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副司令王守業才是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典範

又到了「偉大領袖」的誕生紀念日,每年這個時候,我們已經「萎大」的中國共產黨和更加「尾大」的「中國人民鎮府」都要緬懷「偉大領袖」的「光輝業績」,好像吸了幾口「毛澤東思想」的精神鴉片後,已經「萎大」的黨又會「偉大」起來,更加「尾大不掉」的「鎮府」 又會「步調威大」 起來。「可喜」的是能夠在當今社會「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同志們越來越多,他們為保持黨的「先進性」水平做出了突出貢獻,王守業同志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

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同志,在一九九七年至二00一年五年中,連續四年被評為「優秀黨員」、「優秀幹部」,還立過二次三等功;當然這些先進事迹還不足以體現黨的「先進性」,既使對一個小排長而言,連續幾年被評為「優秀黨員」,立幾次三等功,只要每年「聽黨的話」,得到這些都不是難事;那麼在中將王守業同志能夠體現黨的「先進性」的先進事迹在於:五年貪污一億六千萬,包養了五名情婦,王守業的五名情婦,分別來自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文工團、北京軍區文工團、陸軍軍事學院黨委機要員、總後勤部一辦機要員。

王守業同志其實是個黨性很強的同志,他所包養的情婦都是思想覺悟高的革命女軍人,不像有些部隊領導偏好社會上的那些思想覺悟不高的風情女子,那種行為會給"人民軍隊"在社會上造成非常不良影響。我們很多黨性強的同志在情婦問題上都是很注意的,這方面「我黨」有非常優秀的光榮傳統:當年各種部隊文工團的建立,主要就是為了解決黨的領導同志在方面的需求,可是當初遭到過「反黨分子彭德懷」的「破壞和撤銷」,害得連「偉大領袖」也有半年不能「親自關懷」部隊文工團的女同志們,急得他老人家在黨的會議上大叫「我快要成和尚了!!」;後來在「偉大領袖」領導下,我們黨毅然打倒了彭德懷,使得「偉大領袖」能夠繼續不斷地「親自關懷」許許多多部隊文工團的女同志,比如空軍政治部文工團的孟錦雲和李玲詩同志,又比如在五八年全國有二十餘萬人餓死的困難條件下,「空軍、鐵道部、後勤部和朝鮮歸來的文工團員」們仍然可以讓「偉大領袖」在「人民大會堂北京廳」住的四十多天里,享受到了四十位女文工團員的「初夜權」,這說明了「偉大領袖」 的確代表了我黨歷史上「先進性」的最高水平。

現在,這種優良傳統,又在王守業同志身上體現出來,無疑給我們「萎大」的黨更加「爭光添彩」。有些人認為,王守業同志怎麼能比得上「偉大領袖」呢,他的級別不夠嘛。我不認為這樣,我覺得王守業同志在這方面其實是很有方寸的,比如他包養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文工團、北京軍區文工團的女團員,可是身為海軍副司令員的王守業卻不去「親自關懷」自己屬下的海政文工團的女團員們,說明王守業同志雖然「魅力無窮」,可以「情播遍地」,卻能始終堅持「兔子不吃窩邊草」,難能可貴呀。何況,海政文工團,那可是江澤民同志要「親自關懷」的「自留地」,他的宋妹妹就在那裡呢,王守業同志即使身為海軍副司令員,也只好「望梅止渴」了:加上江澤民同志泡妞那是什麼「先進性」水平?幾千萬美金一場的海外「獨娼淫樂會」,老江辦了一場又一場,送她宋妹妹「少將軍銜」更是「探囊取物」,這些恐怕連當年的「偉大領袖」也只嘆弗如了。江澤民同志的鐵哥們賈慶林同志,不是也泡了「一個海軍軍官」么,這個妹妹十有八九也是海政文工團的,可是賈慶林同志也不敢聲張,悄悄送他情婦回福建養育他們的「愛情結晶」去了。

可是象王守業這樣的好同志,這次出還是事了,關鍵原因是什麼呢?我看還是王守業同志對自己的能力認識不足,沒有分析好黨內領導同志包養情婦的實際行情,不幸失誤了一次,導致了慘痛的教訓。其一:現在代表當代「我黨先進性」的最高水平的江澤民同志,據海外媒體披露說,其婚外有四個女人,最年輕的是歌星宋小姐,為「三英」之一,除「三英」外還有個俄羅斯的老情人,可是王守業同志的情婦數量到了五個,實在有「功高震主」之嫌。其二:王守業同志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泡妞泡到了南京軍區文工團,那可本來就是上海來的中央領導同志們的後院哪,那裡的女演員們可不是好惹的,見過世面,付不起高代價是搞不掂的;別的不說,當年黃菊同志泡上了南京軍區文工團的跳舞隊隊長,一個半老徐娘,被人家同是軍官的老公以「破壞軍婚罪」告到中央軍委,幾乎惹了黃菊同志一身臊,逼得黃菊同志的親密戰友江澤民同志不得不也送了一個「少將軍銜」給了那個半老徐娘的老公,才算「擺平」此事;於是在江澤民同志的正確領導下的「淫民軍隊」里,不僅可以靠做情婦做到將軍,而且可以靠戴綠帽子戴出將軍,真是開創了世界軍事史的新篇章,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果不其然,王守業同志在南京軍區文工團的情婦,在和王守業發生關係生下一名男嬰後,提出要數百萬「補償」,我們王守業同志是個「清官」哪,一時拿不出幾百萬,又不能給情人弄個「上校軍銜」什麼的,結果就只好「折戟沉沙」了。其三:王守業同志自己的腿不夠粗,又沒本事抱更粗的腿,這一點比李嵐清同志差多了,有媒體披露,李嵐清非常迷戀昆明,經常去雲南,原因是和雲南一些歌舞團的好幾個女演員有曖昧關係。李嵐清曾嫖宿雲南一個女演員,被該演員的丈夫發現,鬧到了中南海,但是李嵐清在江澤民的保護下平安無事。

但是我們不能看到王守業同志的一次失誤就抹煞他以前的「革命功績」,我們在他的「先進性」事迹中發現一個明顯的「閃光點」,原來王守業同志是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的典範。原因就是:他的情婦裡面有兩個「機要員」,一個是陸軍軍事學院黨委機要員,一個是總後勤部一辦機要員;在「我黨」歷史上,把「機要員」變成「要員妓」,那可是「偉大領袖」的發明創造,是「毛澤東思想」活生生地體現:

當初建國後「開初三年內,身邊有個江青在,毛還算老實穩當;直至五四年,開始物色女機要員,她只能順從、且帶著首次交媾的新奇、心甘隋願讓慾火燃燒,以後每隔一日即上床縱慾;頭一名玩膩了,換上另一位,開初三天一換,直至所有機要員都被拉上床。」

「挑選女機要員做性伴侶,他曾深思熟慮過:做機要員的紀律必須保密,並由組織部嚴格審查她的出身、成份和社會關係,保證做到百無一失。」

看來王守業同志「挑選女機要員做性伴侶」不正是向「偉大領袖」學習來的嗎?我們有多少黨的領導幹部在「挑選性伴侶」問題上,當初有王守業同志這樣謹慎的觀念呢?我們有多少黨的領導幹部在「挑選性伴侶」問題上,象「偉大領袖」這麼「深思熟慮」呢?

「偉大領袖」當年還多次為女機要員們賦詩作詞:如「偉大領袖對其中一位機要員格外鍾情,已有同床十次的記錄,毛讓她穿上民兵服裝,在拍成照片的後面寫上詩一首:「颯爽英姿五尺槍,曙光初照演兵場,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

當然「偉大領袖」 女機要員情人裡面最有名的恐怕是他的「宜妃」謝靜宜了。謝靜宜,山東青島人,初中文化程度。一九五三年,她從吉林中央軍委長春機要學校畢業,被分配到中南海,在中央機要局工作。被江青要去搞資料。一九五九年起擔任毛澤東的機要員,工作是接發電報、接聽記錄保密電話,而 「偉大領袖」既然有「所有機要員都被拉上床」的習慣,漂亮的謝靜宜當然也逃不過。文革期間,謝靜宜成了清華大學的黨委副書記和革委會副主任,做遲群的副手,可是謝靜宜可是在「偉大領袖身邊最可信任的人之一」,「一些最高指示是謝靜宜先傳達下來,後來才見諸中央文件」,所以遲群在「宜妃」面前變「矮了三分」,後來「小謝」居然成了中央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全國人大常委。

我們不難看出,如果王守業同志堅持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堅持「挑選女機要員做性伴侶」,而不去惹南京軍區文工團,那麼到現在,王守業同志仍然會評為「優秀黨員」、「優秀幹部」,仍然會立他幾個「三等功」「二等功」的。王守業同志吃虧就吃虧在:他既沒有恆心堅持「把機要員變成要員妓」的「毛澤東思想」,又沒受能力是實踐「靠做情婦可以做到將軍,靠戴綠帽子也可以戴出將軍」的「江澤民軍事思想和理論」,再加上貪污成績又太小,連一個情婦的「補償費」都付不起,終使一代「名將」「隕落」。

嗚呼!我為王守業同志「鳴不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