,則非大學生莫屬!

現在我們來做比一下今日之中國大學以及今日之中國大學教授——李湘們。

今天大學教授的工資,約莫蔡校長時代的十分之一;論及學識學品,更不知為當時教授之幾何。李湘們以其學歷和成就,到學校搞幾場講座自然無可厚非——又何以擔當的起教授頭銜呢?也許有人要說,這是發揚大學兼容並包的精神。那麼我們就討論一下什麼是兼容並包。

據說曾有學生到蔡校長那去告狀,說教英國文學的辜鴻銘拖個大辮子四處招搖,還滿嘴噴封建謬論。蔡校長笑道:你盯著人家的辮子幹什麼?他又沒強迫你也留一條,你跟他學外語就好嘛!

如此遵循自由之精神,蔡校長還收留了落難的劉師培。此人日後更糾集校內反對派,力圖把蔡先生趕下台而未逞。先生則始終包容之,並深愛其才。

在此,我們倒不必急於苛求當今校長也具如此境界。但聯繫上文,我們說自由之精神必須以民主之管理為載體,民主之管理必以學術之研究為目的。若把自由精神與學術研究之間的橋樑抽走,那麼所謂自由精神也不過是遊走於幾個「清高」教授間的死魂靈——抑或是校長們吹噓的漂亮招牌。

大學之精英主義不在於其自我標榜,也不在於形式之高貴。而在於它能否做成國民改良之頭狼!術業有專攻,兼容、自由、求真之精神,只能借民主自治而道成肉身,成為堅實不破的學園風雅;否則,任何學問在商品經濟面前,只有賣的出與賣不出之分,而無高深與低俗之別。

我對李湘們其實並無反感,相反,我非常理解他們的身不由己——校長來請,來加封,豈能不識抬舉?關鍵是大學制度不得改良,那麼他們每一次標榜「自由思想兼容並包」的舉動都會淪為公眾笑柄:李湘們的教授化——其實是教授們的李湘化!

時年27歲的胡博士以其年輕有為驚世(更賴蔡校長知遇),他1919年的月薪是280塊。我們不論蔡校長換做今日是否能給李湘發上幾百塊教授工資,也不論川師大能給李教授幾個錢,我們只是要問:中國大學,你還能值幾塊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