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小章子怡」童瑤昆明煉功夫 談及往事不避諱

昨日,昆明陽光燦爛。有一個和陽光一樣燦爛的女孩回到家鄉昆明已經有兩三天了,她就是因出演電視劇《林海雪原》被廣大觀眾所熟悉的昆明女孩童瑤。這次,童瑤終於把過去的一切拋諸腦後,回來是為將於7月份開拍的自己的首部漫畫功夫片進行封閉式體能訓練。與記者相約來到寶善街的「賴著不走」,童瑤顯得是那麼的陽光。



  電影處女作演打女

被稱為「小章子怡」的童瑤,為新片打戲已回到昆明秘密接受體能訓練兩三天了,昨日她特別抽出時間接受了記者的獨家專訪。她表示今年是事業關鍵的一年,今年7月將獻齣電影處女作。童瑤介紹說此次初登大銀幕完全顛覆以往的形象,當起了名副其實的打女,所有武打動作場面全部親自上陣。為何片方會看中她?童瑤稱自己之前練習過舞蹈,導演看中她的深厚舞蹈功底,打鬥動作會相當優美。不管打戲有多麼高的難度和危險,都會親自上陣。因此,會用半年的時間專門進行體能訓練。

  由於此前很少演打戲,所以童瑤這次才特別回來,在昆明的郊區秘密接受功夫訓練,並請到了好萊塢王牌武術指導親自傳授功夫。對於是誰親自傳授功夫,在記者的一再追問下,童瑤才模糊地說該武術指導曾經為好萊塢電影《黑客帝國》、《霹靂嬌娃》、《卧虎藏龍》、《殺死比爾》等電影做武術指導,也是大牌明星基努.里維斯、卡梅隆.迪亞茲、烏瑪.瑟曼、劉玉玲等人的師傅。按此描述,童瑤的功夫老師應是袁和平。


  花半年時間煉功夫

  童瑤和章子怡一樣有張小巧而精緻的面孔,眉目間的感覺也和章子怡十分神似。難怪攝影記者一進門就小聲說:「怎麼,章子怡什麼時候出現在昆明啊?」邊拍照還邊說:「一說還真像,拍出來更像。」因此在採訪時每次提到章子怡,童瑤總是謙虛地說:「她比我美多了吧。」她認為自己和章子怡類似的僅僅是經歷而已,一樣受過多年專業的舞蹈訓練,同樣是中戲表演系的美女。當記者問她是否介意一直被冠以「小章子怡」的頭銜時,童瑤回答得很輕鬆:「章子怡剛出道時不也被叫作『小鞏俐』嗎?這些外號也好,綽號也好都是媒體給取的,媒體喜歡怎麼稱呼都行,我沒有任何不高興和不愉快,我也不會去在意。作為一個演員首先就是要把戲演好,把角色塑造好。」

  童瑤表示,可以說今年會拿出一半的時間來拍攝新戲,現在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進去,上半年的時間會一直訓練體能,訓練各種武打動作,戲中有很多的打鬥場面,不管再危險或者難度再大她都會選擇親自上陣。同時,在訓練體能的同時,也開始學習英語。


  走出陰影努力演戲

  2003年或許是童瑤生命中最刻骨銘心的一年,那次不必要的傷害演變成悲慘的結局誰也沒有料到。記者是全國首個面對面以親人的角色採訪她的人,那一次的採訪也讓記者刻骨銘心,心痛中完成了工作。回想起在整個採訪過程中,她一直靠在床頭,數度落淚讓一旁的記者和她父母都受到很大感染。

  也是從那時開始,媒體和外界給她的壓力也不小。因此,童瑤每次接受記者採訪都很小心翼翼。她昨天也是在舅舅的陪同下接受採訪的,她說:「我現在都盡量少接受媒體採訪,如果不是因為你是家鄉的媒體,也是我的姐姐的話,我可能也不會接受的。除非是正常的需要宣傳的時候,那肯定要接受。」

  現在又憑藉酷似章子怡的長相成為熒屏新寵。剛從中戲畢業的演員童瑤雖然已經拍攝了《少年楊家將》《龍虎人生》《林海雪原》《以愛情的名義》等多部電視劇,但受到關注的大多還是一些和演戲無關的事。昨天到滬參加演出的童瑤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對於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和前男友張默,她表現出了21歲女孩所少有的寬容和淡定。

  童瑤每次接受採訪必然被媒體提到她的傷痛——張默,當然昨天也不例外。不過童瑤現在已經看開,不再避談。4年來童瑤沒有再聯繫或遇到過張默。她說無論是恨和愛,當年都付出了感情,現在已經原諒對方了,所以不再排斥任何事情,有機會一起演戲也可以接受。她說:「過去的事情我覺得沒有必要再重提,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這部電影拍好,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心態。」

  □記者手記

  美麗永恆

  3年多了吧,那些無法磨滅的印象一直在記者的腦海里翻來覆去,傷痕纍纍的童瑤讓人禁不住潸然淚下,不知道那是一次什麼樣的經歷?總之,看到今天出現在記者面前依然笑容燦爛的童瑤(昵稱:瑤瑤)時,突然欣慰得不知道對她說什麼好!她好像是我的妹妹,那麼親,那麼柔弱。

  決定採訪瑤瑤之前,記者再次在腦海裡面醞釀了一次她的新形象,希望不要看到她的臉上或身上還有一點點的疤痕,那將是她一生也無法卸下的傷痛的經歷。但當個子高挑、戴著白色貝蕾帽的童瑤面帶笑容朝記者走來的時候,記者凝固在臉上的表情一下子散開了。

  還記得在3年前她受傷、在北京接受採訪時童媽媽說的一段話:「童瑤從小就是一個很聰明很漂亮的孩子,善解人意,嘴又甜,無論對長輩還是對晚輩都非常有禮貌。我記得有一次,是她剛上學的時候,她上學上得早,才六歲就上了。當時他們學校背後有一棵板栗樹,孩子們都把摘到的板栗吃了,我們家童瑤就說『我媽媽病了住在醫院,我要給她吃』。後來儘管還是她自己吃了,可我還是非常非常的感動。這些事都是我後來聽他們老師說的。11歲那年,中央歌舞團來昆明招生,童瑤去考,結果考上了。當她去北京的時候,我們都非常捨不得,一個是孩子還小,再一個我們就只有這麼一個孩子,她一個人在外面,我們做父母的是有些放心不下。她走的時候說了一句話,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她說『媽媽,我走了你們怎麼辦啊』,我當時眼淚都要流出來了,這個孩子怎麼就那麼懂事呢。」如今,還依然讓記者感動著,依然記得她媽媽當時說這些話時的表情。昨日,童瑤的小舅也說,童瑤從小就非常聰明,因為長得漂亮,所以也逗人喜愛。我們都一起祝福她,希望她的路越走越寬廣。

  採訪結束,記者與她和她小舅一起離開,走到寶善街中段的時候,看到一位討飯的殘疾人跪在路邊,本來都已經聊著天走過了,結果她又返回去在人家的瓷碗里放了幾塊錢。她說:「不管在什麼地方遇到,只要是老人和殘疾人我都會給他們的。」傷痛是永遠的嗎?美麗是永恆的嗎?愛心從小就有嗎?傷痛怎麼能掩飾得了一個人的美麗和愛呢?因為今天的童瑤一直在用實力說話

責任編輯: 王金華   來源:生活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